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雲南麻栗坡“骷髏地帶”的掃雷兵

虎遵會

2018年11月19日09:33  來源:人民網-雲南頻道
 

“將士們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不懼強敵敢較量/為祖國決勝疆場……”11月16日下午,中越邊境雲南段已掃雷場移交儀式在雲南省麻栗坡縣猛硐鄉老山西側雷場舉行,數十名掃雷官兵手牽手肩並肩,唱著激昂的軍歌趟過雷場,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向老百姓証明腳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安全的。該雷場的移交,也標志著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作戰行動圓滿結束。

根據國務院、中央軍委的命令,2015年11月,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作戰行動正式開始,400余名掃雷官兵步入危機四伏的雷區,舍生忘死、勇排雷障,洒下血水汗水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三年多來,涌現出程俊輝烈士、杜富國勇士為代表的一大批英雄群體。他們,不愧為中國軍人的榜樣、不愧為人民的子弟兵!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進雷場,探訪這群奔赴在“骷髏地帶”的掃雷兵。

雷區,禁止入內。(黃巧 攝)

傷疤┃中越邊境雲南段散布著161個混亂雷場

上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中越邊境雲南段埋設了130萬余枚地雷、48萬余枚(發)各類爆炸物,形成了大小不等、斷續分布的161個混亂雷場,面積近300平方公裡。這些混亂分布的雷場,猶如祖國母親美麗體膚上的一塊傷疤。

上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初,雲南省軍區先后組織了2次中越邊境雲南段大面積掃雷和1次勘界掃雷,已將口岸、通道和生產生活區、耕作地的雷場進行了排除,但在遺留雷場等地還存在大量爆炸物。

這些爆炸物的存在,使文山壯、苗族等群眾世代繁衍生息的地方,變成了讓人聞風喪膽的“骷髏地點”。據統計,從1979年以來,文山州因不慎觸雷致傷殘人數就有近6000人,年齡從8歲到84歲不等,動物牲畜觸雷死傷更是無法統計。

戰爭已遠,危險猶存。在位於中越邊境線上的文山州麻栗坡縣、富寧縣等地,仍不時有地雷的響聲,打破當地人民群眾寧靜的生活。在長達數百公裡的邊境線上,散布著一個個“地雷村”,村民們深受其害,如富寧縣的沙仁寨,村裡87名村民被地雷炸得隻剩下78條腿。

徹底清除雷患,是邊疆人民群眾共同、迫切的期盼。

11月16日下午,掃雷官兵在老山西側雷場徒步驗收已掃雷場。(人民網 虎遵會 攝)

責任┃用實際行動詮釋軍人的使命與擔當

雲南是我國面向南亞、東南亞開放的前沿和重要通道,解決中越邊境一線的“雷患”問題,既是貫徹“親、誠、惠、容”的周邊外交基本方針、服務國家“一帶一路”倡議的需要,也是推動邊疆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和改善人民生活的需要。

解決“雷患”問題,是祖國和人民賦予掃雷官兵們的使命。“根據國務院、中央軍委的命令,2015年6月,從原13、14集團軍、西藏軍區、雲南省軍區抽調工兵骨干400余人,組成掃雷部隊,在經過4個多月的干部骨干培訓和臨戰訓練后,於2015年11月展開了中越邊境雲南段掃雷行動。”南部戰區陸軍雲南掃雷大隊隊長陳安游表示,3年來,掃雷大隊共出動兵力9萬余人次,掃除雷區90塊、面積約57.6平方公裡,搜排地雷及各類爆炸物19.82萬枚。目前,掃雷工作已取得決定性勝利,圓滿完成了掃雷任務。

“雖然本次掃雷任務已圓滿完成,但回想起來,有些險境至今還讓人心有余悸。”南部戰區陸軍雲南掃雷大隊政委周文春說,三年來,掃雷官兵們每天面臨的,都是生與死、殘與全、得與失、血與火的雷場。官兵們走的是陰陽道,跳的是刀尖舞,使的是繡花針,拔的是虎口牙,過的是鬼門關。“雖然如此,但每次掃雷,官兵們都把使命放在心裡,責任扛在肩上,用實際行動來詮釋軍人的使命與擔當。”

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張海青介紹,中越邊境遺留雷區是世界軍事史上最復雜、最危險的雷區,是最難啃的“硬骨頭”。自2015年11月中越邊境雲南段第三次大面積掃雷作戰行動以來,掃雷大隊官兵們克服重重困難,弘揚了“不怕艱難困苦、不畏傷殘犧牲、不計個人得失、勇掃雷障為人民”的排雷精神,按照“區分層次、突出重點、以掃為主、掃封結合”的原則,對中越邊境雲南段57.6平方公裡的雷區進行徹底排除,並協助地方黨委政府對24.1平方公裡的雷區實施永久封圍。

在八裡河東山某雷場掃雷時,由於天氣太熱,南部戰區陸軍雲南掃雷大隊一隊一名戰士攜帶的水已經喝完,他在雷場附近找到了一處山泉(黃巧 攝)

90后┃掃雷官兵平均年齡隻有23歲

23歲,正值青春年華。很多這個年紀的人,不是剛走出大學校門,或是剛踏入職場不久。但對於這群奔赴在中越邊境雲南段的掃雷官兵來說,他們已是久經沙場的老兵,每天都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便會付出慘痛的代價。

