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大峽谷天塹變通途

——雲南怒江州綜合交通運輸發展變化綜述

2019年10月02日13:24  來源:人民網-雲南頻道
 

1954年,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成立時,州內沒有一條公路,僅有600多公裡人馬驛道,人們被禁錮在大山裡,與世隔絕,處於極端貧困之中。

沭浴著黨的民族政策的耀眼光輝,怒江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建設從零開始。70年滄桑巨變,如今的怒江大峽谷已天塹變通途,5817千米的公路穿梭於崇山峻嶺之間,138座各類橋梁飛跨在怒江、瀾滄江、獨龍江“三江”之上,這是一條條怒江各族人民長期以來戰天斗地、建設家鄉的歷史見証。

瀾滄江黃登電站庫區壩尾大橋。(新躍華 攝)

一條修了20年的絕壁公路

1956年8月27日,怒江州第一條公路瓦(窯)貢(山)公路正式動工新建,代號為S228線,標志著怒江州公建設從零開始。然而,在怒江州98%以上的面積是高山峽谷,在這裡修路架橋“難於上青天”,絕大部分路段穿行於怒江大峽谷的懸崖峭壁中。

瓦貢公路全長343千米(怒江州境內290千米),修建時正是建國之初,百廢待興,物資、資金極度匱乏,連筑路人員口糧供應都嚴重不足。這條前后修了20年的絕壁公路,付出了巨大的生命代價。據不完全統計,到1973年5月1日瓦貢公路全線通車時,在這條絕壁公路上,有140多名干部、工人、民工犧牲,135名民工終身殘疾。

進入新時代,老路煥發新風貌。瓦貢公路瓦窯至六庫段早已改造完成二級公路,288千米的六庫至丙中洛段改稱為“怒江美麗公路”,即將於2019年底改擴建完成,同步推進公路改擴建、慢行綠道路系統、智慧平台、路域環境整治、沿途民族特色村鎮等,建成美麗公路、生態路、景觀路和旅游路,助力怒江打造“世界獨一無二的旅游勝地”。

 

2014年拍攝的獨龍江公路。(新躍華 攝)

獨龍江公路——獨龍族人民的“第二次解放”

在1999年以前,獨龍江鄉是全國唯一一個不通公路的鄉鎮,獨龍族人民就是靠著一條人馬驛道維系著外面的世界。每到冬季,大雪封山,獨龍族人民幾乎與世隔絕。多少年來,獨龍族人民世世代代翹首以待,夢想著能夠擁有一條通向外界的路。

1995年國慶節這一天,獨龍江公路正式開工,居住在獨龍江畔的4100多名獨龍族同胞身著盛裝敲著芒鑼,用獨龍族傳統的剽牛活動紀念這個特別的日子。1999年9月9日,獨龍江公路全線貫通,時任貢山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高德榮滿懷感恩地說:“獨龍江公路使獨龍族人民獲得了‘第二次解放’”。

修建獨龍江公路是1990年至2002年國家交通運輸部全方位扶貧怒江期間的一項重大決策,一次對獨龍族人民的“世紀承諾”。2010年,雲南省實施“獨龍江鄉整鄉推進獨龍族整族幫扶”,投資7.8億元改造獨龍江公路,其中,全長6.68千米的獨龍江公路高黎貢山隧道徹底解決了半年雪封山問題,使行車時間從八個小時縮短為兩個多小時。

 

 獨龍江上的溜索改橋工程。(新躍華 攝)

告別溜索,踏上跨江橋

怒江州境內有獨龍江、怒江和瀾滄江三大水系及其177條一級支流,山險水急,溝壑縱橫,嚴重阻礙著“三江”兩岸群眾的往來,長期以來依靠溜索或豬槽船渡江。因安全性低,每年都會發生人、牲墜落江水的悲慘事故。

1959年8月竣工通車的瀘水市躍進橋是怒江州第一座跨江汽車吊橋,但此后50年間,跨江橋梁建設進度非常緩慢,而且以人馬吊橋和拖拉機吊橋為主,“過江難”問題沒有從根本上得到解決。

