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在哪一串音節上跳躍

2019年07月12日08:38  來源:昆明日報
 
原標題:昆明:在哪一串音節上跳躍

  創意昆明文化節現場。 資料圖

  “看吧看吧讓人們看去吧,在這美好晴朗歡樂健康年輕陽光的四月之城﹔聽吧聽吧風在宣言,湖在召喚我們,藍色的中午就要來了。”這美好晴朗歡樂健康年輕陽光的城市,就是詩人於堅口中的昆明。從天空俯瞰昆明這座城市,高聳的西山,如同樂譜裡的高音,高亢有力﹔碧波漣漣的滇池,就像一個低音符,婉轉悠揚﹔鱗次櫛比的房子,夾雜著排列在流動的盤龍江邊,就好像把“哆瑞米發嗦啦西”的音符譜寫成了新奇的旋律。

  你聽,那清亮嗓音沁人心脾﹔你看,那華美的服飾賞心悅目。在昆滇這片回蕩著悠揚歌聲的紅土地上,古往今來,滄海桑田,不變的是傳承至今的昆滇人民對音樂的摯愛。

  城市的如歌行板

  作家侯宏斌說,如果隻用一個詞來形容雲南,那就是多樣性——氣候類型多樣性,生物資源豐富,地形地貌奇特復雜,26個民族聚居以及多元文化習俗匯集。基於這樣的“多樣性”,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獨具特色的音樂。

  行走在昆明熱鬧的街道上,伴隨著映入眼帘的各色鮮花,婉轉悠揚的曲調聲聲入耳。無論春夏秋冬,無論白晝黑夜,音樂都在為這個城市振奮著、吶喊著。當問及93歲的音樂家張興榮“什麼是音樂”時,老人彎著眼睛說,“音樂應該是一個城市的標識。當你聽到一首音樂的時候,就會知道這是哪個城市。”

  是的,一場音樂可以開啟一次美麗的“雲南之旅”。從昆明出發,我們“一路向西”,當熱情的老鄉唱到“阿老表阿表妹你要來尼噶”,我們到了楚雄﹔聽著《蝴蝶泉邊》,我們來到了大理﹔《納西三部曲》帶我們來的是麗江﹔“嗨,扎西德拉”,也隻有香格裡拉廣寬的地域才能孕育如此廣闊嘹亮的天籟之音。在那東邊太陽升起的地方,音樂,同樣帶你穿越。聽著“海菜腔”,我們到了石屏﹔《紅河谷》是紅河的象征﹔當葫蘆絲演繹的《月光下的鳳尾竹》響起的時候,浮現在我們腦海裡的就是美麗的西雙版納……從西雙版納到麗江,從麗江到大理,天一樣的藍,雲一樣的白,歌一樣的動聽。風格迥異的民族音樂,共同構建了多樣化的昆滇民族音樂特征。

  繞了一圈,我們回到了昆明。被稱為“昆明之心”的翠湖公園裡赫然寫著四個大字:“翠湖春曉”,這是當年聶耳根據昆明洞經音樂改編而成的民族管弦樂曲。樂曲生動地表現了春回大地、萬物生機的景象,也表現了人們對美好未來的向往,含蓄地體現了聶耳深深的鄉戀之情。

  順著音樂上溯時光

  盤龍江的江有多長,歌曲的調調就會有多長。“每天從早到晚都有人在這裡唱歌。”68歲的胡爺爺可是這“江邊音樂團”的忠實“粉絲”。每天不來聽上兩曲,日子就好像少了什麼。而老伴兒王奶奶則是一個熱情的“參與者”,每天不唱上兩句,嗓子就感覺痒痒的。

  “我們年紀大了,就喜歡唱老歌。”王奶奶說,想要和大家一起來唱歌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僅僅是會唱,還要唱得好唱得多。

  為了好好練歌,王奶奶可沒有閑著,上了老年大學,跟著專業的老師系統地學習了一番,平日裡沒事的時候還會到KTV裡再反復練習,“為了唱好一首歌,在KTV練上一兩個小時是常有的事。”王奶奶嚴肅認真地說。

  經過一番刻苦的聲樂學習,王奶奶成功加入了“合唱隊”。這個吹拉彈唱樣樣行的“樂隊”就板扎了,別看樂隊成員的平均年齡都在70歲以上,年齡最大的“鍵盤爺爺”已經81歲高齡,但隻要音樂一響起,爺爺奶奶們個個精氣神十足,特別“有范兒”。

