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省多項措施建好建強鄉村教師隊伍:扎根鄉村 教書育人

2018年09月10日08:20  來源:雲南日報
 

24.1萬名鄉村教師扎根雲嶺山鄉精心教書、潛心育人,7.4萬多名教師在鄉村任教時間超過20年,為教育事業發展、人才培養作出自己的貢獻……

鄉村教師強,則鄉村教育強。近年來,雲南省堅持把教師作為教育發展的第一資源來對待、作為教育改革的第一動力來依靠、作為教育振興的第一要務來抓緊,加強各級各類教師隊伍特別是鄉村教師隊伍建設,加快培養造就一支師德高尚、業務精湛、結構合理、充滿活力的高素質專業化教師隊伍。

2015年底雲南省出台《雲南省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創新鄉村教師培養模式,拓展鄉村教師補充渠道,提高鄉村教師生活待遇,深化鄉村教師管理改革。

2016年起在全省85個集中連片特困縣全面實行鄉村教師(鄉中心區、村庄學校的教師)生活補助差別化政策,最低補助標准不低於每人每月500元。

自2006年至2017年間,雲南省面向全國28個省區招聘特崗教師6.65萬人,佔全省義務教育階段學校專任教師總數的18.7%,極大地緩解了農村教師緊缺、結構不合理等問題。

“優先發展農村教育事業,建好建強鄉村教師隊伍。”今年1月黨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中,把加強鄉村教師隊伍建設作為重要內容。近日,省委、省政府出台了配套的10條實施意見,著力破解長期制約雲南省教師隊伍建設的瓶頸性問題。

雲南省提出,從2019年起,符合實施特崗計劃條件的所有縣(市、區),通過該計劃招聘教師的佔比不低於90%,特崗教師3年服務期內,與當地在編在崗教師同等享受各種待遇及社會保障,特崗教師3年服務期計入工齡和教齡﹔完善教師待遇保障機制,確保中小學教師平均工資收入水平不低於或高於當地公務員平均工資收入水平﹔從2018年起,每年在鄉村學校從教20年以上的在職教師中,遴選500名作出突出貢獻的優秀教師,給予每人10萬元獎勵,鼓勵優秀教師扎根鄉村、終身從教,成長為人民教育家。

灼灼紅燭山鄉綻放精彩

畢業后有機會留在城市裡工作,卻義無反顧地回到家鄉的山村小學教書﹔積勞成疾卻仍拖著病體堅持在三尺講台上﹔沒有先進的教學設施,卻把每一堂課講得形象生動……這些可敬可佩的人,就是在雲嶺山鄉默默奉獻的鄉村教師。

“扎根鄉村教育25載,酸甜苦辣,風雨春秋,我既沒有驚天動地的壯舉,也沒有舉世矚目的功績,但我體會到了為人師表的真正含義,領悟到了做人的真諦。”臨滄市臨翔區南美拉祜族鄉中學教師何文貴道出了自己的感悟。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縣半坡鄉中學教師張艷感慨地說:“成績隻能代表過去,關鍵是如何面向未來。在今后的教育教學工作中,我會以身立德,為人師表,做師德崇高的踐行者,無愧於優秀教師這個光榮稱號。”

灼灼紅燭扎根鄉村,一片丹心培育桃李。在第34個教師節來臨之際,讓我們向這些平凡而偉大的人民教師點贊!

李志華:執著信念守護淨土

“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邦丙鄉邦歪村,是全國7個布朗族聚居村之一。上世紀70年代末,教育發展比較滯后,大多數布朗族人連漢語都不會講。”雙江縣邦丙鄉邦歪完小教師李志華向大家道出了自己從小的夢想:成為一名教師,通過教書育人改變家鄉的落后面貌。

“1980年高中畢業被分配到家鄉任教時,我剛滿18歲,那時的布朗山村沒電、缺水、不通路,經濟、文化、交通等發展非常滯后,微薄的收入曾讓我有過放棄的念頭。”李志華說,當時,看著布朗山孩子對知識渴求的目光,在家人、朋友、同事的動員下,他再一次站上講台,這一站就是38年。38年來,他先后擔任小學語文、數學、科學、音樂、體育、美術等學科的教學及班主任工作。

李志華熱愛學習、熱愛工作,積極參加各級各類培訓,提升自身教育教學工作能力。教學中,他形成了自己獨樹一幟的教學風格,還親手制作教學用具﹔作為班主任,他關心、熱愛學生,從不放棄每一位學生。他常用賞識的目光去看待學生,用鼓勵的眼神給學生以自信,用親切的語言肯定學生的進步。通過多年的努力和不懈追求,李志華培養出700多名布朗山村孩子,有20多名走上了工作崗位,600多名孩子進城務工實現脫貧,還有20多名回鄉創業,成為致富能手。