2011年3月,國家交通運輸部在深入怒江實地調研的基礎上,委托雲南省交通運輸廳、怒江州人民政府聯合編制完成了怒江、獨龍江、瀾滄江的《溜索改橋建設規劃》,分兩批將“三江”上的42對溜索改造成36座各類公路跨江橋梁。

2016年12月5日,怒江州在全省率先完成“溜索改橋”工程,隻留下幾對溜索橋作為怒江特色旅游項目。從此,徹底解決了“三江”兩岸群眾“過江難”問題,溜索這一古老的渡江工具被永遠鎖進了歷史的箱子裡。

 

村民走上“連心橋”。(潘文海 攝)

一個橋名,一份感恩

在怒江,無橋不成路。138座各類跨江橋梁穿梭於怒江大峽谷、獨龍江峽谷和瀾滄江峽之中,與濤濤江水為舞,與巍峨的高黎貢山、碧羅雪山為伴,一橋一景,承載著怒江各族人民奔向現代文明的幸福時光。

怒江交通的每一次重大跨越,都彰顯著黨的民族政策在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落地生根,怒江各族人民從內心深處感黨恩,並將此情此景表達在題橋名上。

瀘水市“幸福橋”,位於大興地鎮維拉壩,這裡原來是通往碧江、蘭坪的渡口,由於江水漲落變化迅猛,常常有木船觸暗礁翻船,造成船毀人亡的悲慘事故。1966年,在此建成了一座人馬吊橋,題橋名為“幸福橋”,以此表示從此過上幸福生活,教育后人銘記黨恩。

1970年元旦建成通車的六庫“向陽”橋,表達著怒江各族人民始終堅定地跟著“心中的紅太陽”走的信念和忠誠。福貢縣拉馬底橋題名“連心橋”,意為“黨心與民心相連的橋”。2015年1月建成通車的六庫新城區怒江通達橋,是怒江州境內第一座按照一級公路雙向6車道(寬32米)標准修建的大型跨江橋梁,題名“怒江通達橋”,寓意怒江各族人民在建設小康路上,團結一致,排除萬難,一路勇往直前,“通達目的地”。

歷經三個時代,橋名始終不變的碧福橋,變化了三種橋型,一個比一個先進、牢固、通暢和美觀。1992年10月,由國家交通部扶貧新建的碧福永久性箱梁拱橋建成通車后,老橋已經停用﹔2017年,怒江美麗公路改擴建時,在原橋以北又修建新的碧福大橋,橋面寬12米,全長312米。

 

 建設中的保山至瀘水高速公路老營立交橋。(李學璽 攝)

70年滄桑巨變,怒江大峽谷從沒有一寸公路,到2018年底5817千米公路連接著千村萬寨﹔從1979年修建第一條農村公路——瀘水市老窩鎮榮華村公路,到如今255個行政村、17個社區100%實現路面硬化目標,通客率達83%﹔從沒有一條高速公路、沒有一座飛機場,到保(山)瀘(水)高速將於2020年建成通車,蘭坪豐華機場將在2019年底通航,怒江已基本建成“通州達邊”的綜合交通運輸網絡,在助力打贏怒江深度貧困脫貧攻堅戰中起著支撐性、保障性作用。

進入新時代,怒江州委州政府正在全力構筑綜合交通運輸發展新藍圖,將緊緊圍繞打贏怒江深度貧困脫貧攻堅戰目標,以“大滇西旅游環線”建設為契機,加快提升怒江“內聯外通”的路網結構,讓各族人民分享綜合交通運輸發展成果。(李發興、新躍華)

(責編:木勝玉、徐前)

推薦閱讀

凝魂聚氣強自信  在喜迎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9月26日、27日、28日,人民日報一版連續刊發《雄關漫道真如鐵》《人間正道是滄桑》《長風破浪會有時》三篇署名“宣言”的文章,在社會各界引發熱烈反響。 研機析理 力透紙背 文章合為時而著,“…【詳細】

要聞

堅決推進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 持續鞏固發展反腐敗斗爭壓倒性勝利  9月28日上午,雲南省委常委會召開會議,傳達學習經中共中央批准的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對全國人大原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雲南省委原書記秦光榮嚴重違紀違法問題處理決定。會議強調,堅決擁護黨中央決定,深刻汲取教訓、統一思想行動,進一步增強“四個意…【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