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大理推進移風易俗:不擺殺豬飯 不怕沒臉面

本報記者 楊文明

2018年02月05日08:2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不擺殺豬飯 不怕沒臉面(歲末年初探作風)

  巍山縣南詔鎮新村干部到范家村黨員活動室外粘貼《新村村委會各村民小組客事從簡自治條例》。楊 穎攝

  1月末的雲南大理,天氣轉涼,農事漸少,客事增多。

  走進大理州巍山縣南詔鎮新村村委會大院,新村黨總支部書記何成林正在忙,“擱以前,我這一星期得有兩三天考慮去哪家做客吃飯。”

  曾經,大理州的“客事”已從單純的人情成為赤裸裸的“人情債”。“人情”少則一兩百,多則一兩千。請客的,你家八大碗,我家就上十六個菜。村民深受其害,又無可奈何。

  很多時候,因為辦客事會殺豬,老百姓稱之為“殺豬飯”。2017年,大理州的“殺豬飯”,比往年都少了些。實際上,減少的不僅是“殺豬客”,保守估計,2017年大理州各類客事減少過半。

  人人叫苦 無人受益

  建個房子至少請三次,多的時候一天做客四五場

  訂婚結婚、滿月周歲、升學喬遷、長壽生日,老人過世喪事喜辦,清明掃墓也得辦,曾經,在大理州,要說清楚有多少種客事並不容易。

  “‘殺豬飯’多的時候,村裡會殺豬的人一天得殺十幾頭,有的村民小組摁豬的人都不好湊。”何成林說,之前幾年他平均一年要做客六七十場,“多的時候,一天得四五場。”

  一次客事,並非一頓飯那麼簡單,往往得持續三天。“第一天請幫忙的人吃飯叫‘相幫’,第二天是正客,第三天還要答謝幫忙的人叫‘酬客’。”何成林介紹。

  在大理州巍山縣南詔鎮,建一次房一度至少得請三次客,上梁一次、封頂一次、喬遷一次﹔每加蓋一層,還得再多請一次。何成林說,“有的村民家裡沒啥大喜事,豎個大門也請客事。”

  而一旦請客,基本上整個村子都是客。“村裡的人,要麼同族,要麼有姻親關系,對辦客的人來說,少請哪個也不行﹔對接到請帖的人來說,少去哪家也不行。”何成林很無奈,“再晚也得去,不去,以后這家的工作很難做﹔家家去,咱這點工資也是捉襟見肘。”

  客事之風緣何愈演愈烈?何成林認為,“就是攀比,送人情的肯定‘虧’,但辦客事的也不‘賺’。”何成林說,對村民而言,最大的損失還不是“人情”,一戶辦客,基本上全村做客,“要在往年這個時候,你來村裡到處都有喝得醉醺醺的村民。按照一個工一天100元、50桌每桌10人,光這筆損失就是5萬塊錢。”

  無人獲益、人人叫苦,這樣的客事攀比之風如何不再繼續?

  村規民約 限制辦酒

  一年省下五六千,不再擔心被別人看不起

  2017年5月1日開始,新村村委會通過村民協議,約定村民隻能辦理喪事、婚宴、老人80歲以上(含80歲)整壽,其他客事一律不得辦理。

  “起初有老人抱怨,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80歲。”新村村委會范家村村民小組長范建平說,協議實行之前,也確實有幾戶搶著辦。

  不過,5月1日后,羅家村村民小組羅洪彬外孫女的滿月客被村裡勸了下來,原以為羅洪彬會滿腹怨言,誰知他卻說,“勸停了也好,以后大家都不辦了,省心省錢。” 羅洪彬是才脫貧的建檔立卡貧困戶,“不支出就是最大的扶貧,以前一年到頭光人情就送出去七八千塊,村裡規范辦客事,這塊的錢至少能省下五六千。”

  “在不少村,客事成了脫貧最大的敵人。”南詔鎮紀委書記陳樹坤說。為此,南詔鎮出台建議性規定:除婚事、喪事、長壽客外,滿月、周歲、升學、應征入伍、老人生日、豎大門、喬遷、開業等原則上僅限於近親屬參加,禁止以任何方式變相請客收禮。簡化辦客方式,婚事客、長壽客不得超過50桌(每桌10人計),喪事客應盡量從簡。正席不超過10個菜,葷素各半,不招待高檔煙酒飲料。

  “有的村子是60歲以上老人一人一生允許選辦一次長壽客,尊重各村村民意見。”陳樹坤說, 實踐中各村辦理客事的范圍並未強行統一。

(責編:徐前、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