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古樹茶”亂象:普通茶披個包裝,價格能翻幾倍!

2019年10月23日10:00  來源:央視財經
 
原標題:揭“古樹茶”亂象:普通茶披個包裝,價格能翻幾倍!

  “不喝古樹不甘心,喝著古樹不放心”

  古樹茶眼下是普洱茶市場上備受追捧的對象,在茶葉市場上,“古樹茶”“古樹純料”“古樹頭春”等等打著古樹茶招牌的各種普洱茶數不勝數,從幾十到幾千塊的古樹茶魚龍混雜、時常令消費者難辨真假。

  雲南是公認的世界茶樹發源地,也是普洱茶的原產地,分布在雲南的古茶樹群落,被譽為世界茶葉的活化石,那麼在這些普洱茶中,古樹茶究竟佔了多大的比例呢?

  台地茶、小樹茶,披上外包裝就秒變古樹茶

  在西雙版納,景洪市的告庄是很多游客必須前往的一個目的地。這裡是一個集吃、住、游、購為一體的度假休閑區,在景區內,銷售雲南特產的店鋪隨處可見。

  雲南景洪告庄景區

  在一家店鋪的貨架上,隨處可見冰島古樹、易武古樹、班章單株、老樹金磚、賀開古樹、昔歸古樹等各大知名茶山的古樹茶。當記者詢問這些茶葉是不是真正的古樹茶時,店主很巧妙地回答。

  茶葉零售商:古樹純料我這裡沒有,這個是拼料,就是有一點古樹,還有一些其它的小樹拼湊的。

  易武古樹茶

  拼料就是茶餅裡有古樹茶,但混入小樹茶或者台地茶。台地茶,是密植高產的現代茶園產出的茶葉,通常樹齡較短,品種較新。而古樹茶,通常是指樹齡在百年以上,生長在森林之中的茶樹,沒有進行過多的人工增產干預。茶葉零售商自信滿滿地說,客人根本看不出來。

  茶葉零售商

  店家A:像這個打著古樹的話,這個說實在話我們只是說是一般的那種料。

  店家B:你要做包裝,肯定不能寫台地茶,哪個賣茶的說實話。

  店家C:每一款茶它的用料,用的是什麼季節的料,哪個寨子的料,是什麼樹的料,你看不出來的。看得出來那就出鬼了。別說你了,我們都看不出來。

  勐海位於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西部,離景洪50公裡,是茶業界公認的世界茶樹原產地中心地帶。在勐海的茶葉批發零售市場上,同樣到處是古樹茶、名山茶。

  勐海某茶葉批發零售市場

  一名茶葉批發商告訴記者,穿上古樹茶的外衣,這些茶葉價錢馬上可以翻番。

  茶葉批發商:像我這裡賣35元,零售價一般賣180元,起碼翻兩、三番。我一年差不多能賣掉幾十噸茶葉。

  茶葉批發的店鋪

  這樣一個小店鋪,每年要批發零售幾十噸的所謂“古樹茶”,確實讓人意外,店主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這些所謂的“古樹茶”的加工材料卻只是台地茶,價格隻有三、四十元。

  披上“古樹”外衣的台地茶

  在另一個批發商的貨架上,老班章20元一餅,冰島一餅報價80元,有意思的是,冰島的產地明明是在300公裡之外臨滄,可是店主卻告訴記者冰島的產地也在勐海。為了讓自己的茶葉好賣,不論是什麼材料,隻要加上一個古樹、名山的包裝,隨意標一個價格就可以對外銷售了。而這一切,在這個茶葉批發市場,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茶葉批發商

  雲南省要打造千億級雲茶產業

  2020年前建立長效管理機制

  一個小小的店鋪就能銷售幾十噸所謂的古樹茶,那麼在茶山上,究竟有多少古樹茶呢?

  勐海縣格朗和鄉半坡老寨

  半坡老寨位於勐海縣格朗和鄉南糯山的半山腰,整個村寨依山而建,茶農們就散居在山坡上的茶樹和鳳尾竹之中。在南糯山半坡老寨的一塊古茶園,古樹參天、森林茂密。

  9月中旬,正是採摘秋茶的時節,當地茶農也把這個時間段採摘的茶葉稱為谷花茶,茶農張山每天都會到茶園裡來,但這些古茶樹上,能採摘的鮮葉卻很稀少,忙活了兩個小時,也就採了一小把。

  古茶樹

  張山介紹,樹齡超過百年的茶樹被認定為是古茶樹,整個半坡老寨村民小組目前有3200多畝古樹茶園,但茶園都是在 “林中有茶、茶中有林”的野生狀態,並不能單純按畝數來計算,整個寨子也才15000多棵古茶樹。

