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隊員和盜寶者之爭

記者 史春波

2018年01月03日09:49  來源:錢江晚報
 
原標題:考古隊員和盜寶者之爭

  水下考古隊發現的海撈瓷。(資料照片,由考古隊提供)

  考古隊員在水下作業。

  2017年12月27日,寧波北侖,國家水下文化遺產保護寧波基地所在。

  幾百塊船板,靜靜地躺在160平方米的水池裡,這一躺,已經快四年了。

  這艘船,就是水下考古者在象山發現的“小白礁Ⅰ號”。這艘清代沉船在漁山列島海域的發掘,轟動一時。

  這只是中國眾多水下沉船中的一艘。

  千百年來,多少中國人,漂洋過海,乘風破浪,開啟了海洋文明和海上商貿的繁榮,卻也發生了多少帆折船沉的海難,葬送了多少海洋英雄夢。

  千百年過去了,他們的夢想和寶藏,又有多少至今還長眠海底?

  中國水下考古隊員要做的,就是尋找他們,發現他們,還原他們,趕在瘋狂的海上盜寶者之前。

  從漁民的瓷片尋找沉船

  當金濤第一次在海底看到這艘沉船時,他感覺到了幸運和興奮。在他的下水生涯裡,這一次特別難忘。

  那是“小白礁Ⅰ號”發掘的最后一天,他下了水。“運氣特別好,我看到了它。”

  那天,海底的能見度出奇地好。這艘木船,靜靜躺在眼前。打撈起來后,幾百塊船板被送到了基地。金濤就負責后續的處理。

  幾年來,他不知給船板換了多少次水。

  泡在淨化過的水池裡,是為了給船板脫鹽和脫硫,近兩百年的沉睡海底,日積月累,船板吸入了大量的海鹽,要脫離,同樣需要很多年。而鐵釘的腐蝕,同樣產生了很多硫化合物。

  “脫鹽脫硫只是第一步,之后我們還會進行組裝,向公眾還原展示一艘相對完整的清代木船。”他說。

  要發現一條沉船是艱難的,需要大量的資料調查,實地走訪,也有運氣的成分。

  比如,這條清代沉船的發現,線索來自一名漁民,很多年前,他在那片海域撈到過幾個瓷片。

  當然,這僅僅是最初始的信息。

  “海面是流動變化的,他雖然指認了大概的位置,但其實我們搜尋的范圍卻多達幾萬甚至十幾萬平方米。依舊如同大海撈針。”林國聰這樣告訴錢江晚報記者。

  他和隊員們不斷比照史料中的蛛絲馬跡,以及其他漁民的口述,用設備對目標海域進行掃測,在茫茫大海中鎖定幾個疑點,最終還是要靠人下水,挨個潛水探摸。

  浙江的海底藏寶圖

  那麼,浙江海底有多少這樣的沉船,除了沉船,還有什麼樣的寶藏?

  這是個謎。不過,林國聰和他的隊員們正在努力破解。他的腦海裡有一幅浙江的海底藏寶圖。

  從2006年開始的五年時間裡,他們首次對浙東沿海水下文物普查。

  林國聰介紹說,水下考古調查隊走訪了浙江沿海近100個瀕海鄉鎮,經過1500余人次的地面調查,共發現了約200條水下文物線索,確認了沉船遺址5處、水下文物點7處、其他水下遺存2處,初步繪制出一幅浙江“海底藏寶圖”。

  “小白礁Ⅰ號”的發掘只是一個開始。

  林國聰說,接下來,他們會對“小白礁Ⅰ號”的發現地漁山列島海域做一次重點的調查。“下面應該還有沉船。”

  為什麼選擇這片海域?

  林國聰分析說,在史料記載裡,漁山列島海域不僅是我國遠洋航行線上的一個重要站點,比如鄭和下西洋就經過這裡,而且歷來是沉船事故高發區。

  比如《象山交通志》記載,光緒九年,“懷遠”號船失事,死了165人。民國二十一年就有三起沉船事故。

  “重要的位置,惡劣多變的海洋氣候和頻繁的往來船隻,造就了這裡的古沉船群。”林國聰說。

  對於他們正在准備的這個海域尋訪,水下考古隊員們懷著更多的期待。

  和盜寶者的不斷較量

  浙江的海底藏寶圖具體是什麼樣?林國聰笑笑說,這可不能告訴你。

  有寶物,總會引來盜寶者。發掘“小白礁Ⅰ號”時,就有可疑的船隻,在附近停留。林國聰報了警。

  發掘海底文物,其實是考古隊員和海撈者的一場較量。

  “要趕在他們發現之前,發掘遺址。”林國聰說,難得的是,“小白礁Ⅰ號”是一艘少見的沒有被盜撈過的古沉船。他們把考古趕在了盜撈之前。

  而更多的時候,是收拾盜撈過后的殘局。林國聰經歷了太多這樣痛心的見聞。

  林國聰舉例說,像碗礁Ⅰ號、南澳Ⅰ號、華光礁Ⅰ號……這些廣為人知的大型水下考古項目,全是跟在盜撈者后面所作的“搶救性發掘”。

  最有名的一個事件是1984年5月,英國“職業撈寶人”邁克爾·哈徹在南中國海上探得清代沉船“哥德馬爾森”號,悄悄盜撈起15萬件中國瓷器,125塊金錠和2門青銅鑄炮。

  一年后,這些瓷器現身荷蘭的嘉士德拍賣行。一次性拍賣數量如此巨大的中國文物,很快引起全球轟動。

  來源於沉船的海撈瓷不斷登上各大拍賣場。

  但這也拉開了中國水下考古的序幕。

  1987年,中國歷史博物館成立水下考古研究室。1989年,我國第一批水下考古人登上歷史舞台,一場與瘋狂盜撈者的國寶爭奪戰,由此開始。

  林國聰是第三期全國水下考古隊員,從2004年至2014年期間,他參加了當時所有的水下考古項目,可在過去的很多年裡,每一次深海的尋寶,對他而言,充滿了遺憾和痛心。

  由於國內外文物熱、收藏熱的不斷升溫,沿海地區非法盜撈日益猖獗。甚至還出現了專門以此為業的“水鬼”,潛入深海,搏命撈寶。他們盜撈的方法粗暴。

  林國聰印象最深的是參加福建平潭 “碗礁Ⅰ號”沉船的發掘。“真是很糟糕。”他說,漁民們的多次哄搶,使得遺址破壞嚴重,海底散落著大堆大堆的瓷器殘片,到處可見殘破的瓶、碗底、碟片、熏黑的船板 ,“收拾殘局”成了考古隊要做的第一件事。

  林國聰說,那些天,常有被人監視的感覺。他們走到哪兒,文物販子跟到哪兒,哪兒的文物價格就漲。他們前腳走,盜撈船后腳來。他們白天干,盜撈船晚上伺機盜撈。

  “台風一來,海上的風浪有三四米高,海事局要求海上所有船隻必須撤。考古船一直堅持到最后才撤。兩三天台風過去,等我們再回來,沉船表面剛清理出來的文物已經全沒了,被盜撈得非常徹底。最糟糕的是,盜撈者嫌船板礙事,通常會野蠻破壞,一條古船就這麼毀了。”

  發掘結束,共出水完整文物1萬7千多件,但據專家分析,被盜撈的文物數量不少於1萬件。“我們還是來晚了!”林國聰痛惜地說。

  “但(盜撈)在浙江較少,有個原因是海域的現實狀況,海水能見度低,很難撈,還有就是各種警戒做得也比較完善。”林國聰說。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