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首富村”變形記:不挖煤了 深挖文化

2019年09月01日09:31  來源:央視財經
 
原標題:昔日“首富村”變形記:不挖煤了 深挖文化

  昔日“首富村”變形記:不挖煤了,深挖文化!一年旅游收入 5 個億!

  晉城位於山西省東南部,素有“河東屏翰、中原咽喉、三晉門戶”的美譽,是華夏文化發祥地之一, 目前,晉城共有165個古村被列入中國傳統村落名錄,佔山西全省總數的30%。那麼如此眾多的傳統村落現狀究竟如何呢?

  1從“小北京”到破敗村落,山西古宅正在一點點被蠶食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視頻 山西省澤州縣善獲村位於高都鎮的一個小山坡上,距離華夏祖先發祥地之一的高都古鎮僅5公裡。根據文字記載,該村始建於清代,善獲村是個有著悠久歷史和深厚文化底蘊的古村落,2018年,善獲村第四批入選中國傳統村落名錄。善獲村最出名的是八卦院,八卦院總體設計考究,獨具匠心,即使在古建筑集中的晉城也甚為少見。

  善獲村 過去,善獲村被鄰村稱為“小北京”,商人們外出經商,將生意做到安徽、湖北、內蒙古等地,每逢過年他們就往回運貨、運錢、運金銀財寶,馬隊從西街排到東街,從西閣外排到羅門口。當地人有個說法:村有“一零三座廟,九庄十八窖,都藏的是金銀財寶”。當年善獲村在當地富甲一方,他們過著富足的生活,廣置宅院,樂善好施。而如今這裡院子大門緊閉,由於交通不好,早已人去樓空,顯得很淒涼。

  八卦院 由於善獲村位於偏遠山區,村民以種地為生,靠天吃飯,經濟十分落后,生活水平較差,使得大量村民外出務工,導致空心村現象嚴重,更是加速了老院的凋敝和損毀。

  八卦院 事實上,善獲村八卦院雖然年久失修,但院落整體保存完整,大格局並沒有破壞,有非常高的利用價值。2018年,善獲村入選傳統村落,來考察的人變多了,都希望能搞旅游開發,但每次總是雷聲大,雨點小。

  善獲村村民 與善獲村距離僅9公裡的水北村,同樣面臨著發展的困擾。水北村位於澤州縣金村鎮丹河之北,村落選址於河畔彎曲之處,地勢又比較平坦,秦漢時這裡被稱為納曲山庄,宋初始稱水北。水北村是山西省歷史文化名村。2018年12月,水北村被列入第五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

  山西省澤州縣水北村 據村民講,明清時期的水北村是一個繁華的驛站。根據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水北村登記在冊的文物有14處,古碑近百塊。除此之外,村內擁有文廟、祖師廟、關帝廟、觀音堂、呂祖廟等眾多廟宇。當地百姓形象地將水北村概括為“村大河寬,街長巷多,寺廟宮觀,一應俱全”,村內一些深宅大院,多為李、張、劉、趙、司、五大家族所建。

  石碑 水北村最出名的是李家十八院。但由於年久失修,李家十八院已經沒有了昔日的風光,老院子已經被拆了一多半,僅存的一些房屋破損十分嚴重,有的部分損毀,有的牆體開裂,有的屋頂坍塌,成了殘垣斷壁,已經被荒置了多年。

  李家十八院 在十八院老房子周圍,是最近幾年蓋的新房子,與四周的老房子格格不入,顯得非常扎眼。不僅是十八院,記者在村中就見到了10多處坍塌的老房子。村民們普遍認為,誰家蓋了新房,才能証明這家人有本事,如果住在老房子裡,即使修繕得再好,也不如新房。

  李家十八院屋內2傳統村落的曙光:從挖煤到挖文化,晉城皇城村成功蛻變!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欄目視頻 目前在晉城有眾多傳統村落,正經歷風霜侵蝕,狀況岌岌可危。而大量新房的建設,也正在一點點蠶食著傳統村落。一方面是村民日益提升的生活需求,另一方面則是傳統村落亟待保護。面對數量巨大、分布廣泛的傳統村落,在保護和開發利用上,出路到底在哪兒? 皇城相府景區位於山西省晉城市陽城縣北留鎮皇城村。皇城相府,是清朝文淵閣大學士兼吏部尚書、《康熙字典》總閱官、康熙皇帝35年經筵講師陳廷敬的故居。皇城相府景區開城儀式《迎聖駕》的表演,聚集了眾多來自全國四面八方的游客。

