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協將啟動“史上最大規模內部機構及崗位調整”

2018年01月02日08:26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中國足協將啟動“史上最大規模內部機構及崗位調整”

今天是2018年第一個工作日,中國足協將召開全員會議,關於足協“史上最大規模內部機構及崗位調整工作”將得到明確。伴隨著調整的將是足協內部相當一部分元老級成員從各個核心職能管理崗位的淡出,以及各類專業人才的入替。

而在足協高層成員重新分工之后,領導班子也不排除出現人員變動的可能。一系列的調整實際上也是為接下來的中國足協換屆創造條件。

足協員工元旦假期不平靜

事實上,從去年9月中旬足協重新規劃女子部、競賽部、青少部職能,並增設男、女足精英青訓部開始,足協員工就意識到,隨著新任黨委書記杜兆才主管協會工作,其新思路將不可避免地體現在內部機構調整中。在去年12月22日武漢舉行的職業俱樂部會議上,杜兆才通過PPT文件拋出的一攬子有關職業聯賽、青少年、女足工作的設想,實際上已將足協機構調整與改革框架勾勒成型。換言之,2017歲末,中國足協內部機構及相關人事調整方案已設計完畢。

據悉,年前足協主要領導根據分工,已分別找到各部門正、副職干部及部分年輕業務骨干談話。對於調整的結果,足協員工大都有預感,但具體何去何從,也都隻有等到今天的“動員會”后才會有答案。可以說,相當一部分足協員工在剛剛過去的這段假期裡並不平靜。

人員調整幅度空前

在中國足協的發展歷程中,內部機構調整及人事變動很正常,回望過去十余年,這一類調整往往集中在協會原有成員的范圍內,“空降”比例及調整幅度相對有限。但此次調整卻將發生很大變化,僅去年下半年,青少部、女子部、技術部、國管部、市場部、職業聯賽理事會執行局等核心業務部門都出現了中層正副職干部的崗位調整,有些被調整的干部在原崗位剛剛工作半年左右,如此前從青少部調整到國管部的業務骨干鄭超勇很快又擔任精英青訓部負責人,原技術部副主任郭炳顏“回歸”國管部等。

但這些調整或許只是“試水”,隨著杜兆才與新到任的足協專職執委蔡勇漸漸熟悉協會情況,調整將朝縱深發展。由於調整意在分工細化從而提高足協工作效率,因此部門“增容”也在所難免,有消息顯示未來中國足協下設部門將由現在的11個增至28個左右,甚至還會根據業務需要進一步擴增。目前,中國足協位於北京東四環邊上的新辦公地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裝修,新辦公室多達40間,這也是為了滿足“足協業務細化分工”的需要。

足球專業人士將受重用

中國足協落實內部機構調整還要依托於雄厚的人力資源。從以往體制內60個編制到適應足球改革需要擴招到100人以上的規模,再到如今全社會范圍廣納賢良,中國足協對於人才的需求與日俱增。此前,足協領導也不止一次提出,未來協會招募人才將不拘一格,甚至不排除從地方會員協會、俱樂部招募賢良到足協挂職。去年下半年,杜兆才原來在田管中心的得力助手費建、劉潔分別出任了足協男足精英青訓部負責人和市場部副主任,而中奧路跑原總經理王簡上周剛剛出任福特寶公司副總經理,就參加了公司與燕京啤酒有關足協杯贊助合作的簽約活動。如果說上述干部得益於杜兆才對舊將信任的話,那麼林樂豐、李樹斌、孫雯、肇俊哲等足壇名宿陸續到崗則表明,足協下一步工作將廣泛重用專業人士。

足協加大內部改革力度,歸根結底還是為提高工作效率與收益。但在大膽任用新人和年輕骨干的同時,足協部分元老級干部將面臨抉擇。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人為足球管理事業做出貢獻后,迎來了職業暮年。一些人經過本輪干部輪崗后,因年齡無法干滿4年任期的需要,將面臨著退休。據了解,根據全新分工,杜兆才分管男女足青訓部,足協副主席李毓毅分管執行局、中超公司、競賽部和青少部,蔡勇分管國管部、女子部、技術部、市場部和福特寶公司,中國足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張劍分管外事和法務,專職執委林曉華分管裁判辦和辦公室等行政部門,但近期還傳出了張劍、林曉華可能離開足協的消息。

青訓、經營和國家隊成重中之重

從已經調整的情況來看,青少年足球、市場開發與經營、國家隊建設將是接下來中國足協工作的重中之重。據了解,圍繞著青少年足球部門分工細化,中國足協接下來將推出一系列有關青訓工作的新計劃。除職業聯賽U23新政、設立海內外青訓中心外,中國足協還將力促各類青少年精英人才的挖掘與培養,甚至不惜重金將不同年齡段有潛質的青少年球員送到高水平足球國家去鍛煉。前不久,全興體育公司以單季超過100萬的價格拍下未來5年全國青少年足球比賽用球專屬權,可以看出,商家已捕捉到足協重青訓的信號。

而劉潔、王簡迅速擔任經營部門的要職也從側面反映出新的足協領導班子在重視社會效益的同時,注重創造經濟效益,換言之,中國足協要爭取“名利雙收”。由於王簡是作為中奧路跑總經理到任福特寶公司的,他此來恐怕也不可能長時間在副總的位置上,現任福特寶公司總經理董錚則有可能通過輪崗到中超公司擔任要職。

原計劃於近期召開的全國足代會之所以還沒有確切日程表,據稱也是因為換屆及相關議程有待本輪足協崗位調整完成后才能定下來。因此足協的此次“大換血”意義非常重大。

(責編:朱紅霞、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