高薪貼膜工作的背后:時薪雖近千元但也有“高壓力”

2020年01月17日08:43  來源:工人日報
 
原標題:高薪貼膜工作的背后:時薪雖近千元但也有“高壓力”

在300米的高空上,6名工人要在3天內給約320㎡的玻璃貼膜,時薪雖近千元但也有“高壓力”

高薪貼膜工作的背后

近日,全球最長的懸挑玻璃走廊——重慶奧陶紀天空懸廊在更換玻璃后重新對外開放。然而,當游客興致勃勃前來“走新橋”時,竟有不少游客因為橋面過於通透,最終放棄登橋。“真不知道工人們給橋貼膜的時候,是怎麼堅持下來的。”日前,來自重慶主城區的游客張偉站在離懸廊數十米的地方慨嘆道。

張偉有此感慨源於這座高300米、長69.6米的玻璃走廊重新鋪設鋼化玻璃之后,又在玻璃上貼了一層膜,6名貼膜工也因為這次貼膜,成了人們眼中的“網紅”。

“這是我從事貼膜工作兩年多來,接到的最具挑戰性的一個項目。”重慶福派商貿有限公司的貼膜工人楊勇告訴記者,此前他大都是給家用玻璃、幕牆或頂棚貼膜,在懸崖上給玻璃貼膜,還是頭一遭。

楊勇坦言,第一次走上300米的高空,心裡還是有點害怕,越是往端頭上走,越是感覺晃動明顯,心裡有點“打退堂鼓”,但想著業務已經接下,並且薪水也不錯,就硬著頭皮上了。

楊勇的同事龔建平也對記者說,來之前景區負責人就告訴他們,玻璃貼膜不能有水泡,因為游客站上天空懸廊的觀感,就是從鋼化玻璃上感知的,一旦出現水泡,這種觀感就會大打折扣。

記者了解到,為了使玻璃膜不影響觀感,6名貼膜工人必須兩兩配合。貼膜前,他們先要用噴壺仔細清洗玻璃,必要時,還要用軟鋼刮板鏟除污物,再用抹布擦拭干淨玻璃的表面,最后再用噴壺在玻璃上噴水。

待准備工作完成后,工人們才拿出事先裁剪好的高清防滑防爆膜,撕掉保護膜,噴上水,慢慢將膜鋪上玻璃表面。確認玻璃膜貼好后,再用牛津刮板把貼膜裡的水和氣泡仔細刮出來。氣泡刮出后,用美工刀將多余的膜齊整地切割下來。

“不光是體力活,還必須細心。”龔建平說,完成一塊玻璃貼膜需要五六分鐘。由於大部分時間都要跪在玻璃上,結束一天工作后,不止腳痛,膝蓋也常常是紅了一片。

據了解,天空懸廊有160塊玻璃,每塊玻璃面積大約是2㎡。也就是說,3天時間裡,6名工人要為大約320㎡的玻璃貼膜。如果以一個4.7英寸大小的手機屏幕大小來換算,他們相當於要給32653個手機貼膜。

不過,這個活兒可比手機貼膜復雜。該貼膜公司的負責人鄧紅波表示,這個業務比以往那些室內作業的操作難度更大。他回憶道:“有一天,我們完成工作后,沒留意當天的天氣,結果晚上山上起霧,膠沒有干透,霧氣滲入,第二天膜和玻璃之間產生了氣泡,隻有撕掉重新貼。”如果當天有大風,工作也得暫停,以免一些細微的渣滓吹進縫隙之間。

“無論是室內還是室外,玻璃貼膜作業都有一定的危險性,但正是因為高危,也有較高的收入。”該公司另一貼膜工人劉乾表示,他已經干這行快10年了,最危險的是給高樓的外牆玻璃貼膜,因為周圍沒有護欄,腳隻能踩在圓滑的鋼管架上,一不小心就可能會掉下去。“很多次都想換個職業,但考慮到每個月有一兩萬元的收入,還是堅持了下來。”

鄧紅波告訴記者,從事高空貼膜工作的工人收入浮動很大,時薪在40元到數百元不等,類似天空懸廊這種時薪近千元的業務,在整個行業非常罕見。

從事高空貼膜工作7年的李瑞年稱,通常情況下,早上6點半到下午6點為他們的工作時間,而他們這一行月薪最高能到3萬元,但要拿到這樣的工資,可能一個月要工作近300個小時,且最多隻能休息兩天。

“高薪”的背后是“高危”“高壓力”,這些“高”門檻也讓貼膜行業的人員流動性較大。“三年是這個行業的一個分水嶺。”眾多貼膜工人坦言,這份工作收入可觀,干個兩三年,手裡就能有一些積蓄后,就可以慢慢轉行干其它的。(黃仕強)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雲南普洱再推四個普洱茶品牌 從茶園到茶杯全程可追溯  人民網昆明1月13日電 (虎遵會)1月12日,人民網從雲南省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普洱市普洱茶十項標准暨品牌建設新聞發布會上獲悉,普洱市在繼2017年、2018年連續推出“景邁山、普洱山、鳳凰山”三個普洱茶品牌后,今年又新推出了“無量山、景谷…【詳細】

要聞

收紅包從未停止、別墅上千平米 秦光榮案件細節曝光  收紅包從未停止!住別墅上千平米!秦光榮落馬后 案件細節首次曝光 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傳部、中央電視台聯合攝制的五集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12日晚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第一集《擘畫藍圖》中,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現身說法,反省自己違紀違…【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