  皇城相府景區 皇城相府建筑群分內城、外城兩部分,內城午亭山庄始建於明崇禎五年,有大型院落8座,分祠廟、民宅和官宦邸,風格迥異﹔外城完工於清康熙四十二年,有前堂后寢、左右內府、書院、花園、閨樓、管家院等。皇城相府枕山臨水、依山而筑、城牆雄偉,是國內一座罕見的明清時期官宦宅居城堡建筑群。 然而曾經的皇城相府沒有現在的知名度,與晉城其他地方的明清大院一樣,也曾破敗不堪,是一座塵封在歷史裡的古城堡。現在的皇城相府隻留下了原貌的50%,而另外的50%是后期修復的。

  皇城相府建筑群 皇城村因煤而富,1997年煤炭收入讓其一躍成為晉城市的首富村。但煤炭資源是有限的,總會有挖完的一天。當時以村黨支部書記張家勝為首的“兩委”班子,把目光投向有近400年歷史的皇城相府。但當時皇城村是一個爛攤子:不少古建筑破損嚴重,不少有價值的文物遭到人為破壞。搬遷、修復、改造,本著以“修舊如舊,保持原貌”的原則,短短3年,皇城相府便以晉城市唯一的4A級景區見於世人。

  過去的皇城村 如今皇城相府成為山西為數不多的5A級景區,2018年游客年接待量突破200萬人,旅游綜合收入突破5億元,村民人均純收入6萬元。從“挖煤”轉向“挖文化”,村書記張家勝堅信隻有深挖文化內涵,才能使這個偏僻的寨子“活”起來。2000年5月,皇城村壯著膽子投入280萬元,將電視劇《康熙王朝》攝制組拉到“皇城相府”。 隨著電視劇《康熙王朝》在全國熱播,窩在小山溝裡的“皇城相府”名聲大振,四方游客紛至沓來。2010年12月,“皇城相府”成為晉城市唯一的國家5A級旅游景區。

  皇城相府景區游客爆滿 通過挖掘文化,打文旅牌,皇城村實現產業轉型,集體經濟走上了可持續發展之路。目前1200多人在皇城相府文旅崗位上工作,帶動就業超過3000人。這些員工大多數來自周邊農村,收入也在1500元左右,解決了當地村民70%-90%的就業問題。 皇城相府的成功,對於傳統村落古建保護起到了巨大示范作用。隨著2018年1月1日《山西省歷史文化名城名鎮名村保護條例》的實施,《晉城市人民政府關於進一步推進太行古堡文物密集區保護利用改革的意見》也在2019年7月正式對外公布,一方面對於古村落保護發展提供了制度保証,不隨意拆建、翻建,另一方面也積極引導他們利用已有資源,不搞大規模建設,而是搞“一村一品”的發展模式。對於如何挖掘古村落自身文化價值,是當地村干部眼下著力解決的問題。

  半小時觀察:

  同在晉城,皇城相府和其它一些村庄迥然不同的命運讓人感嘆,傳統村落是矗立著的、凝固的歷史,是有著呼吸的、活著的傳統文化,其所蘊含的、重要的歷史文化價值不言而喻,加強對傳統村落的保護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保護傳統村落,政府責無旁貸。這其中規劃的引導很關鍵,政府有關部門應制定科學的全域規劃,同步協調推進。而對村民而言,應提高自身的主觀能動性,杜絕急功近利,一哄而上,不計后果地開發。既要有通盤考慮,又要因地制宜,深挖傳統文化內涵,找到自身發展的優勢,做到“人無我有”,隻有這樣,傳統村落才能煥發出旺盛的活力。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臨滄 機遇來了  臨翔區博尚鎮勐准村騰龍自然村 臨滄,雲南西南,因瀕臨瀾滄江得名,自古是“南方絲綢之路”“西南絲茶古道”的重要節點,北回歸線穿境而過,誕生於此的《阿佤人民唱新歌》家喻戶曉。這裡民族風情濃郁、自然生態資源豐富、沿邊區位優勢明顯。 如何讓…【詳細】

要聞

兩人從昆明恆隆廣場66樓跳傘 1人死亡1人被拘  人民網昆明8月29日電 (程浩)8月28日凌晨,兩名男子相約到雲南省昆明市恆隆廣場寫字樓進行跳傘活動,兩人從大樓66層跳傘跳下,其中1人傷重不治身亡。29日上午,人民網雲南頻道從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獲悉,目前,另一名跳傘人已被盤龍警方依法處…【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