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劇為何難出精品(藝海觀瀾)

2018年02月09日09: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玄幻劇為何難出精品(藝海觀瀾)

漫畫  

徐鵬飛

一些制作者忙於把原著粉絲和明星粉絲轉化為改編作品的消費者,卻沒有在內涵挖掘和藝術錘煉上進行沉潛,最終將傷害這門藝術的根基

大概從2005年《仙劍奇俠傳》開始,得益於網絡小說改編和技術進步,玄幻逐漸成為國產劇重要類型。在剛剛過去的2017年,這一類型影視作品仍然不少,《三生三世十裡桃花》《上古情歌》《醉玲瓏》《軒轅劍之漢之雲》《擇天記》等作品紛至沓來,但除了年初《三生三世十裡桃花》關注度較高外,其他作品並沒有激起多大浪花。玄幻劇已經略顯疲態。

類似中國古代志怪小說、西方魔幻電影,玄幻劇是創作者將常規物象幻化變異從而為觀眾帶來超現實奇異感受的敘事藝術。得益於數碼技術日新月異,遮片繪畫、計算機圖形渲染、運動控制等新技術普遍採用,玄幻劇營造出更加逼真視聽體驗,讓觀眾情感得到宣泄。與此同時,模式單一、情節雷同、演技不在線、人設荒唐等問題越來越被人詬病,使得這類作品豆瓣評分普遍在3—5分(滿分10分)。反觀國外幻想題材影視劇,無論《指環王》三部曲還是《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不僅成為經典之作,其衍生作品直到今天仍然受到關注和期待。國產玄幻劇為什麼產量大卻難以留下精品呢?

概觀這些玄幻劇,故事內容大多是人、神、魔甚至飛禽走獸在架空世界裡陪伴著男女主人公追尋虛無縹緲的愛情,故事虛浮,主題輕淺,視野狹小,又缺乏打動人心的真情實感。相比於悠久華夏歷史留下浩如煙海的上古神話、志怪文學、神魔小說,這些玄幻劇往往只是披著古人外衣,並沒有從中吸取足夠養分、挖掘深度內涵,因而情感蒼白、意義稀薄。比如,某玄幻劇有不少《山海經》元素和上古神話影子,但僅僅作為符號存在,並未與故事本身有機融合在一起。再比如,“渡劫”在古典小說中指神仙們通過修煉來提升法力以渡過劫難,而玄幻劇中的渡劫則是一場接一場戀愛,丟掉中國傳統天人合一、以天下為己任的大氣磅礡而僅囿於一己悲歡之中。與之相比,《指環王》立意“創造屬於英國的神話”,作品更是大量借用北歐傳說及史詩《貝奧武甫》的內容﹔同為通俗文藝的武俠小說之所以留下金庸等人經典之作,是因為它發展了傳統武俠小說類型敘事,為俠義精神賦予新意義,作品對中國傳統巧妙化用更是俯拾皆是。

學者袁珂在論述古代神話起源時認為,“神話的產生,是和現實生活有緊密的聯系的”。幻想題材大眾文藝作品受到人們歡迎,最重要的是透過超現實想象表達對社會現實的思考。遠者如《聊齋志異》對社會矛盾的揭露和批判,近者如《蜀山劍俠傳》對民國亂世的思考,就連“天仙配”“白蛇傳”這樣的愛情主題作品,也是古代人擺脫封建制度枷鎖,向往自由美好愛情的觀照。而玄幻劇與生動描繪現實社會、巧喻世俗百態的傳統是斷裂的,很難看到具有鮮明現實關懷、表達主流價值觀的玄幻作品。光怪陸離的影像如果剝離現實關切,最終將隻剩下“顏值”、炫景和喧囂。

互聯網環境下成長起來的青少年群體是玄幻文藝最大推動者,他們尋求新奇故事和瑰麗想象的審美趣味牽動著資本的熱情。一些浮躁的制片單位為賺快錢和高收益,祭出粉絲經濟的“法寶”,忙於把原著粉絲和明星粉絲轉化為改編作品的消費者,卻沒有在內涵挖掘和藝術錘煉上進行沉潛,最終將傷害這門藝術的根基。從文化傳統和現實條件而言,中國玄幻劇有希望出精品、出佳作,如果不用心經營,從炙手可熱墮落成明日黃花,實在令人惋惜。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