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深度貧困民族村寨的蝶變之路

程浩

2019年09月07日08:49  來源:人民網-雲南頻道
 

高發村全景。人民網 李發興 攝

車行山間,公路像灰色布帶一樣“繞”在山體上,怎麼也繞不到頭。過了好久,目的地高發村才到。

和這山間公路一樣,前些年,這個以漢、彝、白、傈僳等民族混居的村子,村民們日子艱難,前景灰蒙蒙一片。2014年,村裡貧困發生率17.07%。2017年9月,被雲南省、大理州認定為深度貧困村。

近些年,在國家精准扶貧政策推動下,當地政府、駐村扶貧工作隊持續發力,村民們日子越過越好。2018年,全村農民人均純收入達13633元,貧困發生率降到0.84%,貧困村、貧困人口退出指標全部完成。

如期脫貧后,當地老百姓正手牽手共唱民族團結,心連心共謀鄉村振興。

當地核桃。人民網 李發興 攝

村裡要發展 主業副業都得有

一個村子要發展,要脫貧,得先看你有什麼,適合發展什麼。

地處雲南省大理州漾濞彝族自治縣平坡鎮西南部、大山深入的高發村有啥?核桃。

這裡核桃資源豐富,有核桃樹59400多棵,核桃古樹15000多棵,登記挂牌的古樹500棵以上,登記挂牌最久的古樹是1120年,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古核桃樹村。

有核桃樹不假,可那麼多年過去,核桃產業起色不大。怎麼辦?

當地政府在村裡組建核桃加工合作社,帶動產業發展,並與核益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簽訂核桃收購協議,以全縣核桃市場價為基准,上浮10%的價格收購古樹核桃、娘親核桃。

楊樹何是村裡的致富帶頭人,也是入黨積極分子,他在村裡開了家核桃加工廠,把核桃賣到江蘇、上海,年收入10多萬元,日子過得挺好。

這天上午,數10人正在楊樹何的加工廠敲核桃。隻見他們右手持棒槌,左手把脫了青的核桃放磚頭上,然后用棒槌敲。沒兩下核桃敲開了,工人們取出核桃仁,取不干淨的,用起子倒騰,直到把核桃仁全部摳出來。

一問,都是本地人。他們或因身體不好不適宜外出打工,或家裡有老人、小孩照顧,不方面出門。“每天在這裡賺五六十塊,不出去打工也可以。”彝族婦女徐文花說,家裡還喂著牲口,丈夫、孩子在外邊打工,全部收入加一起,“隻要不亂糟踐,錢夠花了!”

高發村完小跳課間操的孩子們。人民網 李發興 攝

核桃產業是支柱,其它產業也沒落下。在雲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幫扶下,當地鼓勵村民多元化種養殖,帶動村民發展生豬和辣椒產業。目前,全村生豬存欄10000多頭,戶均20頭,並由村黨總支牽頭,推行“黨支部+公司+農戶”的模式種了工業辣椒50畝,拓寬了村民增收渠道。

當地還通過開展貧困群眾砌磚、電焊、修理、烹任、種植、養殖等實用技能培訓,增加貧困群眾外出務工人數,增加群眾收入。

33歲的建檔立卡戶羅承杰一家五口人,父親去世得早,母親、妻子身體不好,兩個孩子還小,全家5張嘴,全指著他一人過活。

前幾年,羅承杰壓力大,挂鉤他家的平坡鎮黨委書記楊鐵柱苦口婆心勸:“現在國家扶貧政策多,隻要你肯干,好日子指定不遠。”羅承杰起初不信,可當他拿到11000元的危房補助款,並成了村裡的生態護林員后,他信了。

如今,羅承杰家新房蓋了4年多﹔干生態護林員,每月扣除保險,還剩800元﹔出去教別人電焊﹔村裡動員他養豬、養牛﹔還入了合作社,每年有分紅……雜七雜八加一起,羅承杰年收入五六萬元,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去年也順利脫貧。

村裡的“羅承杰”還有很多。2018年,高發村農村常住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13633元,增幅為10%,全村貧困發生率降至0.84%。

村民正在加工核桃。人民網 李發興 攝

民族文化要傳承 大人小孩都得上

脫貧了,日子好過了,腳步不能停下,出門的路、家裡的廁所,甚至民族文化的傳承……樣樣都得跟上,不然下一步想實現鄉村振興,太難!

村裡的主干道幾年前雖硬化了,可太窄,加之一側沒護欄。幾年前,村裡一人從路面摔出,掉進10多米的深溝,命一下沒了。雲南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下派到高發村的駐村工作隊長、第一書記沈亮均2018年3月到任,聽說此事后,從省民宗委申請資金,把村裡的路拓寬了,還加上護欄,如此一來,村民進出安全多了。

村裡路兩側的護坡全是雜草,動輒一人高,沈亮均發動群眾把雜草清除,撒上花。前兩天進村,花開得正艷。

這幾年全國范圍內推進“廁所革命”,高發村響應號召,政府給一定補貼,村民自籌一部分,建起沖水的衛生間。村裡正在建3個公廁,也是沖水的。“看看,多好!”羅承杰有點“嘚瑟”。

高發村是個少數民族村寨,民族文化的傳承得跟上,可走遍村子,卻沒有一處供村民跳舞、打歌的地方,省民宗委投入資金,依托高發村漢族、彝族、白族、傈僳族等多個民族融合的優勢,打造了集“民族性、實用性、群眾性、娛樂性”多功能一體、輻射7個村民小組的民族團結示范廣場。廣場8月已開工建設,10月底即可建成。

村民正在加工核桃。人民網 李發興 攝

彝族有自己的文字,可仔細一問,很多彝族孩子不會說彝語,不會用彝族文字寫名字。“這不行啊!民族文化的傳承得從娃娃抓起!”沈亮均和當地政府商量后,發動孩子們跳民族舞,學彝族語言、文字。

如今,在高發村完小的民族大課間活動上,學生代表每周要講一個民族團結故事,每周要會唱一首民族團結歌曲,每月要寫一篇民族團結作文,書寫村裡變化……

“我們不求孩子們將來能傳承多少本民族的東西,隻要他還記得用本民族的文字寫自己的名字就行。”這是沈亮均的最低目標。

關於村裡以后的發展,“重點打造鄉村旅游,為鄉村振興奠定基礎,爭取把高發村建成一個民富村美人和諧的民族團結進步示范村。”沈亮均說。

此時晌午剛過,不少人家,核桃樹下,擺個小桌,幾條凳子圍起,喝茶聊天,遠處山青水綠,風景這邊獨好。“我們追求的,不就是這樣嗎?”沈亮均說了這麼一句,樣子像突然想明白一件事一樣。

(責編:薛丹、朱紅霞)

推薦閱讀

鎮雄一"啃老族"向縣委書記留言要扶貧 官方回復:不養懶漢  人民網昆明9月4日電 (徐前)“您和您哥整天無所事事,在家安心‘啃老’,希望您早日振作起來,帶領家人過上幸福、美滿、安定的生活!”近日,雲南昭通鎮雄五德鎮人民政府通過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回復的一條留言引發網友關注討論。 “一家人過著風雨…【詳細】

要聞

昆明垃圾分類大調查:設施配上了 人為投放環節需跟上  昆明刮起垃圾分類的“大風”之后,不少小區、街道都根據垃圾投放情況設置了相應的分類投放設施。昨日,晚報記者對昆明部分道路、小區的分類投放情況進行了回訪。讓人失望的是,無論是小區裡還是在街道上,4個分類垃圾桶裡仍然是一片混亂。 街頭…【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