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縣委書記去調研(人民眼·大興調查研究之風)

記者王漢超 王偉健 楊文明

2018年02月09日08:4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跟縣委書記去調研(人民眼·大興調查研究之風)

  楊承新(右四)與施工方一起算基礎設施投入賬。李學忠攝

  蔡鬆濤(右二)調研考城鎮新農村社區。資料圖片

  沈國芳(左一)調研污水處理廠。王 煒攝

  “正確的決策離不開調查研究,正確的貫徹落實同樣也離不開調查研究。”黨的十九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在全黨大興調查研究之風。

  如何讓改革發展穩定各項任務落下去,讓惠及百姓的各項工作實起來,推動黨中央大政方針和決策部署在基層落地生根?郡縣治,天下安。縣委是我們黨執政興國的“一線指揮部”,縣委書記是“一線總指揮”。“羊群走路靠頭羊”,縣委書記的調查研究開展得怎麼樣,至關重要。

  發達地區的縣委書記在忙什麼?深度貧困地區的縣委書記在做什麼?已宣布脫貧摘帽地區的縣委書記還要干什麼?今年1月下旬,本報記者兵分三路,坐標分別是西部的雲南寧蒗、中部的河南蘭考、東部的江蘇吳江,跟隨這3個地方的縣(區)委書記,記錄下他們一天的調研之路。

  1月23日,寧蒗縣委書記楊承新的車一直往山裡開,下一步扶貧搬遷、前面已經拆掉的私搭亂建、安置區正在配建的小學醫院,都卡著進度,每個環節都在啃硬骨頭。

  1月26日,蘭考縣委書記蔡鬆濤事先沒打招呼,沿省道隨機進村走訪,調研基層組織建設。這項工作連續幾年“調研—推進—再調研—再推進”,蘭考脫貧摘帽以后,需要一輪新的調整。

  1月31日,蘇州市吳江區委書記沈國芳的車一直沿著河湖轉。吳江在太湖之濱,號稱“百湖之城”,印染業是當地支柱產業,也是污染大戶,當下正是治污轉型的攻堅期。

  讓我們隨著3位“一線總指揮”,下一線看個真切。

  正在攻堅脫貧的雲南寧蒗——

  調研完3個點,所有人的鞋都變成了土黃色

  雲南寧蒗縣是個彝族自治縣,橫斷山脈貫穿全境。早上8點多出發,縣城路面還鋪著一層薄霜。縣委書記楊承新上車先介紹,在這裡調研得有好體力,不然一天下來,根本堅持不住。

  全縣平均海拔超過2300米,30%以上的貧困發生率,近7.8萬人尚未脫貧、1.9萬人要易地搬遷。到這些點上調研,都要跨峽谷、進大山,路途崎嶇遙遠,“所以調研間隙要學會碎片化休息。”

  自然條件標注了扶貧難度。在新營盤鄉,當楊承新問到阿魯村通村道路的硬化情況時,鄉裡的回答有些缺底氣。楊承新當即說,那就實地去走走看。

  走了百余米,果園中就露出幾座危舊土坯房。穿過果園,走進戶主家裡,楊承新得知,這一戶果園年收入超過兩萬元,從收入上說已經算脫貧,“三評四定”時全村也沒認定他家是貧困戶。

  站在村民院壩,楊承新同鄉村干部聊:“收入上脫貧,住的仍是農村危房,收官時候怎麼評估?橫斷山區地震多發,一旦有閃失,就是大事!”

  “症結是鄉裡布置到村裡,后面就不管了。我們的工作還沒有下沉到位,沒有做到對群眾每一個具體困難負起責任。”楊承新一針見血。

  “住”的問題,是寧蒗扶貧中的關鍵環節,楊承新尤其重視。寧蒗是雲南易地搬遷貧困群眾進城安置最多的縣之一,沒太多經驗可借鑒,隨時都在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下鄉之前,楊承新先是連續看了3個安置和配套項目,盯著看進度幾乎成了他的日常功課。“一面在拆,一面在搬,一面在建,時間要嚴絲合縫,爭分奪秒,不敢疏漏。”

  縣城邊的寧蒗河畔是拆遷規模最大的區域。多年來,群眾自發易地搬遷造成私搭亂建,路不通、水不通、拆不動。從麗江到寧蒗,進城這一小段路,時常要堵上一兩個小時。

  楊承新帶隊調研,就發現違建多用空心磚,不少臨建搭得很湊合,說明其主人不是沒有被拆的心理准備。入戶問,人人嫌臟堵亂,唯獨擔心隻拆群眾不拆干部。接下來干部帶頭,一下子就打開了局面。

  寧蒗縣投資2.4億元啟動了九年一貫制學校建設,還將一批易地搬遷貧困戶的安置點選在了學校、醫院的中間地帶,把一塊本可以開發房地產的寶地,讓給了脫貧安置。

  在工地調研,楊承新催進度、問資金、了解農民工工資發放,還不忘催促春節前裝修好幾間樣板房。“做貧困群眾的工作,得讓老百姓看見實實在在的東西。”

  在縣中醫院遷建現場,楊承新顯然有些急了,“醫技樓怎麼還沒動工?雨季再動工可就來不及了。8月必須完工,10月醫院就要完成搬遷。這裡牽動著全縣健康扶貧的進度!”

  調研完前3個點,所有人的鞋都變成了土黃色。楊承新說,隻要調研認識充分,很多問題三五個關鍵人就能解決。如果隻在辦公室裡,問題都是排隊等開會,調研使工作現場前置。所以調研越多,開會越少,抓扶貧的效率就越高。

(責編:徐前、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