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歷史及保護利用:照亮雲南革命道路的燈塔

2019年05月24日08:29  來源:雲南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麼出發。”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昆明市平政街節孝巷39號,一幢三坊一照壁,白牆灰瓦,磚石、柱子已經顯出滄桑的舊式民居小院,不斷涌進參觀學習、舉行活動的人們。1926年11月7日,中國共產黨雲南第一個地方組織中共雲南特別支部就在這裡成立,從此,雲南有了照亮革命道路的燈塔。1961年,確定為中共雲南地下黨舊址的這幢小院,就已經公布為昆明市文物保護單位,1987年,成為雲南省文物保護單位。2009年,中共雲南省委辦公廳、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將舊址命名為“雲南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近代以來,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雲南各族人民,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進行了長期艱苦卓絕、不屈不撓的斗爭。但是,黑夜沉沉,雲南邊疆各族人民依然處於被壓迫、被剝削的悲慘境地,一大批雲南優秀兒女開始邁上了探求救國救民的道路。

1924年1月國民黨一大召開,標志著第一次國共合作正式形成,掀起了轟轟烈烈的國民大革命。此時雲南軍閥唐繼堯趁著孫中山北上之機,派滇軍進兵廣西,以圖進佔廣東,並指使駐粵滇軍楊希閔部在廣州發動武裝叛亂。唐繼堯及受其控制的滇軍已經成為南方最大的一股反動勢力和北伐后方的嚴重隱患。因此,中共廣東區委決定盡快在雲南建立中國共產黨的組織,發展壯大革命力量,推翻唐繼堯在雲南的統治,消除北伐的后顧之憂。

1926年5月,中共廣東區委派遣雲南籍中共黨員王復生、楊青田回雲南,准備建立中共雲南地方組織。但是,兩人在昆明受到唐繼堯政府特務的嚴密監視,無法立足和開展工作,又秘密返回到廣州。同年8月,中共廣東區委再次派滇籍中共黨員李鑫到昆明籌建中共雲南地方組織,9月,毛澤東主持的廣州第六屆農民運動講習所結束,中共黨員、雲南學員周霄、黃麗生和進步青年羅彩主動要求回雲南從事農民運動,得到講習所的同意。李鑫回到雲南后,成功與共青團雲南特別支部取得聯系,並發展吳澄、嚴英武、楊靜珊等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6年11月7日,由李鑫主持,周霄、吳澄、楊靜珊等人在昆明市平政街節孝巷55號的周霄家,召開了第一次黨員會議。根據中共廣東區委的決定,建立了中共雲南特別支部,由吳澄擔任特支書記。由於周霄家住戶過多,不宜經常開會,於是特支的機關從節孝巷55號搬到現節孝巷39號,也就是黃麗生的家裡。由於召開第一次黨員會議的節孝巷55號在抗日戰爭時期被日本飛機炸毀,所以就將節孝巷39號定為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

中共雲南特別支部的建立,標志著以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為指導思想的中國共產黨,把地處邊疆、民族眾多的雲南帶進了一個嶄新的時代。革命的火種從此以燎原之勢燃遍雲嶺大地,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雲南各族人民經過24年艱苦卓絕的英勇斗爭,獲得徹底的解放,與全國人民一道共同邁上社會主義道路,實現站起來、富起來的偉大飛躍,迎來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

播火先驅 精神永存

中共雲南特別支部成立后,雲南各族人民開始了救國救民的新征程,在波瀾壯闊的革命斗爭中,革命先驅拋頭顱,洒熱血,為雲南積澱了豐厚的紅色歷史文化,孕育了寶貴的紅色基因。