  在昆明,所有的一切仿佛被調高了色彩飽和度:天至藍,雲至白,水至清,樹至綠,花至艷。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音樂至醉至美。

  翠湖是昆明的老牌文化聚集地,每天8點,背著鼓、拿著琴的大叔大媽就早早開始了吹拉彈唱﹔在金殿,身著華服的音樂舞蹈愛好者們,認真對待著“每一次演出”。當然,還有大觀樓公園、彌勒公園……也是音樂發聲地。在昆明,隻要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音樂。

  很多音符在街巷徜徉

  今年34歲的小偉是“新昆明人”。兩年以前自己從甘肅駕車到昆明,幾千裡路,一路狂奔,為的就是早點抵達昆明,“自己想過的生活,就是在昆明這個愜意多彩的地方,好好寫上幾首歌。”

  在好朋友的推薦下,他在城市的西邊買了一套小公寓。除了一張床、一把椅子、一張桌子,以及簡單的生活用品外,樂器就是他的家當。

  “沒事的時候我很喜歡到滇池邊走走,那裡的風聲、水聲、樹枝搖曳聲,就像一曲自然的旋律。”小偉經常會拿著話筒出門溜達,有時他會把話筒放在草地上,“你聽,這是大地的聲音,你能感覺到小草在生長嗎?還有小虫子的叫聲。”小偉興奮得像個孩子,戴著耳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我要把它們用到音樂裡,這種沒有雜質的聲音,隻有在雲南才能找到。”

  有時候小偉也會去到周邊的鄉村採風,聽聽那裡的小調調。“我之所以選擇在昆明定居,也是因為這裡的少數民族比較多,到處能聽到各式各樣的音樂。”

  文林街上的酒吧可謂昆明的一張文化名片,酒吧裡駐唱的歌手來自天南地北,演唱著各地不同的曲目。很多人覺得昆明是一個悠閑而且有情調和文藝氣息的城市,於是,懷揣夢想的文藝青年匯聚於此,過上了白天寫寫歌、晚上唱唱歌的日子。“每天晒晒太陽,喝點小酒,聽聽音樂,唱唱歌,這樣的生活不也很愜意嗎?”或許,這就是時下文藝青年和喜歡音樂的人的一種生活方式。

  城市有和聲

  在昆明,任何一種音樂風格都可以找得到。

  廖一瑄是昆明理工大學的音樂老師,他和他的朋友喜歡出沒在藝術劇院,“我們比較喜歡音樂會的形式,隻要有演出,我們都會相約去聽。”而年輕的北馬則不同,他喜歡更加活潑的音樂節形式。“我青睞於年輕化的演出,喜歡去livehouse,或者音樂節,感受那種音樂的律動和輕鬆。”

  隨著越來越多音樂愛好者的捧場,目前昆明的livehouse也從最初的寥寥幾家,新增了諸如摩登天空、MAO、南域之聲等諸多知名場所。蛋頭說自己的Old schllo,每年都會有200場以上的演出。

  當周雲蓬在昆明進行首場演出的時候,整個昆明的文藝青年不再淡定了,手裡拿著他的新書《綠皮火車》,聚集在一起﹔當痛仰樂隊來昆的時候,粉絲們自發制作大旗,跟著他們的旋律一起搖擺吶喊﹔后來反光鏡、大鯊魚、海龜先生等大牌樂隊到昆明演出時,整個城市都沸騰了起來。“他們都來昆明了,昆明的音樂氛圍正在燃起新的力量。”

  城市本是一個用鋼筋水泥搭建的城堡,可正是音樂的力量,賦予了這座城市不羈多樣的靈魂和美妙悠揚的和聲。孫瑩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昭通發現600萬年前條紋兔化石  近日,哈佛大學、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雲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研究機構的學者,在雲南省昭通市昭陽區太平街道辦事處水塘壩社區,聯合發現了距今600萬年前的蘇門答臘兔化石,為其尋找最早的祖先提供了新的線索。…【詳細】

要聞

雲南鮮花進入直播間 新淘寶商家做成“大生意”  雲南昆明的斗南花市被稱為“中國乃至亞洲最大的鮮切花交易市場”,每天有10000余人次進場交易,將這些鮮切花運往國內外。淘寶“億畝花田”的店主諶建就是其中一員。今年6月,他緊跟潮流做起了淘寶直播,將最新鮮的雲南鮮花通過手機屏幕實時展示給直播間…【詳細】

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