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為底色 印度電影得以超越國界

2018年03月08日10:52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以“愛”為底色 印度電影得以超越國界

  被影迷期待了許久的印度電影《小蘿莉的猴神大叔》,上周五登陸內地院線。習慣了“神翻譯”的印度片名,也習慣了印度片“一言不合就跳舞”,自然,也就對印度片的“套路”不稀奇了,可《小蘿莉的猴神大叔》依然能夠打動人心,讓觀眾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

  有不少觀眾,是奔著片中的小蘿莉沙希達和薩爾曼·汗飾演的帕萬去的。鬼馬精靈的小蘿莉與憨厚質朴的大叔,這樣的組合一向會讓人產生溫柔情緒,再加上天然帶有催淚功能的“尋親”主題,又點綴以超越國別與文化的“大愛”,《小蘿莉的猴神大叔》很容易得到好評。

  和此前的印度片一樣,《小蘿莉的猴神大叔》依靠夸張的對比和飽滿的感情來吸引觀眾。大叔與蘿莉的對比,准女婿與岳父的對比,印度與巴基斯坦的對比……這使得觀眾在觀影過程中,時刻都在打量和對比,很容易浸入故事。至於飽滿的感情,一方面體現在帕萬不辭萬苦也要送小蘿莉回家這個近乎瘋狂又執著的想法上,另一方面也體現於無數知道真相的巴基斯坦民眾,蜂擁到國境線送英雄帕萬這個情節上。

  你可以不被大叔與蘿莉之間慢慢養成的“父女”情感打動,卻無法阻止影片結尾帶來的熱淚盈眶——當巴基斯坦與印度兩國人民,相隔國境線把眼光聚焦於一個英雄身上,一方是送別,一方是迎接,你會深刻地感受到,所謂的民族沖突以及文化差異,甚至戰爭仇恨,都會被愛所化解。

  因為這個情節設計,《小蘿莉的猴神大叔》的格局便得到了提升與突破。熟悉印度電影的觀眾會發現,他們在主題提煉方面,總是能夠做到舉重若輕,惹人淚下,催人反思。印度電影和作為世界商業電影主流的好萊塢一樣,熟練地掌握了精神升華的途徑,讓觀眾在笑、在享受的同時,心靈也能夠得到一次洗禮。

  回顧這幾年引進中國公映的印度電影,“愛”已經成為主流價值觀。在中國成為熱門話題的《摔跤吧,爸爸》,是一部講述愛的電影,爸爸為了讓女兒在男尊女卑的印度擁有作為女性的尊嚴,用嚴格的訓練,把兩個女兒培養成擁有獨立生存能力的摔跤手,父女感情也在一次次碰撞與交鋒當中實現了升華﹔《神秘巨星》也是一部以愛為底色的勵志故事,如果沒有母親的支持,小女孩尹希婭就沒有可能繼續自己熱愛的唱歌事業,而母愛是具有全球共通性的。

  以“愛”為邏輯主線,你會發現被稱為是“印度史詩巨作”的《巴霍巴利王》,也是一個愛戰勝恨的故事﹔《我的個神啊》更是彰顯了當代印度年輕人對愛的坦誠與忠貞態度……如果說好萊塢常年把“個人英雄主義”當成創作核心,那麼現在可以確定,“愛”已經成為印度電影的表達核心。

  正是因為有“愛”這個前提與底色,印度電影才敢於觸碰有關政治、宗教、信仰等敏感話題。看印度電影裡有關這些元素的情節,中國觀眾有時會心驚肉跳,覺得印度電影人未免太大膽,但往往看完全片,卻會對印度電影充滿欣賞,而忽略了觀看過程中的那種擔心。“愛”是一種絕對正確的價值觀,以“愛”為立足點來直面敏感話題,印度電影人不躲避、不躊躇,用硬碰硬的方式去面對,最后用柔軟來化解,不但贏得了本土電影觀眾的支持,還讓對印度有敵對心理的國家也往往無話可說。

  印度電影的成功,對中國電影人最大的啟發,不是技術與技巧層面的,而是格局層面的。如何站位,如何抓取一個靈巧卻堅不可摧的立意點,以及如何找到可以應對一切責難的價值觀,才是中國電影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在大好的市場環境下,中國電影人是該向印度片好好學習了。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