2016年6月4日,執行掃雷任務的掃雷三隊戰士程俊輝,在文山州富寧縣田蓬鎮芭蕉塘火石坪山雷場執行人工搜排任務時光榮犧牲,他用3年零6個月的軍旅生涯書寫著對黨和人民的忠誠,用年僅22歲的生命踐行了他入伍時的錚錚誓言。

2018年10月11日,掃雷四隊中士杜富國和戰友艾岩,在文山州麻栗坡縣猛硐鄉老山西側雷場掃雷時,他讓戰友靠后,獨自勘察一枚埋設多年的加重手榴彈。手榴彈突然爆炸,杜富國身負重傷,失去了雙手和雙眼,而戰友艾岩僅負輕傷。

不管是光榮犧牲的程俊輝,還是英勇負傷的杜富國,他們除了都是人民子弟兵外,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90后。

“掃雷官兵中,大部分都是90后。”掃雷大隊四隊三班班長蔡天萬說,掃雷官兵們的平均年齡隻有23歲。

雖然他們年輕,但做事卻十分成熟穩重。“我們每天早上6點半起床,7點吃完早餐后就向雷區出發,每天作業8個小時。在掃雷過程中,我們不會有任何分心,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地做好掃雷的每一項工作。”蔡天萬說,除了下雨等特殊情況外,雷打不動。

進出雷場,安全是第一位。“每天最大的心願,就是自己和戰友一起安安全全地進入雷場,完成作業后再安安全全地返回營地﹔最不願意看到的,就是戰友因掃雷而受傷,哪怕是一點點小傷。”蔡天萬說。

11月16日下午,盤金良走在已掃后的雷區上。(人民網 虎遵會 攝)

致敬┃那群奔走在死亡地帶上最可愛的人

11月16日下午,雷區移交現場來了很多當地的老百姓,55歲的盤金良手杵拐杖,身背一個熟睡的孩子,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盤金良介紹,他是猛硐鄉長地村人,16號上午知道雷區要移交,特意騎摩托車趕了8公裡的山路來看望掃雷官兵。

提及老山西側這塊雷場,盤金良終生難忘。“1993年,我就是在這裡被地雷炸傷了右腿,以致小腿以下被截肢。”盤金良指著已移交的雷區一角說,他先后兩次被地雷所傷,都是在同一塊雷場。“2016年,左小腿被炸截肢,也是在這裡。”

在雷區移交現場,盤金良默默地看著掃雷官兵們手拉著手、肩並著肩,一起唱著嘹亮的軍歌趟過已掃的雷區。看著掃雷官兵們在接近60度的坡上來回不斷地走著,老人的眼睛變得濕潤。

面對此情此景,盤金良老人既高興又難受。高興的是,掃雷官兵為他們掃清了雷障,村裡人再也不受“地雷”之苦。盤金良介紹,在掃雷官兵到來之前,長地村先后有11位村民遭地雷所傷,其中3人還丟了性命,像他一樣被炸殘的有8人。難過的是,掃雷官兵們為了他們的安全付出了太多太多,他卻什麼也幫不上,隻能眼巴巴地看著。

在麻栗坡老山一帶的雷區,隻要看見畫有骷髏的石碑,村民們都不敢越過半步。進入雷場掃雷,更是心驚膽戰。

村民李萬燕介紹,她們家離邊境線隻有700多米,骷髏石碑在她們的心中猶如魔鬼一般。“小時候跟著奶奶放牛,一到界碑旁都會被奶奶叫回去。”李萬燕說,那時候由於年紀小,對骷髏石碑后面的“世界”一直藏有一種好奇之心,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和村裡不斷有人被地雷所傷,對石碑后面的“世界”再也不好奇,更多的反而是恐懼。

“如今,掃雷官兵為我們掃除了雷障,大伙兒上山種地、放牧等,再也不害怕了。”李萬燕說,三年了,掃雷官兵們每天天亮就上山掃雷,太陽落山才撤走,對他們的感謝,用語言難以表達,隻能從心底裡向他們致敬。同時,也會將掃雷官兵們的故事代代相傳下去,讓后人敬仰。

雷場就是戰場,隨時面臨生與死、血與火的考驗。三年來,掃雷大隊官兵們發揚了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戰斗精神,勇於奉獻、敢於犧牲,用血肉之軀闖禁區,踏雷場、排雷障,用汗水、鮮血和生命踐行了軍人的誓言,展現了新一代革命軍人的血性膽魄。

一個個平凡的人,卻做著不平凡的事。我們堅信,歷史的車輪上,將會為你們留下光輝的一筆。讓我們一起向這群最可愛的人致以崇高的敬意。

相關鏈接:

直擊中越邊境掃雷現場 官兵手牽手趟過雷場移交百姓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推薦閱讀

雲南:10月份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100起  人民網昆明11月15日電 (朱紅霞)從雲南省紀委省監委獲悉,今年10月,雲南省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100起,處理135人,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00人。 其中,查處違規發放津補貼或福利問題33起,佔33%,給予黨…【詳細】

雲南新聞

立制護警威 雲南公開為20名民警正名  人民網昆明11月16電(程浩)今年5月,雲南省昆明市官渡區黑土上凹村居民何某反映,在和房東因房租、水電費等糾紛引發的故意傷害案中,官渡公安分局涼亭派出所民警存在包庇、瀆職等行為。經昆明市、官渡區公安督察調查核實,涼亭派出所對雙方糾紛多次組織…【詳細】

雲南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