李鑫主持創建了中共雲南特別支部,是中共雲南地方組織的創始人之一。后來,他到滇南開展礦山工人運動。由於礦山資本家擁有武裝,對工人施以奴隸式的嚴密管制,共產黨組織難以立足和深入礦山。李鑫畢業於北京農大、一副書生相,為了從意志、體質、形象上都能適應礦山環境,進礦區前進行了艱苦的磨煉。他打赤腳、背重物長途跋涉,光著上身在烈日下曝晒,使其皮膚起泡脫皮,又用河沙、炭灰涂抹臉上身上,使皮膚變得粗糙起來,還蓄起胡須,同時刻苦學習工農的語言,使自己變成了一個飽經風霜、從苦役重壓下掙扎過來的礦工形象,成功地進入了礦區。他與礦工打成一片,發展黨員,建立黨組織,很快就打開了礦山工作的局面。后來,他被敵人抓捕,敵人對他軟硬兼施,欺騙利誘,嚴刑拷打,妄圖從他身上打開缺口,破壞黨組織。他寧死不屈,痛斥國民黨反動派的罪行,宣傳共產黨的主張。敵人無計可施,殘酷地將他殺害了,年僅32歲。

王德三在中共雲南特別支部成立后回到雲南,加強雲南黨的工作。王德三於1922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陝北地區共產黨組織的創建者和早期主要領導人,曾任北京區委委員,參加了北京工人運動的領導工作,任過黃埔軍校第四期政治教官,並在廣州大沙頭滇軍第三軍留守處主持培訓以雲南進步青年為主的政工人員培訓班。王德三回到雲南后,歷任中共雲南特委書記、省臨委書記、省委書記等職,代表中共雲南地方組織參加了在莫斯科召開的黨的六大。被捕后,龍雲親自審問,曾用廳長的高官厚祿誘惑,也曾用毒刑拷打逼供,他都沒有屈服,視死如歸,在遺書裡寫道:“古人說:‘人各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我要把身子獻給人類了。”最后被敵人殺害,犧牲時年僅32歲。他和哥哥王復生、弟弟王馨廷都為革命獻身,被譽為“一門三杰”。

趙祚傳1927年初隨王德三一起回到雲南開展工作。他將個人利益和生死置之度外,曾3次變賣家產以解決組織活動經費的困難。在他最后一次回家鄉大姚縣變賣家產籌措工作經費時被捕,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他毫不動搖。在就義前一天,給父親、妻兒留下遺書,表示“我為主義而犧牲,為民眾而犧牲……我心很坦蕩安然”,表達了視死如歸的革命豪情。犧牲時,年僅26歲。

吳澄在中共雲南特別支部成立時任書記,是雲南第一位女共產黨員,也是雲南婦女運動的杰出領導者。后來歷任省特委委員、省臨委委員、省委委員。1930年中共雲南省委遭到敵人破壞時,她被捕入獄,面對嚴刑拷打,毫無懼色。她對難友說:“一個革命者要有犧牲自己的精神,才會敢於革命!”她把對革命忠誠之心、對愛人忠貞之情,飽含在送給同在獄中的丈夫李國柱的一縷青發和一塊用血染成紅心的手絹之中。李國柱是在雲南省內入黨的第一個共產黨員,雲南青年運動的杰出領導者。他與吳澄同時被捕,敵人的淫威和利誘都沒能動搖他們堅定的革命信念,他用鮮血和生命實踐了他和吳澄生前表達的豪情壯志:“憑我們不平之血的飛濺,把全世界來涂染遍!”吳澄和李國柱這對革命夫妻,互相勉勵著昂首走向刑場。犧牲時,吳澄年僅30歲,李國柱年僅24歲。

自中共雲南地方組織成立以來,雲南各民族的共產黨人懷著共產主義的遠大理想和為人民謀幸福的堅定信念,懷著英勇獻身的精神,為革命付出了巨大的犧牲,為雲南人民乃至中華民族的解放事業作出了巨大貢獻,書寫了雲南革命文化的精彩篇章,他們的精神彪炳千秋。

保護開發 代代守護

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記載著中國共產黨雲南第一個地方組織中共雲南特別支部成立的歷史,是雲南紅色歷史文化的重要內容。雲南省各級黨委、政府都非常重視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的保護利用工作,在全省開展革命遺址普查時,作了全面深入的普查登記,隨后又開展了積極的保護利用工作。

