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銀行青睞可轉債 中小行競逐IPO融資

2018年03月09日09:43  來源:中國証券報
 
原標題:上市銀行青睞可轉債 中小行競逐IPO融資

  利差收窄、非標回表增加資本計提壓力、銀行資產擴張等多個因素引發的銀行“補血潮”仍在延續。今年以來,已有常熟銀行、江陰銀行、無錫銀行三家上市城商行完成可轉債發行,截至3月5日,商業銀行中待發的可轉債規模高達1885億元。另一方面,不少中小銀行擬通過登陸A股拓展補血渠道,據中國証券報記者統計,目前在A股排隊IPO的銀行數量已達16家。

  進入“補血”賽道

  進入2018年,商業銀行發行可轉債呈現井噴態勢。無錫銀行於1月30日正式發行可轉債,規模達30億元。無錫銀行表示,募集資金將用於支持公司未來業務發展,可轉債轉股后將按照相關監管要求用於補充本行核心一級資本。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5日,商業銀行中待發的可轉債規模高達1885億元,包括平安銀行、江蘇銀行、中信銀行等六家銀行。

  商業銀行去年就開始大舉發行可轉債,2017年一年有五家商業銀行計劃或完成可轉債發行,規模達1650億元。而過去十年,僅有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和民生銀行發行過可轉債,合計850億元。

  一邊是多家上市銀行借可轉債“輸血”,另一邊是地方銀行扎堆沖刺IPO以圖拓寬資本補充途徑。証監會最新披露的信息顯示,截至目前滬深兩市共有16家銀行處於A股IPO正常排隊名單之中,處於“預先披露更新”狀態的排隊銀行數量達9家,5家處於“已反饋”階段,兩家處於“已受理”狀態。

  監管資本劃分為一級資本和二級資本,一級資本又分為核心一級資本和其他一級資本,IPO、定增、可轉債、優先股、二級資本債是當前銀行進行外部資本補充的主要途徑。根據《商業銀行管理法》相關規定,IPO、定增、轉股后的可轉債均可用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優先股可用於補充其他一級資本,二級資本債可用於補充二級資本。

  華南某銀行人士對中國証券報記者表示:“就補充一級核心資本而言,IPO和可轉債是當前最受追捧的兩個工具,定增相對偏弱。主要原因是去年2月份再融資新規對上市公司定增時間間隔及融資額進行限定,可轉債卻不受限制,政策支持使得可轉債備受青睞。此外,可轉債融資成本較低,可減少銀行財務支出。”

  除了抓緊補充一級核心資本外,商業銀行也逐漸加快其他類型資本的補充步伐。其他一級資本方面,2017年招行、上海銀行、貴陽銀行、杭州銀行四家銀行發布優先股發行預案,募資總額近600億元。

  二級資本方面,數據顯示,2017年全市場累計發行129隻二級資本債,累計發行規模達4964億元,數量和規模分別較2016年增長約39%和116%。日前央行發布2018年第3號公告稱,資本補充債券(包括但不限於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和二級資本債)可以在觸發事件發生時實施減記,也可以實施轉股,進一步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具有創新損失吸收機制或觸發事件的新型資本補充債券。

  聯訊証券分析師認為,銀行未來存在較大補充資本金壓力,一是2018年底前,各家銀行都要滿足《巴塞爾協議III》的監管要求,有部分非上市銀行仍未達標,目前提前達標的銀行存在惡化下降的可能性。二是表外非標回表帶來的增量信貸會使銀行資本計提壓力顯著增大。三是現有的監管環境下,過去一些利用同業科目或通道間接放貸,以減少資本計提的做法會被完全禁止,銀行未來面臨較大的考核壓力。四是“302號文”等監管文件讓過去“代持”、抽屜協議等出表方式失去了意義,考核時點更高的資產總額與不良將給銀行帶來更大的資本考核壓力。

  恆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董希淼表示,從整體上看,部分銀行在近年來非標、理財、表外業務發展較為迅猛,由於受新的監管約束需要大量的資本補提,面臨一定資本補充壓力。

  拓寬資本補充渠道

  一位上市券商銀行分析師認為,在這場“補血”競賽中,一些中小銀行可能更迫切,主要是其此前通過同業、表外和監管套利快速擴張規模,現在面臨更大的調整和合規壓力。他表示:“以往一些中小銀行規避計提資本的一種常用手段是利用應收賬款,由銀行表內資金購買券商資管、信托、同業理財等產品,置於應收賬款科目下,再由這些產品戶投資非標等風險權重較高的資產。但在實際計提資本過程中,很多資管產品戶會出具假清單,幫助銀行少計提資本或不計提資本,這一模式在2017年以來的金融整頓過程中已經無所遁形。”

