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員熱議扎實推進區域協調發展:破除“藩籬”

2018年03月09日08:39  來源:法制日報
 
原標題:代表委員熱議扎實推進區域協調發展:破除“藩籬”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3月5日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扎實推進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完善區域發展政策,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逐步縮小城鄉區域發展差距,把各地比較優勢和潛力充分發揮出來。

連日來,扎實推進區域協調發展成為兩會代表委員熱議話題之一。多位代表委員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要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扎實推進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相關區域和部門要進一步破除“藩籬”,形成創新發展的利益共同體。

區域協調旨在為民謀利

“為了來北京參加全國兩會,我專門辦了一張京津冀交通‘一卡通’。”3月6日,河北代表團分組審議政府工作報告,全國人大代表、保定市委副書記、市長郭建英發言時的這句話,引發了不少代表對於京津冀協同發展的討論。

2017年,京津冀三地同步完成了交通“一卡通”互聯互通工作,使用一張“一卡通”可以在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地級市乘坐公交、地鐵刷卡乘車,並享受當地票價優惠政策,極大地方便了居民出行。京津冀三地“同城出行、同城優惠”模式形成的背后,是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實施四年來所取得的巨大成就。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在李克強總理此次政府工作報告中,“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重點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再次寫入。

2014年,京津冀將交通一體化、生態環境保護、產業協同發展作為三地協同的重點領域率先突破。如今,協同發展的各項福利已經開始惠澤三地居民:天更藍了,“一小時”交通生活圈建立起來,京津名校開始在河北興建分校,三地實現跨省異地就醫住院直接結算。

“2017年,廊坊把城鄉低保等六項保障水平全部城鄉合一,一次性提到全省最高,其中三項達到京津水平,成為全國少數實現城鄉低保合一的城市。”在3月8日的河北團媒體開放日上,全國人大代表、廊坊市委副書記、市長陳平透露,京津冀交界核心區域廊坊已經在標准化學校建設、與京津品牌醫院合作共建等方面取得成效。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此背景下,區域協調發展具有了更加現實的意義。”全國政協委員、常州大學史良法學院院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曹義孫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區域協調發展是新時代解決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途徑。

均衡公共服務減小差距

“創新人才。”當被記者問及目前影響協調發展的最大“藩籬”,全國政協委員、民進上海市委副主委胡衛不假思索地說,當前區域間制約人才流動發展的瓶頸是客觀存在的,人才是區域協調發展面臨最大的問題。

事實上,人才流動發展受限的背后是區域間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和生活環境存在的差異。因此,打破京津冀行政藩籬,打破“一畝三分地”的思維模式,推動協同發展,成為京津冀協同發展相關規劃的宗旨。

由於京津冀三地管理體制機制和法規、規范、標准不協調,以及受行政分割的管理體制及三地之間在發展水平、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和商業環境等方面的較大差距所羈絆,通過立法、協商破除相關“藩籬”成為首要任務。

2015年起,京津冀三地人大開始協同立法工作,創新環保領域執法方式成為首項成果。同時,三地大量行政規范隨之調整。據了解,僅在交通方面河北就廢止了26件不適應協同發展的規范性文件,並與京津兩地交通運輸部門就清理意見達成一致。

然而,破題前進之路仍未到終點。全國政協委員、北京網元聖唐娛樂科技公司董事長孟憲明發現,在被京津包圍的河北廊坊三河、大廠、香河這北三縣,仍然存在“斷頭路”,交通一體化仍需推進。“數量龐大的就業者選擇居住在北三縣,每天經通州到CBD等北京城區工作,不僅路途耗費時間長,也推高了沿途交通流量,無形中加劇了北京的‘大城市病’。”孟憲明告訴記者。

“京津冀協同發展背景下,要提高醫療衛生等公共服務水平,必須秉持共贏、均等、統一理念,通過三地協商、合作,逐步融合為‘區域性公共服務’,降低區域間資本、技術、人才、勞動力等流動成本,共享設施和資源,最終實現均等化。”全國人大代表、廊坊第六中學教師何金英說。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區域協調發展的三大目標:“要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生活水平大體相當。”不論是京津冀協同發展還是其他地區區域協調發展,仍然任重道遠。

科學規劃優化區域結構

因為利益,人為設置的協調發展“藩籬”必須破除,但區域協調發展並非簡單地敞開大門、轉移產業。“區域發展不平衡是客觀事實,區域協調發展不能破壞相應的結構,不要結構失衡。”曹義孫說,要通過協調發展縮小區域差異,但不能任由資本驅利的流動。

胡衛對此持相同觀點。他告訴記者,各個城市、不同地方要發揮不同的功能,區域協調發展要避免重復建設、重復發展。“好多地方都在建所謂世界級大城市,這是不行的。要發揮網絡節點城市的作用,而不是建那麼多一線城市,要注意各自不同功能的實現。”胡衛說。

相對於河北省其他城市產業升級轉移的轟轟烈烈,承德在京津冀協同發展進程中顯得有些“孤單”,因為承德在協同發展中承擔著更為艱巨的任務。“塞罕壩在涵養水源、筑牢京津冀生態屏障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全國人大代表、河北省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北曼甸林場場長張利民說。

“生態保障同樣是對區域協調發展作出的貢獻。”曹義孫說,區域協調發展過程中,一定要針對地方長遠發展和人民群眾利益進行統籌安排、科學規劃,形成發展利益共同體。

“規劃科學是最大的效益,規劃失誤是最大的浪費,規劃折騰是最大的忌諱。”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已經成為京津冀協同發展及其他區域協調發展規劃的根本指引。

如今,北京的副中心整體規劃中包含了河北廊坊的北三縣,河北相關規劃也嚴控北三縣人口規模和開發強度﹔雄安新區抒寫新時代區域協調發展“春天的故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已經報批……區域協調發展正在為新時代奏響凱歌。(周宵鵬)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