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圍困的小區:有老人4年多基本就沒出過小區

2018年08月23日08:33  來源:雲南網
 
原標題:回家不易出門太難 被圍困的昆明涼亭北場家屬區住戶苦不堪言

居民們自己找來材料填坑   

  位於官渡區的涼亭北場家屬區,被毗鄰的鐵路線與北面的金馬路夾擊於其中。

  在這個建於上世紀90年代、在地圖上都沒有標注的鐵路家屬院裡,住戶感到出行越來越艱難。

  “我們大多都是鐵路上的退休職工,在鐵路上奉獻多年方便大家出行,但現在我們自己住的地方卻無路可走。”住戶們撥通了春城晚報64100000熱線,希望他們的出行難題受到關注。

  對於此事,金馬街道辦事處黑土凹社區居民委員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收到了群眾反映出行困難,但由於這屬於單位內部問題,社區很難干涉。記者跟隨十多名住戶到昆明東站了解情況,一名陳姓負責人拒絕了採訪要求。

  就在居民與昆明東站工作人員交涉時,數米外的鐵路線上,和諧號動車疾馳而過。

  走訪

  小區前后兩端都被堵死

  前日下午,記者來到涼亭北場家屬區。

  過了涼亭社區衛生站數十米右轉沒多久,就迎來一段約30米的爛路,路面呈破碎的龜殼狀,其中一些地方的大坑被碎磚瓦礫和土填起。

  “都是我們家屬院的居民自己撿爛磚爛瓦來填的路,要不然坑得更厲害。”在家屬區居住的石先生說。

  穿過這片爛路,再上一條隻容一車通過的陡坡巷道,左側便是涼亭北場家屬區。9棟紅磚房共住著213戶人,大多是以前在昆明東站上班的退休工人。

  前行約百米,就到了小區盡頭,一道緊閉的鐵門裡是兩棟活動板房。“這是以前單位專門修了做消防通道的路,被這道大鐵門堵了差不多10多年。”住戶們說。

  小區的另一端是一道牆,牆邊能看到兩個石頭門柱,住戶李先生說這裡以前也是一個出口,多年前被堵起來。“一旦發生火災,消防車根本進不來,非常危險。”住戶石先生說。

沒修完的斷頭路

  質疑

  為何修路會半途而廢

  從小區出來下了陡坡,想要避開爛路可往左走,但這裡更為難走。這裡一側是溝渠,中間是堆滿大片垃圾瓦礫的荒地,另一側的土路也狹窄難行。

  “過去這裡是米軌,現在還能看到枕木,后來大家把這裡當成菜地,前兩年單位說要修路,就把菜地推掉了。”李先生告訴記者,大家對修路一直十分期待,然而沒想到,這段路成了他們最無法忍受的痛。

  記者看到,這塊荒地被幾塊木板分隔成兩段,靠近小區長約二三十米的荒地幾乎成為垃圾場,另一段則較為平整。

  “這就成了斷頭路,為什麼修一半就沒動靜了。”一名住戶說,小區道路最起碼應該讓消防車、救護車和住戶私家車通行。“但這樣的垃圾路,肯定達不到要求。”

  “一到雨天就寸步難行。我們進出小區還隻能走這裡,沒有一天鞋上不沾泥。特別是下大雨,這裡就變成泥潭,雨水常常沒過小腿。”有住戶說。

  困難

  行動不便者難出小區

  記者採訪時,徐大爹也來到昆明東站了解情況。徐大爹是鐵道職工,2014年5月起行動不便,出行靠輪椅。“他這4年多基本就沒出過小區。”徐大爹的老伴說。

  當天,徐大爹的侄子張先生向單位請了假,背著徐大爹到昆明東站。“門口坡太陡了,推著老人危險。即便推下來,前面那段路坑坑窪窪,輪椅、嬰兒車還是推不了。”張先生說,在這個小區裡,老人、孩子、行動不便者出門是難題。

  “我們小區就是被圍困起來了,就說那個陡坡,車子開上來有盲區,就今年三四月,一輛車開上來就碾到一個孩子的腳。”一名女性住戶告訴記者。

  據本報駕駛員測試,開車上到陡坡頂時,的確存在視覺盲區。

居民說這裡曾經是一道大門

  記者昨日聯系上小區業主代表孫澤林,他說前日下午和昨日上午他們都到車站開協調會。“目前給我們明確答復說斷頭路不修,如果我們還有意見可以給單位提,也可以向上級部門反映。”

  記者 連惠玲 實習生 阮星茹 文 首席記者 黃興能 攝

(責編:徐前、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