  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方式包括內源性補充和外源性補充,內源性補充是指銀行通過留存盈余轉增資本金,外源性補充則指定增、優先股、可轉債、引入戰略投資者等。一位銀行業內人士表示,無論是哪一種資本補充方式,從資源、操作難易上都會更傾向於具有穩健的經營能力和規范治理的銀行,一些中小銀行尤其是未上市銀行因此處於弱勢。

  該人士指出,如內源性補充方式,留存盈余轉增資本金實質是通過釋放利潤來補充資本,要求銀行有較強的盈利能力和較高的利潤增長,但此前依靠監管套利的中小銀行已經出現‘縮表’和利潤增速下滑,該路徑難以成行。外源性補充方式方面,上述上市券商銀行分析師指出,相比上市銀行可以通過IPO、可轉債、優先股等多種方式並舉補充資本,未上市中小銀行“補血”渠道比較有限,主要方式包括向大股東定增或發行二級資本債。這兩種方式也不好做,一方面不少未上市銀行的大股東是國資,目前地方政府財政限制比較嚴格,向大股東發定增比較困難﹔另一方面,二級資本債隻能補充二級資本,對補充一級資本毫無作用,且流動性收縮背景下,二級資本債的發行成本將會攀升。

  “這種情況下,不少未上市銀行正在積極尋找戰略投資者注資,但更多是抓緊沖刺IPO,從根本上拓寬資本補充渠道。”某股份制銀行內部人士指出。不過,董希淼表示,銀行業的基本面向好,但發展速度將有所減緩,無論是資產和負債的規模,還是營業收入增速均呈現下降趨勢,部分銀行可能由於淨利潤增速下降(主要源於息差縮窄、不良資產對利潤的侵蝕)、ROE下降(主要源於杠杆的下降)等因素,影響其IPO的進程。

  開啟節流模式

  上述銀行業內人士指出,除了沖刺IPO、豐富資本補充途徑之外,節流也是中小銀行當前降低資本補充壓力的另一重要渠道,包括降低風險權重資產、對資產信用風險進行結構性調整。

  聯訊証券分析師認為,在表外非標被堵截后,實體中仍然存在的融資需求,能回表的會盡量回表,以表內貸款的形式得到滿足。但貸款對銀行而言是一項重資本的業務,大部分企業貸款計提風險資產的權重是100%,銀行每增加一筆貸款,加權風險資產就會增加相同的額度,所耗用的資本金會比過去發展的同業業務來得多。此外,目前銀行整體負債端的成本上行速度要快於信貸利率,存貸業務耗費的資本金與其為銀行賺取利潤帶來的淨資本補充並不對稱,擴張存貸業務對於銀行資本充足率的壓力會持續存在。

  “一方面,雖然非標回表對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總體影響有限,但仍對一些股份行、未上市中小銀行造成較大壓力﹔另一方面,外源性資本補充方式不具有可持續性。因此拓寬補充資本途徑之余,銀行還是要想辦法降低風險加權資產這個分母,以提升資本充足率,或降低資產擴張的步伐,減少高風險資產的敞口。”上述上市券商銀行分析師指出。

  該分析師認為,這一趨勢下,銀行紛紛將業務重點轉向個人零售或者小微企業貸款,主要原因是零售業務的資產在銀行表內風險加權資產的佔比更低,例如符合標准的小微企業債券佔表內信用風險加權資產的75%,個人住房抵押貸款佔表內信用風險加權資產的50%,而一般企業債權佔表內信用風險加權資產達100%。

  “由對公轉向個人零售、小微企業貸款的轉型並不容易,這個過程會比較緩慢,一來零售基礎的建立無法一蹴而就,二來零售業務的單筆數額很小,不容易放量,而一家大企業一筆貸款就有幾百億,但一筆個人貸款最多也就一兩百萬,轉型過程還需投入較高的人力成本。”上述銀行業內人士指出。

  董希淼認為,銀行優化資本管理還應當進行資產信用風險的結構性調整和有效管控。一是轉變盈利模式,注重輕資本業務的發展。發展現金管理、資產托管、財富管理、財務顧問、代理保險、代理債券等中間收入業務,提高非息收入佔比,減少資本消耗。二是資產端上重視標准化債券產品的盈利貢獻。標准化債券產品佔用的風險資產較低,銀行投資AA-以上等級的ABS佔用的風險資產權重為20%,在非保本理財中,標准化債權類銀行非保本理財無需計提資本。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