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猝死醫生惹爭議:“官話”究竟少點啥

2018年02月09日09:13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學習猝死醫生惹爭議:“官話”究竟少點啥

  2017年12月,安徽省80后基層醫生方培虎,在值班時因積勞成疾,不幸猝死在工作崗位上,年僅31歲。2018年1月25日,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區衛生與計劃生育委員會一則《關於在全區醫療衛生系統開展向方培虎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引起軒然大波,不少醫生和網民表示,不學,要好好活著。

  難道離世醫生的犧牲奉獻精神不值得褒揚、繼承嗎?細看這份《決定》會發現,實際上,其中並無出格與過激的言論。樹典型,立標杆,是各行各業的普遍做法。畢竟,有了榜樣才有前進的方向。從這個層面上講,裕安區衛計委的決定似乎並無不妥。然而網友卻仍舊不買賬,並由對個案的些許議論,逐漸發展為整個網絡輿論場的議論。這份看似有些老套的《決定》,潛藏著大問題,首先就在於官方的表述沒有跟上新時代的步伐,仍停留在舊的語境中。

  所謂語境,簡單來說,就是同一句話,在不同身份、時間、地點和情境下會出現不同的理解。具體到官方的表述,在形式上看似沒有變化的“我說你聽”,在語境上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往的“我說你聽”,實際上是一種單向傳播——承載信息有限,且不會受到質疑。而在“萬向傳播”的今天,“我說你聽”儼然已成“政府說的話供網民品評”,相關機構由傳播過程中的“甲方”變成了“乙方”。

  在這樣的語境中,說什麼和怎麼說就顯得尤為重要。遺憾的是,一些官方表述依舊沿用過時的老路子,隻說自己想說的,不說群眾想聽的。就此事而言,方醫生的后事是否已經辦好,是否對家屬進行了慰問或妥善安置,是否採取了相應措施保障醫生的正常休息、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這件事帶來的深刻教訓是什麼,這些問題的答案在哪裡,網友沒看到。

  新時代,語境變了,樹立榜樣的方式過時了嗎?並非如此。《決定》被議論,更多是因為沒有找對需要解決的問題。歷史上,名醫都比平常人要長壽,比如李時珍活到75歲,朱震亨活到77歲,葉天士活到79歲,藥王孫思邈傳說活過百歲。而在生活和醫療水平不斷提升的今天,2017年中國人均壽命也已經達到76歲。方醫生猝死於31歲,確實令人惋惜。

  帶著這樣的問題去看《決定》,難免讓人有“隻見醫生倒下去,不見保障制度樹起來”的感覺。從這個層面理解質疑的聲音,會發現質疑的對象並非是兢兢業業為人民服務的精神,而是對勞動者自身權益得不到保障的擔憂與共鳴。正如網友@南希所說,醫生缺的不是奉獻精神,而是免於加班猝死的保障。

  此外,通讀《決定》,總有種“職業固化”的味道在裡面。所謂“職業固化”,即用職業的刻板印象去定義人,人的屬性首先服從於職業特性。比如醫生必須蠟炬成灰淚始干,老師必須春蠶到死絲方盡,子弟兵必須忠孝不能兩全……在《決定》中,有這樣的話語,“無論他是否值班,都堅守崗位一線”,在區衛計委看來,這樣的行為是值得鼓勵和效仿的。這樣一來,主動加班這一原則進一步被固化到醫生職業的刻板印象中去。這與網絡輿論場所關心的如何減少年輕人猝死的議題相逆﹔也與上級要求的“年輕人要少熬夜”理念相悖。更何況一味強調加班,拋開身體是否能夠承受不談,工作效率如何保証?這樣的消耗如同白天點蠟燭,既照不亮別人又燃盡了自己。

  說到底,這個《決定》最缺少的就在於人文關懷,通篇隻見方醫生如何關懷病人,不見如何關懷“方醫生們”。這次學習活動的方式不可謂不豐富:學材料、搞座談和寫體會,這些恐怕都要佔用醫生們的時間,而出門診、查病房、值夜班和寫病歷這樣的工作也是絲毫不能減少的。這樣一學,會使其他醫生愈加疲勞。

  幾天前,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司令員韓衛國在《致陸軍官兵家屬的一封信》裡說,“在父母生病臨終時、在妻子生子臨產時、在孩子升學臨考時,隻有沒有打仗任務和確實離不開的特殊任務,都必須及時請假回家。對於父母生病不回家、妻子生產不照顧、家庭有難不幫助的個別官兵,不但不表揚、不宣揚,而且還要對他的真實品德進行考察”。短短幾句話,理念、細節與關懷,無一欠缺,贏得網絡輿論場一片贊譽。而這,或許才是官方聲音在這個新時代應有傳播方式。(曹珂 王帝)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