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文化濃郁的本土電影如何走遠

2018年09月10日17:29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地域文化濃郁的本土電影如何走遠

  最近,幾部地域文化色彩濃郁的本土電影受到媒體關注。影視如何更為動人地傳承和傳播好地域文化,如何使電影既擁有本土情懷還能為更廣地域的受眾所接受,這引發了觀眾和業內的討論。

  潮汕方言電影《爸,我一定行的》近期上演后,迅速獲得本地觀眾追捧,電影中濃濃的潮汕地域特色讓許多潮汕人都淚眼婆娑,兩天內就斬獲千萬元票房。與此同時,客家方言電影《純真年代》卻慘遭厄運,票房慘淡。據說,近期還有一部潮汕地區拍攝的青春愛情片《草戒指》即將上演。聯想到近些年不斷出現的本土電影,特別是2016年影響較大的《百鳥朝鳳》,一些問題便慢慢地浮現了出來。

  首先是地域特色明顯的本土電影熱潮正在興起,這是中國電影發展的好兆頭。近年來,在電影全球化、娛樂化的背景下,一批有情懷的電影創作者反其道而行之,開始把鏡頭對准自己熟悉的本土文化,記錄故鄉風物和世道滄桑,塑造小鎮青年或山鄉平凡人物,以小成本、本土演員的方式完成一部部誠意之作。雖然這些電影有著明顯不足,但是這種保護、傳承本土文化的情懷是值得贊揚的。

  其次,如何讓這些電影“飛”起來,獲得超越本土的更好傳播,值得繼續思索。《爸,我一定行的》為何能催下潮汕人的熱淚,成為一部既有情懷又叫座的電影,原因不僅僅在電影本身,還在於它有良好的傳播方略——准確的觀眾定位、不錯的劇本寫作、立體的新媒體傳播以及各種促銷手段,都是這部電影成功的一些經驗。聯想到2016年《百鳥朝鳳》的催淚營銷,可以說,在當今時代,傳播手段是電影成功的重要原因。相反,《純真年代》在觀眾定位方面是模糊的,在敘事、新媒體傳播和營銷手段方面不到位,共同造成了它的失敗。

  再次,如何講述“中國故事”至關重要。從一定意義上講,本土電影基本上都在講述中國故事,但講得如何則需要細究。反映地域文化的本土電影不一定非要像《爸,我一定行的》那樣隻鎖定潮汕人,還可以鎖定整個世界。方言並非障礙。要知道,當下大部分歐美或亞洲影片都有中文字幕,人們觀看時並沒有在意演員講什麼語言。《摔跤吧,爸爸》是一部印度本土電影,但它走向全球,成功的原因在於講述的故事打動了世界。親情、父愛、英雄、愛國、榮譽、犧牲等等,都是全人類共同的情感和價值。與此同時,電影也在不斷反映印度人今天的文化特色。中國本土電影應當借鑒這些成功經驗,既反映當今中國的時代文化甚至傳統文化,同時也要將故事講述到超越民族、國家之上的大愛之境。

  最后,電影仍需寓教於樂。本土電影在某種意義上帶有文化保護、傳承甚至教化的功能,但不能忽視電影的基本規律。電影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好看,有娛樂性,但娛樂性是統攝在更高的意蘊之中。今天回頭來看,《百鳥朝鳳》是在講述中國故事,也在一定意義上做到了寓教於樂,但它的問題也很明顯。一是整體基調過於悲壯,故事過於簡單,人物之間的有機轉化方面不太完善﹔二是對嗩吶這一民間技藝的傳承上,電影過多地描繪了過去,卻無法面向未來。這是今天中國藝術如何創造性繼承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難題。誰能藝術地解決這個問題,誰就回答了今天中國文化如何面向未來的問題,這樣的電影不僅僅屬於中國,也必將屬於世界。

  (作者:徐兆壽,系甘肅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西北師范大學傳播學院院長)

(責編:朱紅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