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官渡區一城管小組長3年收32.15萬元 多次約在法庭外受賄

2018年09月12日08:30  來源:雲南網-春城晚報
 

  合同制城管執法人員李金,在擔任官渡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五中隊小組長期間,在巡查城中村違規加層和違規建房時,隻要向他送錢5000元至1萬元,已被要求停工的就可以恢復施工。3年時間,李金收了32.15萬元。李金的膽子大到什麼程度,他收錢的地點,竟然選在官渡區法院的派出法庭官渡法庭門外的槐樹下。9月7日,官渡區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

  收完錢后就任由加層

  2014年至2017年期間,李金在擔任官渡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五中隊小組長期間,負責對城中村內違規加層、違規建房等情況的巡查。

  2014年4月,李金在巡查中發現個體老板唐某在寶豐社區為村民違規加層,李金當即要求唐某停工並拆除違規加層部分。

  唐某在証言中稱,他是個體包工頭,沒有建筑資質也沒有挂靠建筑公司,自己攬了村民房屋加層的活。停工損失較大,不僅收不到工錢,連前期墊付的錢也可能打水漂。停工幾天后,他打電話約李金,李金當即答應。見面后,唐某直接遞給李金1萬元現金,讓李金網開一面,以便他繼續為村民加層。李金收下錢后答應了唐某,讓他繼續蓋,還說執法隊不會再來干涉。次日,唐某便帶著工人繼續施工。

  從那以后,李金再未巡查唐某承包的工程。村民們看到唐某有能耐,蓋好第一家后,其他想加層的村民也紛紛找到唐某施工加層。

  就在唐某為第二家村民違規加層時,李金又出現在現場,要求停工。停工幾天后,唐某再次打電話給李金約見面。見面后,唐某按照老規矩,送了1萬元給李金,希望得到李金的關照。

  李金收錢后,不再找唐某的麻煩,唐某順利地干完了第二單活計。

  唐某又開始為第三家村民的房屋進行違規加層,按照慣例,唐某又送了1萬元給李金。

  半年多時間,唐某在寶豐社區接了19家村民加層的活計,除了有一次送了8000元外,其余每次都送給李金1萬元。李金在唐某手裡一共收了18.8萬元。

  每次都約在法庭外受賄

  專門為城中村村民違法加層的代某也是個體建筑老板,沒有建筑資質,也沒有挂靠在建筑公司。2014年初,他在官渡區中營社區接了一單為村民違規加層的活計。施工過程中,李金巡查現場,要求停工接受處理。停工后,代某打電話給李金請求見面。在電話裡,雙方約定在官渡法庭門外的槐樹下見面。

  見面后,代某直接拿了1萬元現金給李金。李金收錢后說:“你可以繼續蓋,我不會來巡查了。”

  代某蓋好第一家,又開始接活。蓋第二家時,李金又來巡查,要求停工。代某明白李金的意思,再次約好在官渡法庭門外的槐樹下見面,又送給李金1萬元。

  代某供述稱,他並不知道李金的真名,隻知道他是負責巡查違規建筑的。一旦有房子違規開工建設,李金就會身穿制服前來制止。他每開工建設一處工地,就向李金送5000元至1萬元不等,每次送錢都在官渡法庭門外的槐樹下,一共送了5.5萬元。

  錢都用於生活開支和賭博

  檢察機關指控,李金在擔任官渡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五中隊小組長期間(屬於合同制城管執法人員),建筑老板唐某、代某等人接受城中村一些村民的委托為他們違規建蓋房屋或加層,為了避免受到查處,先后送給李金32.15萬元。李金利用職務之便收受現金后,對違法建筑建設情況不聞不問,應以受賄罪追究李金的刑事責任。

  法庭上,李金說:“這些建筑老板都是我制止他們違規蓋房時認識的,他們每次給我錢后我就沒有制止他們蓋房,這些錢都被我用於日常生活開支和賭博,現在我很后悔。在我接受調查期間,妻子為我退還了8萬元贓款,考慮到我上有70多歲的母親需要贍養,還有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顧,請求法院對我從輕處罰。”

  本案將擇日宣判。

  記者 柏立誠

(責編:徐前、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