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無用的書是土壤 有用的書是肥料

2018年01月03日09:49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俞敏洪:無用的書是土壤 有用的書是肥料

  我是一個蠻喜歡閱讀的人,從小就開始讀書,后來有幸進了北京大學,大學四年整個宿舍基本上比的就是誰讀了什麼書,很少會去比誰找了什麼女朋友,因為當時反正也找不著。

  非常慶幸我在做公司的過程中,從來沒有放棄過讀書。我讀到好書會不自覺寫書評,寫完書評就會發到我自己的自媒體上,還有新東方的媒體上面,讓更多人分享我的讀書感悟。從大學畢業到現在,一年翻閱一百多本書,認真讀的書達到十幾本到二十本。讀書量還是蠻大的,非常雜,主要依據兩條線。

  一條線是所謂無用的書籍,歸入精神享受類的書籍,不是指導你的日常生活,不是菜譜,也不是告訴你一個工具如何使用,也不是告訴你這個企業是如何管的,這種書籍對我的吸引力非常大。因為我是北大文科出身,喜歡讀歷史、哲學、文化之類的書,包括現在年輕人的網絡小說、網絡詩歌散文,也都是我閱讀的方向。

  第二條線是有用的書,對我來說有用的書,某種意義上是能夠指導我把教育行業和產業做得更好的書。這一類書包括科技類的作品,因為大家都知道現在哪個行業都不能離開科技。從李彥宏的《智能革命》到吳軍的《智能時代》、李開復的《人工智能》都是我閱讀的書籍,包括現代企業管理、能源管理、領導力等書籍。

  我的閱讀習慣有三個方面——

  第一,始終堅持在適當的時候讀紙質書,比如在家裡坐在非常舒服的沙發上,泡著綠茶或者紅茶,我就會讀紙質書籍。所謂的書香,必須有書的油墨香味才有這種感覺。我家裡的紙質書籍有一萬多本,每個月以30—50本的速度在增加,每年購買新書的速度是500本左右,再加上出版社給我寄的書就更多了。

  第二,讀電子書,24小時不離身,我已經購買的有三千多本電子書。我是一個總是在路上的人,每年坐飛機180多次,再加上坐火車、堵車,我一般有一到兩本紙質書放到箱子裡面。300頁左右的書我大概用五到六小時比較認真就能夠讀完。如果出兩天差我就會帶電子書。現在新書上傳速度非常快。其實電子書和紙質書從來不是一種互斥關系、矛盾關系,我覺得這在我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現在還要讀碎片文章。微信群中所讀到的一些文章觀點其實在書籍中是讀不到的,盡管這些觀點的表達有時候碎片化,只是一帶而過,但是有時對我們的思想和思考能帶來沖擊性的影響。我的手機微信裡收藏了將近一萬篇文章,大多是我從標題上感到這篇文章值得去讀,沒時間讀就先收藏,我用所有現代化的工具來為自己彌補知識做准備。

  行走是另外一種閱讀。每年我帶著書到全世界旅游的時間也還是不少的。比如今年我走了柬埔寨,我在去柬埔寨以前把各種有關柬埔寨歷史——吳哥王國、紅色高棉政權的書籍進行認真地閱讀和研究,再去這個國家旅游時,我發現自己不僅僅是吳哥古跡普通的旅行者,還會進入它的歷史中間,會進入它的現實中,體會老百姓的生活。

  我把讀無用的書和旅游當成是我的土壤,把讀有用的書當作我的肥料,讓我這棵樹、也讓新東方這棵樹能夠在這個過程中蓬勃生長。讀書有沒有用不重要,因為我們讀書了,我們與眾不同。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