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南“變形記”:從小村庄到“亞洲花都”

2019年08月25日08:52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斗南“變形記”:從小村庄到“亞洲花都”

新中國成立前,昆明斗南只是不起眼的小村庄。雖然斗南鄰近滇池,曾是昆明的“菜籃子”,但在實行改革開放前,斗南人日子過得很拮據。1984年后,劍蘭種植引發的“蝴蝶效應”使這裡逐漸發展出年總產值數百億元(人民幣,下同)的龐大產業,並造就出“亞洲花都”。

有人形容,“斗南的發展,印証了中國70年來從窮到富的變化,也折射出中國人從‘柴米油鹽’到‘精神審美’的消費升級。”

菜地變花田

1984年,斗南人化忠義把從廣州帶回的劍蘭種球種在自家的責任田裡。當年,他家種花的收益達到3000元,是種菜的數十倍。

“我把花插在小水桶內,用自行車運到昆明的尚義街,第一天就賣了100塊。”談起第一次賣花的經歷,化忠義的女兒化俊華仍記憶猶新。

看到花賣得不錯,斗南村民紛紛加入種花行列。1987年后,他們在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等單位的專家幫助下,又引進了康乃馨、勿忘我、滿天星等品種。

資料圖:民眾在昆明斗南花市選購鮮花。中新社記者 任東 攝

花街到花市

斗南第一批花農種花也賣花。他們最早是騎車把花拉到昆明街頭叫賣。隨著昆明第一批花店的出現,店主紛紛到斗南進貨,村裡的主路也就成了一條花街。

“1993年前后,村裡種出來的花就像賣菜一樣擺在街邊賣,一條街上全是。”斗南花卉協會會長魯紅偉在《No.1亞洲花都——昆明斗南花卉產業發展口述史》中這樣描述當時的盛況。

作為第一批闖到廣州賣花的斗南人之一,魯紅偉回憶說:“1993年7月4日,我第一次去廣州賣花,72塊錢的火車票,坐了72個小時才到廣州。第一天我賣花賺了20塊,至今都還記得。”魯紅偉說,隨著越來越多斗南人到廣州賣花,斗南花卉的名聲也越來越大。

1995年,在多方支持下,斗南投資380余萬元,將原有的農貿市場改擴建為一個佔地12畝的花市。這是當時中國第一個村級花卉市場。從各地來買花賣花的人如潮水般涌來。很快,這個小花市就容納不下迅速壯大的花卉產業,於1998年再次擴建,並成為中國最大的鮮切花交易市場。

1999年,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的舉辦讓斗南花卉產業進入全盛時期,並邁出國際化的腳步。2002年12月20日,中國首個國際花卉拍賣交易中心——昆明花拍中心在斗南落下第一槌。

擔任第一槌拍賣師的張力回憶稱,習慣對手交易的花農,一開始很難適應花卉拍賣的等級制定等規則,拍賣一度出現價格倒挂現象。但隨著大家對花卉品質有了更高追求,花卉拍賣開始風生水起。

花市變花都

經過多年發展,昆明花拍中心已成為中國最大、亞洲第一、全球第三的專業鮮切花拍賣市場,平均每天有400余萬枝鮮花在3至4個小時內通過6個交易大鐘被買走,輸往中國各地及日本、泰國、沙特阿拉伯等國家和地區。

斗南花市也成長為對手交易、電子拍賣、電子商務、電子統一結算多種交易模式並存的世界第二、亞洲第一的花卉交易市場,日上市鮮花100個大類、1600多個品種,20年來交易量、交易額、現金流、交易人次居中國之首,花卉出口50多個國家和地區。依托花市,斗南這個昔日的小村庄也成為商、文、旅齊頭並進的旅游目的地和休閑體驗區。

“當前,斗南正在探索一條‘花卉集成交易和一體化服務+花卉物流服務中心+花卉大數據中心’的花卉產業發展模式,花卉科技研發、金融服務、特色小鎮、物流服務等基礎設施建設也正有條不紊地進行。”雲南斗南花卉產業集團執行總裁錢崇竣說,“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國花卉產業正強勁增長。斗南新的騰飛,已經開始。”(胡遠航)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凌空架高索 天塹飛彩虹  圖為建設中的金安金沙江大橋。中交二航局供圖 雲南多山,山路多彎。 車出古城麗江,沒走幾步直路,便駛入蜿蜒崎嶇的盤山公路。20公裡的直線距離,竟耗費了一個多小時。 幾經顛簸,金沙江宛若一段飄舞著的褐綢映入眼帘,橫跨…【詳細】

要聞

雲南:5月以來月均為企業減負8.15億元  人民網昆明8月21日電 (李發興)據雲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消息,雲南省在今年前4個月認真執行2018年階段性降低社保費率政策,為企業減負9.46億元基礎上,自5月1日起啟動新一輪更大力度的社保降費減負,3個月共減少企業支出24.47億元…【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