在修繕保護方面, 2013年10月,中共昆明市委宣傳部撥出經費對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的環境及展廳設施進行改造,經過修繕翻新之后,展覽內容由馬克思主義的傳播、中共雲南特支的建立、中共雲南特支的革命活動、中共雲南特支的歷史功績、歷史文獻摘抄之一、歷史文獻摘抄之二等6個部分組成,保護維修工作全面走上正軌。

在管理利用方面,1991年7月1日,在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舉辦“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史跡展”,正式對外開放。目前,到舊址參觀與開展黨員活動的個人和黨組織越來越多,許多省外游客也慕名前往參觀,特別是在建黨節、建軍節、國慶節等重要時間節點,舊址已成為社會團體開展主題黨日活動的首選之地,預約團體不斷,排隊參觀已成為常態。經統計,近3年來舊址已接待社會團體727家,提供免費講解850余場次,發放宣傳冊8500余冊,舊址發揮了傳承紅色基因的良好社會效果。

薪火相傳 光耀未來

黨中央要求,“黨史遺址以及有關文物資料是中華民族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組成部分,必須精心保護”。為了更好地發揮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的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作用,傳承好紅色基因,應該進一步採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對舊址進行更好的保護和利用。

進一步加大保護力度。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的保護利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近年來,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護利用,但是舊址的房屋陳舊,內外環境狹小擁擠,展出內容單一、手段陳舊,展出效果及影響與其在雲南革命史上的地位極不匹配。在全國人民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喜迎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之際,更要廣泛宣傳,擴大舊址的影響力,特別要大力宣傳舊址保護利用的重大意義和價值,鼓勵引導和吸收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舊址的保護利用工作,形成合力,把舊址打造成為全省重要的干部黨史黨性教育基地和紅色旅游的重要參觀點。

進一步完善管理機制。革命遺址的保護利用涉及宣傳、黨史、財政、住房和城鄉建設、文化和旅游等多個職能部門,要加大保護利用力度,必須進一步完善管理機制。當前,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由雲南陸軍講武堂博物館代管,在舊址修繕保護與管理利用上都做了大量工作,贏得了良好的社會影響。但是,舊址還需要進一步的提升改造,必須完善管理機制,加大統籌協調力度,加強規劃設計,提高管理水平,科學指導舊址的保護和利用工作。

進一步提高利用水平。革命遺址蘊涵著豐富的紅色歷史文化資源和寶貴的紅色基因,保護革命遺址,必須堅持走建、管、用融合發展的道路。因此,要保護好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就要進一步提高舊址的利用水平。要進一步挖掘整理中共雲南地下黨建黨舊址的紅色歷史文化資源,多渠道、全方位地對舊址進行研究、挖掘、提煉、宣傳,全面展示出舊址在雲南的黨史和革命史中的重要歷史地位,展示出雲南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英勇奮斗、不屈不撓、敢為人先的精神風貌。要培養優秀解說員,充分發揮舊址的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作用,使舊址成為紅色旅游的精品景點,擴大舊址的輻射面和影響力,更好地傳承好紅色基因。楊林興 徐繼平

(作者單位:中共雲南省委黨史研究室 圖片提供:耿嘉 成信江)

(責編:徐前、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企業上榜人社部拖欠工資“黑名單” 困境待破解  “等開發商把工程款結了,我馬上就把拖欠農民工的工資還了。”聽說自己的公司上了“黑名單”后,年過七旬的李根表態。 今年4月23日,人社部舉行2019年一季度新聞發布會,公布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這是人社部向國家發改委和國家信用信息平台…【詳細】

要聞

還是一片“紅” 雲南62%的地區出現重度及以上氣象干旱  人民網昆明5月21日電 (朱紅霞)持續高溫、少雨,這是2019年春夏交替之際大部分雲南人最直觀的感受。就連被稱為“春城”的昆明從5月11日開始,已連續10天最高氣溫超過30℃,創歷史紀錄,網友們大呼“熱,熱,熱!”。然而,這樣的晴熱天氣還將…【詳細】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