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代表委員熱議脫貧攻堅:精准施策補短板 堅決打贏攻堅戰

2018年03月09日08:17  來源:雲南日報
 
原標題:精准施策補短板 堅決打贏攻堅戰

夯實基礎 注入發展動力

“要致富,先修路”,這是我國多年扶貧工作中讓人耳熟能詳的口號之一。雲南不少貧困地區山高谷深、江河縱橫,以交通為代表的基礎設施落后,直接造成農副產品銷路不暢、旅游資源無法開發,發展滯后。補齊基礎設施短板,夯實加快發展基礎,成為不少貧困地區的共同挑戰和重要任務。

“交通不通、困在路上,制約了我們經濟社會發展和脫貧攻堅的成效。”昭通市市長郭大進代表說,交通落后是昭通最大的瓶頸和最短的短板,突出表現為“最先一公裡”和“最后一公裡”都有明顯不足:“最先一公裡”主要是交通大動脈沒有形成,使昭通的區位優勢和資源優勢沒有得到有效發揮﹔“最后一公裡”就是到村到戶道路沒有完全實現連通。對此,昭通將搶抓機遇,聚焦縣縣通高速目標和高鐵建設,打通大動脈、建好扶貧路、建設大樞紐,為脫貧攻堅和跨越發展提供強大支撐。

“對怒江來說,當前已進入脫貧攻堅的關鍵期,補齊短板、夯實基礎是關鍵。”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人大常委會主任馬正山代表對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要制定西部大開發新的指導意見十分關注,希望國家能進一步加大對雲南邊境少數民族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力度。他建議,應給予雲南邊境少數民族地區階段性差別化政策,在產業發展、生態保護、教育、醫療等方面加大投入,帶領大山裡的群眾共同過上小康生活。

打好脫貧攻堅戰,產業扶貧是“重頭戲”。隻有充分發揮產業扶貧的“造血”功能,才能夯實脫貧基礎,從長遠上促進貧困群眾脫貧增收。迪慶藏族自治州州長齊建新代表介紹,得益於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的關心支持,迪慶州正加快培育一批特色產業,例如大力發揮在海拔、土壤、氣候等方面優勢發展中藥材產業,開發林下資源發展鬆茸、虫草產業,以及加快發展全域旅游產業等。他特別提到,香格裡拉的葡萄酒產業正實現快速發展,生產的紅酒已出口到多個國家和地區,走向高端市場,為地方經濟和群眾增收提供了有力支撐。

深挖窮根 增強內生動力

扶貧先扶志,扶貧必扶智。脫貧攻堅千難萬難,最難的是內生動力不足。當前,隨著脫貧攻堅戰向縱深推進,脫貧政策日益精准,體制機制更加順暢,扶持力度前所未有,但扶貧工作越走到“最后一公裡”,內生動力問題越成為“硬骨頭”。不少來自脫貧攻堅戰最前線的代表委員對這一情況有著切身的體會。

“生活富了,腦袋不能窮了。”姜建萍代表是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文體廣電旅游局的干部。作為一名基層文化工作人員,她認為,“治貧”必先“治愚”,在貧困地區大力發展文化事業,通過公共文化設施扶貧和文化惠民扶貧,提高貧困地區人民群眾的思想文化素質和科學技術水平,引領更多群眾從精神、物質上齊步“脫貧致富”,是促進貧困地區經濟發展、從根子上和長遠上實現脫貧、改善群眾生活的關鍵所在。

啃下“硬骨頭”,完成硬任務,扶貧要扶到群眾的心坎上、扶起群眾的精氣神,就必須充分發揮我國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充分依靠黨領導下的組織體系、動員能力和干部隊伍,從根子上解決脫貧內生動力不足的問題。對此,代表們有著共識。

“基層黨組織是脫貧攻堅的戰斗堡壘。”譚德才代表是永善縣茂林鎮永興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這位當了30年村干部、堅持不懈帶領群眾增收脫貧的“雲嶺楷模”用自己的經歷生動詮釋了這句感悟。他表示,基層黨組織和村干部工作在脫貧第一線,不僅直接掌握著最真實的貧困情況,而且是最直接的脫貧責任人,希望國家出台更多政策,鼓勵更多大學生到基層工作,為基層帶來新的發展思路。

“如果不組織強大的工作力量來推進,哪怕錢花得再多、項目再多也落實不了。”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長李文輝代表介紹,怒江州委、州政府抽調精兵強將組建“脫貧攻堅和基層黨建實戰隊”,州、縣(市)分級選派隊員,每個單位每批次派出三分之一的干部職工,3年內選派萬名干部充實到農村一線,保証每個貧困村的村民小組(自然村)都有實戰隊,每戶貧困戶都有實戰隊員幫扶。

八方支援 匯聚強大合力

中央定點扶貧、東西部扶貧協作、企業扶貧,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多年來,全國全社會的傾情支援為雲南扶貧事業提供了強大助力,也讓雲南各族同胞深深感受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要實現如期全面脫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需要匯聚起社會扶貧的強大合力。

“建議國家給予參與扶貧事業的企業更加充分的優惠政策,引導更多的企業積極履行社會責任,參與到‘萬企幫萬村’活動中。”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政協主席黃麗雲委員介紹,三峽集團對景頗族進行幫扶,對該民族群眾改變生產生活面貌、實現增收脫貧起到了極大推動作用。但當前主要是國有企業積極投身脫貧攻堅事業,對民營企業參與脫貧的激勵政策還不充分,導致其積極性還不夠高。她建議從國家層面統籌協調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履行社會使命、投入脫貧攻堅,動員更多有實力的企業幫扶挂鉤邊疆貧困村,匯聚更多社會力量參與脫貧攻堅。

作為一名“院士”代表,朱有勇最希望把“科技扶貧”4個字叫響。近年來,他率領的研究團隊推廣的冬季馬鈴薯無公害超高產技術示范和應用已成為科技扶貧的成功典范。“雲南邊疆少數民族地區有很好的資源,但是由於缺乏科技和市場,沒有很好地把資源利用起來。”朱有勇說,在定點扶貧工作方面,已經有大量的院士、博士戰斗在雲南的脫貧攻堅第一線,科技成果的轉化帶動了當地綠色產業發展,帶動了大量貧困群眾脫貧。

“去年是迪慶藏族自治州建州60周年,回顧過去,迪慶州經濟社會發展和社會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都離不開黨中央、國務院的關心支持,離不開各界的大力幫助。”齊建新介紹,在脫貧攻堅中,上海市直接挂鉤迪慶州,昆明市、曲靖市、玉溪市分別挂鉤香格裡拉、維西、德欽3個縣,多個廳局、企業也在對口幫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例如,不少挂鉤企業組織貧困家庭青壯年勞動力到省內外務工,不僅直接增加了他們的收入,更讓他們開闊了眼界、提高了素質,不少人返鄉后創業,起到了很好的帶動作用。(張寅 陳曉波 左超 瞿姝寧 楊之輝 趙崗 尹瑞峰)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