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基金會:政策鼓勵可以更“大膽”一點

2018年01月03日10:17  來源:人民政協報
 
原標題:社區基金會:政策鼓勵可以更“大膽”一點

  發展社區社會組織是完善社會治理體系的重要抓手。近年來,隨著社區社會組織不斷增多和發展,各地社區服務的有效供給有了較大程度的提升。在這一背景下,社區基金會的應運而生,將為社區層面的公益事業提供更多助力。

  近期在四川成都舉行的中國基金會發展論壇上,多家基金會聯合舉辦了名為“社區基金會中國路徑的發展與挑戰”的平行論壇,與會者對當前的實踐模式進行了探討。

  從全國層面來看,社區基金會絕對數量並不多,但並非新鮮事物。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等地已有成熟實踐模式,發展速度很快,其背后的主推力量來自政府。一種來自業界的廣泛呼吁是,政策鼓勵或許可以更“大膽”一點。

  政府是主要“推手”

  據統計,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中國以“社區基金會”命名的基金會有77家。目前,上海與廣東深圳是重要的試驗地,這77家基金會中,上海有20家,深圳有25家,兩地數量佔到了總數的71.4%。

  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院副研究員胡小軍對此有專門研究。他介紹,當前社區基金會的驅動力來自3個方面:政府推動、企業推動和社會推動。總體而言,政府驅動的規模最大,無論在深圳還是上海,政府驅動來自區和街道兩個層面。

  近年來,各級政府逐漸意識到發展社區基金會的重要性,先后出台了系列政策鼓勵和促進其發展。比如深圳就出台了《深圳市社區基金會培育發展工作暫行辦法》,上海出台了專門的《上海社區基金會建設指引》等。最新的政策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改革社會組織管理制度促進社會組織健康有序發展的意見》,其中強調要大力發展社區社會組織,胡小軍認為,社區基金會是社區社會組織非常重要的一個類型。

  各地看待社區基金會的視角不一。比如廣州發布了《關於培育發展社區社會組織的意見》,將社區社會組織分為公益慈善、社會事務、社區服務、文化體育、議事協調5個類別,社區基金會被納入“公益慈善”類別中。

  胡小軍介紹,如果將我國社區基金會的發展歷程分階段,可以劃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民間探索,最重要的參與者是非公募基金會,比如廣東省千禾社區公益基金會,最開始沒打算做社區基金會,做著做著就把社區基金會納入了業務范圍。

  第二個階段是政府主導的階段。胡小軍說:“從2013年開始,以上海洋涇社區公益基金會的成立為標志,中國社區基金會的發展進入政府驅動為主導的階段。”據了解,該基金會由上海洋涇街道辦事處發起成立,是上海市首家具有公募資質的社區基金會,也是上海基層政府探索城市社區治理的試點。

  錢從何來?如何花?

  社區基金會的資金從何而來?胡小軍介紹,當前各地社區基金會籌資模式有5種。

  一是面向公眾開展小額勸募,雖然規模不大,但是一些社區基金會已經開始嘗試了,比如上海洋涇社區公益基金會每年募款就有三四十萬元﹔二是一些社區基金會發展永久性的基金,比如廣東省千禾社區公益基金會有1700萬元的本金﹔三是社區基金會設立項目類專項基金,可以由企業設立,也可以由個人設立﹔四是資源的匹配鏈接,比如深圳永安社區基金會,基金會拿出一半資金作為配捐﹔五是社區慈善信托,利用信托收入服務於本地發展。

  錢來了,如何花出去?目前,社區基金會在資金使用方面有幾種模式。第一種模式是在社區做項目,直接服務於社區居民,救助困難家庭和困境兒童,提升社區服務質量﹔第二種是購買服務,資助慈善機構將項目落地到社區,為社區提供專門的服務,比如深圳的鳳凰社區基金會,每年拿出一筆資金資助一家社區服務機構,為社區內的“歸巢子女”提供服務﹔第三種是資助以社區居民為主體發起的社會組織,比如深圳市南山區蛇口社區基金會,其資金用於資助當地社區居民發起的老年大學、攝影團隊和業主委員會等。

  “還有一種模式沒有出現,就是投資。”胡小軍說,“比如社區需要養老服務,基金會可以投資一家社會企業類型的養老服務機構去滿足服務需求。”

  期待更大政策推動力

  針對目前社區基金會的現狀,政策倡導怎麼做?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徐家良建議,政府應增強對社區基金會的重視度。他舉例說,上海市江岸區將培育社區基金會作為“三社聯動”的一個示范點,在討論如何發展社區基金會時,邀請政府官員參與其中,起到重要作用。

  徐家良認為,政府鼓勵社區基金會發展,首先要制定文件,目前制定各種促進社區基金會發展的條例和辦法大多由地方民政部門制定,“我認為,是否可以由一級政府制定,出台地方性法規?”徐家良說:“在明確社區基金會的地位時,不能簡單地將社區基金會功能定位於籌資路徑,它是一個理順各方關系的平台,不僅對政府有利,也有利於社區社會組織發展。”

  第二個關鍵問題是稅收。目前,社區基金會的稅收優惠政策問題尚未解決,一些地方進行了探索,比如上海,政府出資購買社會服務時,將委托方的稅同時交了,這樣才能保証給予委托方完整的項目經費。另一個是所得稅的問題,徐家良認為,包括社區基金會在內的基金會,應該獲得相應的免稅資格。

  人才培養方面,目前社區基金會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缺人。人們對社區基金會應該如何運作並不熟悉,徐家良建議,相關政府部門應對專業人才培訓方面給予政策性的傾斜,同時,從職業分類方面予以相應的規范。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