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年討不回工錢!農民工工資為何不能按月開?

2018年01月03日15:16  來源:新華網
 
原標題:7年討不回工錢!農民工工資為何不能按月開?

  近年來,我國持續加大力度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農民工欠薪問題得到緩解。2017年1至11月,我國各地區勞動保障監察機構共查處欠薪案件12.8萬件,為281萬名勞動者追發工資等待遇224.5億元,案件數量、涉及勞動者、追討資金數同比分別下降38.2%、14%、28.3%。

  不過,“新華視點”記者最近調查發現,歲末年初,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仍在多地發生,有的農民工被欠薪7年多,有些農民工已找不到當年雇佣自己的包工頭……

  “工資被欠兩年了,包工頭都聯系不上了”

  到底是哪些行業、什麼人在拖欠農民工的工資?

  記者調查發現,建筑領域仍是欠薪“高發區”。濟南市農民工綜合服務中心近四年累計為農民工討回欠薪7450萬元,其中建筑領域達6548.6萬元。

  記者在東北一省會城市建筑部門走訪發現,接待農民工討薪的辦公室一上午有十多伙人來咨詢,多涉及工程建設。老家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鄭鐵,2007年開始在山東、海南、河南等工地打工,基本都在建筑行業,“每年老板都會壓兩三個月工資,2011年在山東威海被欠下2萬多元,已經過去7年了,到現在也沒要回來”。

  此外,經常受理農民工討薪的河南世紀唐人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閆煒說,由於近年來餐飲行業不景氣,這個領域的欠薪問題也開始明顯增多。

  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主要是一些勞務公司或者包工頭。哈爾濱市建筑企業管理站一位負責人介紹,在近期接到投訴的30多起案件中,多是因為包工頭、勞務企業沒把工資付給工人。

  2015年,黑龍江省伊春市朗鄉鎮西沙村李建平和20多個村民參與哈爾濱市一所學校建設,工資至今仍未討回。勞務公司2016年給這些農民工打了30多萬元欠條,但現在已經聯系不上勞務公司負責人,“工資被欠兩年了,現在包工頭人影都找不到了”。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一些大型企業因“三角債”故意欠薪。一位業內人士介紹,大型建筑公司拖欠工資,有時因為資金鏈斷裂被迫欠薪,有時也會因為“三角債”故意拖欠。比如一些政府投資工程項目拖欠工程款時,有的大企業為了讓地方政府及時補上款項,故意不給農民工發放工資,以此給地方政府施加壓力。

  如果強烈要求與企業簽正式合同、按月付工資就沒有活干

  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我國出台了工資按月支付、工資保証金制度等很多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解決農民工工資被拖欠的規章制度,但不少規章制度不能落實到位。

  早在2004年有關部門聯合下發的《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暫行辦法》就規定,按照依法簽訂的集體合同或勞動合同約定的日期按月支付工資。此后多個規章都要求落實按月足額支付工資規定。但河南財經政法大學社會保障研究所所長王增民介紹,當前,建筑行業很多工資都是項目結束或者春節前一次性結算。

  在國家機關、國有企業和事業單位多是按月支付工資,為什麼在農民工這裡就難落實?據多位專家說,建筑工程大多是項目制,一般項目完成后公司才會拿到全部工程款,所以很多勞務公司或者建筑公司往往不按月發工資。

  同時,也有一些企業故意拖欠農民工工資,將項目建設中的風險轉嫁給農民工。“這實際上是用農民工工資墊付了一部分工程資金。”王增民說。

  要做到按月支付,依法簽訂勞動合同建立職工名冊是重要前提。但記者了解到,目前,很多農民工和建筑企業之間沒有正式的勞動關系。農民工在依法維護自身權益時經常缺乏有效証據。

  勞動合同為何難簽訂?李久波是和李建平一起討薪的農民,不僅2015年這次欠薪沒簽合同,今年打工還沒簽。他說:“周圍沒聽說有簽合同的,都已經習慣了”。一位城建部門人士介紹,現在,建筑市場“人多活少”“僧多粥少”,如果農民工強烈要求按月支付工資、簽合同,很可能就沒有活干,或者不好找活。

  一旦農民工工資被拖欠,啟動工資保証金是一個有效辦法,也會對企業形成一定約束。但工資保証金制度難落實。

  一些專家分析,由於監管不到位等原因,個別企業不交保証金,或者打折交。即便全額交了,有的企業還因連續欠薪,出現工資保証金不夠償還農民工工資的情況。

  確保“勞有所得”要落實好既有規章

  “建筑工人有分散、流動的特點,讓他們自己爭取簽訂合同、按月結算工資,捍衛權利,是不現實的。”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盧暉臨認為,關鍵是要把好企業這一關。相關行政部門要去督促、檢查企業是否簽訂合同、是否按月支付、是否交納保証金。對不執行相關規定的企業上限處罰,讓簽訂工作合同成為常態,“通過制度安排從根本上防范農民工欠薪”。

  專家建議,針對建筑工程結算周期長等問題,應該強制建筑公司或者勞務公司通過技術手段做好工程量計算,為工資按月結算打基礎。

  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考核辦法》,進一步落實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的屬地監管責任。有關專家認為,通過行政考核加強監管,能讓地方政府提高重視程度,督促各部門落實責任。

  此外,還應加快推廣一些地區的試點經驗和典型做法。專家建議加快推廣勞動用工實名制、農民工工資周薪制、跨省農民工欠薪聯動機制、法律綠色通道、拖欠工資“黑名單”等做法和經驗。(記者管建濤、張志龍、宋曉東)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