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拉祜山村、帶老鄉脫貧,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

“我就是一個會種庄稼的農民”

張帆 李茂穎

2019年11月30日08:4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我就是一個會種庄稼的農民”

10月,一場競買會在雲南省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大塘子村進行,朱有勇院士扶貧工作站科技扶貧項目培育出的首批林下三七成功出土。現場,各企業代表此起彼伏喊出高價,他趕緊叫停,“我們要種的是好三七,是老百姓吃得起的三七。價格太高,不是我們種植的目的。”

發明專利20余項、榮獲各種重大科技獎勵18項,朱有勇科研成果豐碩﹔植物病理學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農業先進科技工作者,朱有勇頭銜眾多,但他最喜歡村民們叫他“農民院士”。“更准確地說,我就是一個會種庄稼的農民。”

“既然是扶貧,當然要到最窮的地方去”

2015年,中國工程院決定對瀾滄縣開展對口幫扶。這裡貧困面廣、貧困人數多,是脫貧攻堅主戰場。討論會上,院士雲集,環顧一周,當時已經60歲的朱有勇發現自己最年輕,毅然挑起了大梁,“我最年輕,我來干。”

進村考察,朱有勇連連嘆氣,漏風漏雨的籬笆房,放上幾張床,堆著點玉米雜糧,就是很多人的全部家當。“是真的窮,但是不該這麼窮。”朱有勇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既然是扶貧,當然要到最窮的地方去。”

瀾滄當地主要是拉祜族,大部分人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裡,以種植野谷、玉米和打獵為生。在中國工程院進駐之前,這裡的很多村民還生活在絕對貧困線之下。

全面調研之后,雲山村蒿枝壩村民小組被確定為科技扶貧示范點,以此為突破口,朱有勇率領百余人的教授、博士專業團隊,正式進駐蒿枝壩。

2012年,蒿枝壩就實施了道路硬化、安居房建設等一系列項目,卻並沒有讓當地村民的生活真正得到改善。“這裡不是資源貧困,是典型的素質貧困。”信息閉塞、語言不通、人均受教育年限短,正是當地貧困的根源。這裡的貧困讓朱有勇一股熱血涌上心頭,“越是艱難,科技扶貧就越有大作為。”

“手把手領著老鄉干,實實在在做給老鄉看”

調研分析當地的氣候、土壤、降雨后,冬季馬鈴薯成為朱有勇及其團隊試點扶貧的第一個重點項目。

但在項目推廣初期,卻吃了閉門羹。院士的名聲,在這個小壩子上並沒有太大的作用,迎接朱有勇的,更多是村民們懷疑和打量的目光。早年間,村裡嘗試種植新品種卻慘遭市場“滑鐵盧”,是不少村民心中的陰影。

“難道院士比我們農民更會種地嗎?”“種地就是掙口飯吃,還能指望著掙大錢?”“冬天種了,賣給誰?院士還能管你賣土豆?”

村民的疑慮,是擺在朱有勇面前最實際的問題。為証明自己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他選擇了用事實說話。

在當地政府和雲山村村委會的支持下,100畝冬季馬鈴薯示范種植項目正式上馬。帶著新研發的馬鈴薯品種,朱有勇扛起了鋤頭。每天一大早,就在田裡扎了根,有時候甚至直接跪在田裡,雙手刨土,查看土壤土質和農作物生長情況。

2016年11月,冬季馬鈴薯的種子正式在蒿枝壩種下。從播種、看護、澆水,每個環節,朱有勇和他的扶貧團隊都精益求精。2017年3月,密密麻麻的馬鈴薯破土而出,平均畝產3.3噸,最高畝產4.7噸,產值達90萬元。

劉扎襪是第一批貸款入股種植的村民,這個項目讓他增收上萬元,“沒想到院士還真的管我們賣土豆啊。”過去的冬季閑田,生出了金子,院士小站的門檻快被村民們踏破了。“要讓村民們真正看到效益,我們可以手把手領著老鄉干,實實在在做給老鄉看!”朱有勇的科技種子在這裡結出了果實。

“能幫農民兄弟解決問題是幸福的事”

冬季馬鈴薯只是當地致富的一塊敲門磚。“冬閑田”變成“效益田”,不曾開發利用的人工鬆林,成功用於科學種植有機三七,冬季蔬菜和水果種植提升效益……科技成果的轉化,讓朱有勇的理想一點點實現,“這比拿多大的獎項、給多少錢都更讓我高興。”

從2015年駐村蒿枝壩以來,朱有勇一大半時間都在村裡度過。很多當地村民不會漢語,為能順利溝通,他還從頭學起了拉祜話。

朱有勇有晨跑的習慣,繞著蒿枝壩,每天5圈,雷打不動。開始,隻要聽見村裡一大早此起彼伏的狗吠,就知道大城市來的扶貧院士又在跑步。慢慢地,村裡的狗不叫了,來蒿枝壩參與扶貧的教授、專家也加入晨跑。

好幾次,每當朱有勇要離開村子,村民就跟在后面,一起唱當地的民族歌曲《實在舍不得》:“最怕就是要分開,要多難過有多難過,最想麼就是你再來,要多快樂有多快樂……”

“能幫農民兄弟解決問題是幸福的事。他們離不開我,我也離不開他們。”朱有勇說。

■短評

科研瞄准農民需要

在地裡,很難從一堆穿著迷彩服勞作的人裡,分辨出哪個是朱有勇。他同群眾想在一起,勞作在一起,真正做到把實驗室搬到田間地頭,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

從深度貧困的山區到雲南省科技扶貧示范縣,朱有勇院士團隊為拉祜山鄉帶來了“最強大腦”。“農民需要什麼,我就研究什麼”,這是朱有勇做科研的信念。

用科研創新服務脫貧攻堅、服務鄉村振興,朱有勇和他的扶貧團隊讓學問走出書齋,將成果應用到老百姓最需要的地方,結出碩果累累。朱有勇也把自己的根扎進這片土地,扎進群眾心中。

(責編:薛丹、徐前)

推薦閱讀

普洱茶早點走出“生態魔咒”  “央視財經”的一則報道,再次把普洱茶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這次瞄准的是國有林。據報道,普洱名山易武的茶農,不但採摘國有林甚至自然保護區的茶葉,還在裡面毀林種茶,讓原始森林留下傷疤。報道標題有些驚悚:哭泣的綠肺。其實,國有林的概念流行普洱茶界,…【詳細】

要聞

雲南:產品質量穩步提升 農產品抽查合格率98%  人民網昆明11月28日電 (李發興)11月28日,雲南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雲南開展質量提升行動以來的工作情況。雲南省市場監管局副局長陳百煉在發布會上介紹,雲南省推動質量強省建設取得明顯成效,特別是2017年開展質量提升行…【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