劉應山:扎根農村無怨無悔

“35載春華秋實,逝去的是青春,換來的是60多名農村孩子考上大學,走出了大山……”會澤縣馬路鄉彎寨小學教師劉應山感慨地告訴記者。

“1983年3月,我成為會澤縣馬路鄉彎寨小學大地校點一名代課教師。1999年7月從宣威師范學校民代班專業畢業,成為正式在編教師。”劉應山回憶,第一次走上講台就把人生的坐標定在了馬路鄉的小學教育事業上。

從教35年來,劉應山所教的學科在全鄉組織的期末統考中成績突出,連續33年高於馬路鄉鄉平均分,連續20年名列全鄉前三名……優異成績的背后是他恪盡職守、任勞任怨的堅持。

多年前,劉應山剛接手新班時,班裡有位叫馮迎春的同學考試“隻能考個位數”。劉應山抱著“決不讓一個學生掉隊”的信念,利用課余時間為她輔導功課。當時在學校,人們經常看到馮迎春像個“小尾巴”似的跟在劉應山身后學習。經過長期堅持,馮迎春最終順利升入初中。

在劉應山看來,愛是教育的靈魂。在國家未實行“兩免一補”政策以前,因家庭貧困而面臨輟學的孩子比比皆是。碰到這樣的孩子,他總是用自己微薄的工資先墊付學習的生活費用。他所任教的學校是農村寄宿制學校,孩子生病、摔倒跌傷、衣服撕破了,劉應山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在孩子身邊,教會他們自己動手,教他們做飯,為他們縫補衣服、理發,幫助解決燃眉之急。

范家斌:一師一校堅守37年

2018年9月1日,新學年開學第一天,鎮雄縣尖山鄉長安村大山一師一校點,57歲的范家斌繼續著他一師一校的教學生活,這是他在大山一師一校點教學生涯中的第37個年頭。

37年裡,范家斌從來沒有因為條件艱苦而影響教學的熱情,也從來沒有因為一師一校點的教學任務重而退縮。相反,因為眼睛不好,他更加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園丁”稱號﹔因為身處偏遠的一師一校點,他更希望通過他的教學讓學生們能走出大山。

在學校裡,范家斌帶著放大鏡和眼藥水上課已經不是一件稀奇的事。“2000年被診斷為眼底出血、玻璃體渾濁,至今仍未治愈。”范家斌說,眼睛的不適極大地影響了教學工作,課本上的有些字看不清,隻能使用放大鏡﹔上課中途,眼睛不舒服就滴幾滴眼藥水后繼續上課﹔下課回到家后,還需忍著眼睛的不適感接著備課、批改作業。

“因為眼睛的問題,無法完成繼續教育任務,導致職稱無法正常晉升,從2000年至今仍為二級教師。”范家斌說,自己沒有因為職稱無法晉升、待遇沒別人好而降低對自己工作的要求,工作之余仍然加強學習,通過對新教學大綱、班級班務管理和教育教學方法等方面的學習,以新思路、新方法來指導教育教學工作,教學技能不斷提高。今年春季學期,他所任教的一年級語文、數學、道德與法治在考試中分別獲全鄉同級同科第一、第二、第一。

馬証寶:為學生撐起一片天

有這樣一位老師,他撐起了山區孩子的一片天,感動了無數人,他就是被稱為“大山的脊梁”的石屏縣上普租小學教師(兼校長)馬証寶。

上普租是石屏縣異龍鎮最偏僻落后的彝族村寨,這裡交通不便,自然條件非常惡劣,是遠近聞名的高寒特困山區。由於村子分散,為整合教育資源、集中辦學,馬証寶起早貪黑,走遍了9個自然村,耐心細致地向家長做工作。“由於家長觀念落后,不重視教育,加之條件艱苦,學生輟學嚴重。”馬証寶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他想方設法促使家長轉變觀念,讓孩子們進得來、留得住、學得好。他一次次重返村寨,不厭其煩地向家長們宣傳國家關於農村義務教育的陽光政策,讓家長們懂得孩子不讀書不行的道理,並四處呼吁尋求幫助。

在馬証寶的努力下,目前上普租小學在校學生數由2003年的78人增加至200多人,入學率達到100%,鞏固率達到100%。學校的辦學條件也得到了改善,近幾年學校先后建蓋了教學樓、教師宿舍、學生宿舍等,配備了多媒體等教學設備。

