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要戲曲出“好戲”必須先出好劇本

2018年09月12日10:43  來源:中國文化報
 
原標題:若要戲曲出“好戲”必須先出好劇本

盡管“劇本是一劇之本”多是針對話劇而言的,但對戲曲來說,劇本也是一部戲的重要基礎,尤其是要演出思想豐富、結構完整、情節復雜、人物眾多的大戲,倘若沒有扎實的劇本,其舞台呈現是難以想象的。再從戲曲發展史的角度來看,如果沒有《目連救母》《張協狀元》、“荊劉拜殺”、《琵琶記》等劇本的產生,南戲不可能興盛,更不可能向外埠傳播﹔如果沒有關漢卿、王實甫、白朴、馬致遠等一大批劇作家辛勤創作出數以百計的高質量的劇本,元雜劇就不可能成為戲曲的第一個高峰﹔如果沒有以《浣紗記》《鳴鳳記》《牡丹亭》《一捧雪》《桃花扇》《長生殿》《雷峰塔》等劇本為依托,昆劇不可能走出吳地、霸踞全國菊壇200多年。就演員成長為名角來說,劇本亦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盡管悅耳的唱腔與出色的表演是必要的條件,但是,如果梅蘭芳沒有劇本《貴妃醉酒》《天女散花》等、程硯秋沒有劇本《鎖麟囊》《荒山淚》等、袁雪芬沒有劇本《梁山伯與祝英台》《祥林嫂》《西廂記》等,僅憑演唱的技藝,他們不可能取得如今這樣譽滿海內外的巨大成就。

自上個世紀80年代初開始,戲曲日趨衰弱,其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沒有產生出一定數量的好劇本無疑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到目前為止,戲曲界不缺一流的劇團、一流的演員,但是,缺少一流的劇本。缺少,不是說沒有,而是很少。就問世的劇本數量而言,其實是很多的,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戲曲界每年創作的“大戲”“小戲”的劇本,總量不少於1000部,然而,能搬上舞台的卻不到100部,得到上至專家下至普通百姓贊譽並能經常演出且有市場票房的更少。由此可見,戲曲的“劇本荒”,不是沒有劇本,而是沒有高質量的一流劇本。

那麼,今日什麼樣的劇本才能算做一流的呢?我以為,至少須具備下列5點:

一是在劇旨上既表現出民族傳統的優秀道德觀、價值觀、社會觀,又反映現代精神,不但能陶冶人的情操,淨化人的心靈,提升人的品質,給予人積極向上的正能量,還能引導人們做一個“現代人”。

二是講述了一個“好故事”,其故事頭尾完整,情節曲折,事奇但合理,且能引人入勝。

三是塑造出鮮明的人物形象,人物的行動都有外部環境和心理依據,主要人物都是立體的、血肉豐滿的,而不是平面的、符號化的,其正面人物還具有民族的品格與氣質,體現出所在地域的文化品性。

四是結構嚴謹,矛盾沖突激烈,能夠將觀眾帶進戲中,和喜歡的人物一起哭、一起笑,其喜怒哀樂的情感與人物的命運一起起伏波動。

五是曲詞與賓白的語言具有詩意性、民間性、協律性。既雅致又通俗,既是通用的國語又帶有方言的特色,既符合語法又合劇種的曲律。更進一步的,則其口吻完全符合人物的身份與性格,一些對白還蘊涵著深意。

而今日多數甚至絕大多數劇本,之所以落入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是因為它們帶有這樣那樣的毛病。歸納起來,主要的有5個:

一是肆意地對傳統文化進行批判性的解構,而不顧及大多數人奉行的道德觀、價值觀、歷史觀與社會觀。二是機械地選擇與重大紀念日合拍的或能夠頌揚當地名人的題材,牽強附會,粗制濫造,其目的是將所編戲劇納入“主旋律”或成為地方上的一張“名片”,以得到政府傾斜性的資金支持。三是所述故事缺乏生活的依據,情節離奇,不合邏輯。結構鬆散,其戲劇沖突也多是人為構建的。四是人物形象不鮮明,性格不突出,缺少典型性。五是語言不自然、不合律。無論是古人還是今人,說出來的話都不太像“人話”。曲詞為了整飭和押韻,生造詞語﹔因為劇作者不了解民間語言和缺少語言表達能力,人物說出來的都是套話、官話、假話,令人聽來別扭、生厭。

怎麼樣才能克服這些毛病,創作出一流的劇本呢?重要而有效的方法有兩個:一是沉浸到生活中去,誠心誠意地做普通百姓的一員,從而了解廣大百姓的生存現狀和他們的所思所想,他們有什麼苦惱,有什麼歡樂,真正地將生活當做創作的源泉,向生活要題材、要故事、要思想、要人物、要語言,在積聚了豐厚的生活原料的基礎上,再去粗取精,由表及裡,創作出反映時代精神和切合當代人形象的精品力作。二是向古今中外的名劇學習,從而掌握各種成功的戲劇形式和藝術表現技巧,使得所創作的作品結構嚴謹而有序、故事敘述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鮮明而又復雜、語言雅俗共賞又富有意蘊。盡管這兩個方法是老生常談,但是,要創作出好劇本,它們永遠是不二法門。(朱恆夫)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