  雲南省勐海縣格朗和鄉半坡老寨村民小組組長 張山:產量少得可憐,一棵古茶樹平均下來,春茶能產2.5公斤左右鮮葉。整年算下來的話,可能就三公斤左右的鮮葉,做成干毛茶都不到一公斤。

  古茶樹上的鮮葉

  布朗山,位於勐海縣南部靠近中緬邊境,是最近十多年,聲名鵲起的一個普洱茶產區,也是古茶園保留較多的一個地區。對於不少喜歡普洱茶的茶友而言,布朗山的老班章是一個耳熟能詳的名字。

  布朗山

  9月下旬,《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這裡的時候,沒有看到多少人在採茶,卻看到村民在村寨的大門口,每天24小時密切關注來往車輛,防止外人把茶葉帶進來造假。

  老班章村民小組副組長戈三介紹,整個寨子現在的古樹資源是四、五千畝左右。粗略估算,每年老班章寨子裡的古樹茶產量大概在50噸左右干毛茶。但是外面究竟能賣五千噸還是五萬噸,他們根本就沒法控制。

  老班章寨子大門口的告示

  新班章村民小組和老班章僅一山之隔,幾十年前從班章老寨分離出來的,寨子裡的古茶園和老寨連在一起,但在新寨,更多的是最近幾十年陸續種植的茶樹。今年春茶季,新班章一公斤古樹干毛茶的價格漲到了6000元,但古樹數量有限,產量也不高,這就像老人走下坡路一樣,產量會退化。

  新班章村的古茶園

  雲南省勐海縣布朗山布朗族鄉黨委書記 朱家均:現在我們布朗山有24.56萬畝茶園,其中我們主要包含了生態茶、古樹茶。古樹茶隻有2萬畝左右,不到總數的十分之一,一年能產250噸左右古樹干毛茶。

  布朗山

  從2015年至今,雲南省勐海縣茶葉面積從38.6萬畝增加到81萬畝,其中生態茶園面積從11.63萬畝增加到61萬畝,毛茶產量由1.38萬噸增長到2.67萬噸,但古樹茶園隻有那麼多。

  雲南省勐海縣副縣長 楊佛海:現在我們一百年以上的古茶資源是4.6萬畝,它的產量和產值就擺在那裡,它是不可復制的,我們還是要把生態茶園做實、做好,做出優質產品來,這才是雲南普洱茶的本意,更是我們雲南省要打造千億級雲茶產業終極目標。

  生態茶園

  統計數據顯示,雲南省的16個州市中有14個州市產茶,茶農有800余萬人,從事茶產業的人口超過了1100萬。2018年,雲南省茶葉面積超過了600萬畝,產量將近40萬噸,全省產業綜合產值843億元。其中普洱茶產量超過了14萬噸。

  這幾年,伴隨著古樹茶價格的節節攀升,在原產地,古樹資源面臨著被過度開發採摘的現狀,在終端消費市場,茶葉產品魚龍混雜,讓消費者難辨真假。針對這種現狀,2019年7月,雲南省出台了《關於保護好古茶山和古茶樹資源的意見》明確指出,要全面調查和摸清全省古茶樹、古茶山資源底數﹔並於2020年前建立長效管理機制。

  半小時觀察:“不喝古樹不甘心,喝著古樹不放心”,眼下,受古樹茶供需矛盾的影響,“古樹茶”已經變成了炒作的概念,讓人難辨真假。今年雲南省省長阮成發在針對雲南茶產業的調研中建議,普洱茶生產要建立全過程、全鏈條的質量追溯體系,高端茶更要做到“一餅一碼”,突出唯一性,讓消費者買得放心、喝得舒心。

  古茶山、古茶樹是祖先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不僅具有巨大的經濟價值,還具有重要的文化價值和物種保護價值。採訪中,我們發現一些地方的古茶樹由於過度採摘,其生存狀態已岌岌可危,令人擔憂,因此在規范普洱茶市場的同時,我們也要重視對古茶樹的保護,讓它們枝葉長青給后人留下一縷沁人心脾的茶香,隻有這樣普洱茶產業才會枝繁葉茂、基業長青。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中共雲南省委十屆八次全會在昆舉行  10月21日,中國共產黨雲南省第十屆委員會第八次全體會議在昆明舉行。本報記者 楊崢 顧彬 攝 全會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導,全面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對雲南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聽取討論了陳豪代表省委常委會作…【詳細】

要聞

雲之南晒秋圖:大地依然多姿多彩  人民網昆明10月22日電 (朱紅霞)雲南十八怪,鮮花四季開不敗,雲南的四季是絢麗多彩的。 時值深秋,全國多地一片金黃,秋意正濃。而在彩雲之南,這裡的秋景別具一格。瞧,在迪慶香格裡拉,狼毒紅得那麼妖艷﹔在德宏梁河,山壩結合的稻田層層疊疊,…【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