“41年來,馬証寶把青春獻給了大山的教育,把愛獻給了山區的孩子﹔鄉間的小路印下了他的足跡,父老鄉親記住了他的名字。”群眾的贊譽,是對馬証寶最好的肯定。

張萌:春風化雨培育新苗

“自1994年走上講台以來,我堅持不斷學習,堅持閱讀有關教育學書籍刊物,虛心向有經驗的老教師請教學習,向年輕教師學習怎樣制作課件等現代教學手段……”在隴川縣景罕鎮中心小學教師張萌看來,沒有堅實、厚重的業務功底,沒有深厚的知識底蘊,沒有先進的教育思想,就無法勝任教師這一職業。

在課改浪潮中,張萌身先士卒,積極踐行景罕鎮的“三段式——八個環節”教學模式以及“小組合作”學習模式。她說,課前認真學習新課標,鑽研教材,認真備課,始終堅持“以學生為主體”的教學原則,吃透教材,明確目標,精心准備教具學具﹔課中採用探究性學習,充分相信學生,大膽放手,力爭做到深入淺出,生動形象,重點突出﹔課后及時批改作業,力爭做到“當堂清”“當日清”並及時反饋訂正,查缺補漏。

對於作業的布置,張萌不搞“一刀切”,而是針對學生的個體差異,給學生制定學習目標,循序漸進,引導學生不斷超越自我。注重對學習困難學生的轉化工作,課后給他們另開“小灶”,採取優秀生與老師交替輔導的方式,幫助他們不斷進步。

張萌習慣寫課后反思,不斷總結課堂經驗。課余時間,她研讀全國數學名師的理論書籍,以提升自身的理論水平。付出總會有回報,2017年,她榮獲省級論文競賽一等獎。

玖三益:探索教改永不停步

玖三益1994年成為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鄉知子羅完小的一名教師,但他未曾想到在此后的工作中,無論是教授小學語文、數學、自然,還是教授中學語文,自己會一直擔任著班主任的角色。“因為是班主任,所以我接觸孩子們的時間更多,這讓我經常思考,怎樣的教學方式才能讓他們更好地掌握知識。”玖三益說。

24年來,玖三益先后在福貢縣匹河怒族鄉知子羅完小、福貢縣匹河怒族鄉中心完小、福貢縣民族中學任教。他在教學中注重將先進的教學理念轉化為教學行為,先后總結出閱讀教學的課題突破——提升閱讀興趣——拓展練習的基本模式﹔在習作教學方面,總結出讀寫一體——交流評改——品評賞析——感受閱讀樂趣的教學方法﹔在口語交際教學方面總結出了情趣導學——同伴互助——語境實踐的教學方法。

思考付諸實踐,玖三益的語文教學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所任教的班級教學質量不斷提高,得到學校、家長的肯定。根據課堂實踐,他完成了《探索語文新課改 提升課堂效果》論文並榮獲國家級一等獎。

“‘腳踏實地,大膽創新’是我教書育人的座右銘。”玖三益說,教學不是照本宣科,而是在新教學大綱的指導下,以各種教學方式營造簡單、活潑、上進的學習氛圍,用學生樂於理解的方法來教學。

潘國華:幫助學生快樂成長

1994年,潘國華被分配到迪慶藏族自治州香格裡拉市東旺小學,因為師資力量不足,在這裡他既當教師又從事財務工作。24年基層工作,從一名普通教師到小學校長,潘國華見証著鄉村教師隊伍壯大的歷程。

“相較以前的招不來、留不住,如今鄉村教師的待遇越來越好了。”潘國華感慨良多。

“過去師資不足,談不上教學理念,現在‘兵強馬壯’,讓學生快樂成長應是每個教師的職責。”在2008年任香格裡拉市三壩鄉白水台小學校長后,潘國華把讓學生在校“健康成長,快樂學習”作為首要任務,以東巴文化為特色強化校園文化建設,通過開展主題活動增長學生知識,支持教師參加培訓提高課堂教學,讓豐富的校園生活激發學生活力。在教學中,潘國華尊重學生的主體地位,鼓勵學生提問質疑,讓每一位學生做學習的主人,他所教學的班級取得了優秀成績。

開展教學實踐的同時,潘國華充分運用自己積累的教育管理經驗,參與任職學校的國家級課題申報研究。在白水台小學任校長期間,他參與教育部中國教師發展基金會《教學多樣化與素質教育》課題組的“山區小學學生行為習慣養成教育”﹔在香格裡拉市虎跳峽鎮小學任校長期間,他參與中國智慧教育《教學改革創新與研究》總課題組“如何開展農村寄宿制小學彝族文化傳承教育”,填補了兩所學校課題研究的空白。(季征 陳鑫龍)

(責編:徐前、朱紅霞)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