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挪車不入刑是一種精細治理

2019年10月14日09:04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光明日報:酒后挪車不入刑是一種精細治理

據報道,近日,浙江省公檢法機關聯合發布《關於辦理“醉駕”案件若干問題的會議紀要》,其中明確,醉酒后接替代駕進小區不屬“道路醉駕”,引發網友爭議。

這是浙江省司法機關對於醉駕的細化規定,事實上,近年來,上海、江蘇、湖南、湖北等地都紛紛出台了類似的規定。這還得從醉駕入刑的本義以及執行8年的社會效果來解讀。

2010年前后,幾個全國著名飆車、醉駕案造成的后果極其慘烈。《刑法》裡的交通肇事罪隻能懲罰已釀成的慘禍,而對那些醉駕、飆車者,其行為雖然已嚴重威脅到公共安全,卻隻能作為一般行政違法進行處罰,如此就不足以威懾這些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所以在輿論的推動之下,醉駕正式入刑危險駕駛罪。

2011年實施的《刑法修正案(八)》明確規定:“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處拘役,並處罰金。”醉駕不需要有“情節惡劣”的附加條件,即隻要是醉酒駕駛就構成犯罪。當年,公安部甚至還下發相關指導意見規定,對達到醉駕標准的一律以涉嫌危險駕駛罪立案偵查。危險駕駛罪本身是一種危險犯、行為犯,而不是一個結果犯,並不需要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危害結果。

這些雷厲風行、鐵腕治理醉駕的手段,起到了很好的震懾作用,再沒有人把醉駕不當一回事兒了,再沒有人敢在酒桌上攛掇司機醉駕,“開車不喝酒、喝酒不開車”的觀念深入人心。

醉駕入刑以來,社會意義顯著,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也有一些問題浮出水面並引發討論。

一者,醉駕的入刑門檻相當低,的確佔用了大量的司法資源。以江蘇省來說,醉駕案件在所有刑事案件中佔比最高,涉案人員佔所有刑事案件的20%。

二者,當初“醉駕一律入刑”起到重典震懾的作用,但是也有必要體現罪罰相當、寬嚴相濟的原則,不能將血液酒精濃度作為“一刀切”的入罪指標,還是應結合具體行為的主觀惡性、社會危害結果來做出全面的司法判斷。

對於那些明顯溢出了《刑法》危險駕駛罪所涵蓋的行為,不能夠簡單地“一刀切”,機械地一律從嚴,應該結合犯罪行為嚴重危害社會的本質做出考量。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於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試行)》稱,應當綜合考慮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機動車類型、車輛行駛道路、行車速度、是否造成實際損害以及認罪悔罪等情況,准確定罪量刑。對於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處罰。這次浙江的相關刑事政策也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原則。

也有網民擔心,今后醉酒在公共停車場挪車、醉酒駕駛進入居民小區,不按危險駕駛罪追究,如果出了事,是不是會有法律空白?其實不必擔心。依據《刑法》和相關司法解釋,小區、公共停車場裡本來就不屬於“道路”的范疇,之前出了交通事故也不是按交通肇事罪處理,而是按過失致人死亡罪等罪名來處理的,如果在小區裡酒駕挪車真的造成嚴重后果,一樣可以定罪量刑。

因為危險駕駛罪本身是一個行為犯,不需要產生危害結果,且如果用血液酒精濃度作為單一的入罪指標,很容易把那些主觀惡意不強、社會危害不大的行為,比如小區挪車納入刑事犯罪的范圍,有違於實質公正原則,所以才需要做出這一番“微調”。應該說,治理醉駕正從之前簡單的“約法三章”,走向更精細的治理,這其實是一種進步。(沈彬)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中國第18批赴黎維和多功能工兵分隊掃雷破千枚  人民網黎巴嫩10月10日電 貝魯特當地時間10月9日,中國第十八批赴黎巴嫩維和多功能工兵分隊在黎以邊境“藍線”雷場成功銷毀25枚以色列4號反步兵地雷,至此,第18批赴黎維和掃雷官兵累計已發現並銷毀地雷1015枚,刷新了單批次掃雷千枚的最短…【詳細】

要聞

雲南:新興消費成假日市場熱點  記者10月8日從雲南省商務廳獲悉:省商務廳監測樣本企業數據顯示,國慶假期我省商品銷售額8.7億元,同比增長5.8%。全省生活必需品市場供應充足,商品消費提質升級明顯,個性特色消費、綠色智能消費、民族文化消費、體驗式消費、夜間消費等新興消費成…【詳細】

要聞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