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新發現種子植物物種168種 當新物種遇上舊名錄

記者 楊文明

2017年02月27日09: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當新物種遇上舊名錄(美麗中國·調查)

新物種保護種質採集員在野外採集。資料圖片

核心閱讀

怒江金絲猴、高黎貢白眉長臂猿、漾濞槭……近年來,雲南省接連發現新物種的同時,也遇到了一些開展保護的新問題。發現新物種,到底難不難?未列入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名錄,能不能得到保護?保護新物種,還有哪些舉措要完善?

在雲南,“發現植物新種都算不上新聞”

“其實在圈子內,發現植物新種都算不上新聞。”一位植物分類學者告訴記者,雖然在東部發達地區很難發現新物種,但在生物多樣性豐富的雲南,發現新物種的概率並不低。

“我們團隊幾乎每年都能發現五六個疑似的植物新種。”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採集員張挺告訴記者,到現在才發現的物種,往往分布區域較狹窄,或者數量極稀少。

據悉,野外調查和對現有標本的深入研究,都可能發現新的生物類群,從而對生物物種名錄進行補充。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標本館工程師方偉提供的數據顯示,2011年以來,發現於雲南省並合格發表的種子植物物種(包括種下等級)有168種,這些新發現的物種,要麼具有獨特的區別於現有物種的形態特征,要麼通過形態學和分子生物學証據可確認為新物種。

“新發現的生物類群幾乎都是狹域分布的特有物種,大部分新物種往往在被發現時種群和個體的數量都不大。”方偉認為,雲南省新生物類群的不斷發現,尤其是研究較為深入的種子植物仍有新屬的發現,表明雲南省內的物種多樣性仍有較大的挖掘潛力,需要進行持續深入的野外科學考察、調查和研究。

與種類繁多的植物相比,發現動物新物種相對要難得多。不管是2010年才被新發現的怒江金絲猴,還是前不久新認定的高黎貢白眉長臂猿,都在國際上產生了巨大影響。

“前者是新發現的物種,后者則是一直被認定為東白眉長臂猿,但通過科研認定為新物種。”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研究員蔣學龍告訴記者,發現新的靈長類,絕非易事。不過,蔣學龍說,並非所有新發現物種都屬於瀕危,“近年來,我們在野外科考過程中也曾發現新的鼠類,但是其種群數量可觀,分布也比較廣泛”。

不少新物種進不了保護名錄,但並不代表得不到保護

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規定,國家對珍貴、瀕危的野生動植物實行重點保護,不過該名錄卻極少調整。不管是怒江金絲猴還是高黎貢白眉長臂猿都是幸運的,盡管是新發現或新認定物種,但是作為金絲猴、長臂猿,兩者均是所有種群都被列入保護名錄。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發現,我國公開調整野生動植物保護名錄的次數屈指可數,僅在1993年、2003年和2014年做過簡單修改,除此之外已多年未調整。這也意味著,從法律規定上,不少新物種盡管比國家一級保護動植物還少,但卻無法受到同等保護。

不過,沒進名錄並不意味著完全得不到保障。蔣學龍告訴記者,新發現的動物物種往往分布在自然保護區內,即便沒有被納入動植物保護名錄,也可以受到自然保護區的庇護,“現在的自然保護區核心區除了科研,一般都禁止其他人類活動,動植物保護現狀還不錯”。

“即便一些動物重要棲息地的保護不劃入自然保護區,有些種群數量可觀的動物新種還可以通過認定為‘三有’動物加以保護。”蔣學龍說。

針對種質資源,“採集過程中發現的植物新種基本都進行了野外採集或引種,採集到的種子會進行低溫干燥,長期保存。”張挺告訴記者,種質資源庫除了保存種質資源,還會對保存的種子採取活力檢測、萌發實驗等措施,“一方面確保種子能夠萌發,另一方面為將來需要擴繁和野外回歸引種提供數據和技術支持”。

對於分布區域較為狹小的極小種群來說,種質資源庫的保存特別重要。“萬一原有分布區出現重大自然災害,種質資源庫內的種子將會成為備份,種質資源庫已經成為目前我國新發現瀕危植物的‘保險庫’。”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主管楊湘雲博士介紹,種質資源庫能夠有效地解決災害對就地保護的威脅和植物園內保存的個體數量有限等問題。如今,曾消失了上百年的“彌勒苣苔”、野外隻剩幾十棵的巧家五針鬆等,都已被納入種質庫保存。

應構建合理的保護名錄進出機制

能否進入重點保護名錄,不僅意味著破壞該物種面臨的刑事處罰力度不同,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會影響保護資金的投入。

張挺認為,保護物種名錄長時間沒有更新,已經成為保護新發現珍稀物種的障礙。“目前對保護物種名錄的管理過嚴,反而讓進出名錄變得十分困難。”張挺表示,為了更好地開展植物保護工作,構建合理的保護名錄進出機制尤為重要。

“有的名錄上的物種隨著這麼多年持續保護,野生的種群已經得到很好的恢復,如何投入、投入多少,應該進行重新評估﹔有的新發現物種或者近年來棲息地受破壞較為嚴重的物種應盡快列入名錄,增加保護資金投入、提高保護力度。”張挺建議。

“立法過程中沒有規定多長時間對保護名錄進行調整,有待完善。”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教授王燦發認為,目前新發現的珍稀瀕危物種,有的可以通過院士直接申請相關保護項目,但能否獲批、能獲得多大的保護支持,都存在不確定性。

“進不進保護名錄、哪種級別保護,對物種保護影響很大。”王燦發認為,“在國家重點保護名錄調整較為滯后的情況下,建議相關省份及時調整省級保護名錄,省裡調整后隻需要向國務院備案即可生效,也有助於提高相關物種的保護力度。”

實際上,IUCN(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每年更新一次, 該名錄也被全世界公認為是全球動植物物種保護現狀最全面有效的記錄。“過於頻繁地更新可能導致有人因不了解名錄而獲罪,從法律穩定性角度考慮,國家保護名錄未必要每年都調整,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及時調整,還是有待完善。”王燦發說。

《 人民日報 》( 2017年02月27日 14 版)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熱文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