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奏響民族文化強省時代樂章

2016年12月23日08:15  來源:雲南日報
 
原標題:【聚集黨代會】奏響民族文化強省時代樂章

  雲南映象升級版 李秋明 攝

  文化是一個民族生存發展、團結進步的重要力量。於雲南而言,獨特的人文歷史、眾多的少數民族造就了豐富多彩的民族文化。黨代會報告把建設民族文化強省、豐富群眾精神文化生活作為重要內容之一,強調“要堅定文化自信、增強文化自覺、強化文化擔當”,在代表中引起了共鳴,大家紛紛結合實際就如何建設民族文化強省進行了討論。

  保護與弘揚民族文化

  打造各民族精神家園

  少數民族語言、服飾、民俗等是珍貴的民族文化資源,但如今卻面臨著不斷流失的危機,不少來自民族地區的代表提出要加大對民族文化資源的保護和傳承力度。

  白蘭代表來自景洪市基諾山鄉,她說:“基諾族隻有語言、沒有文字,如果不加緊保護民族文化,后輩就無法了解本民族歷史。”為此,各級政府把文化幫扶作為對基諾族幫扶的重要內容。2012年,由省民委立項,整合各方資金啟動了基諾族博物館建設,經過4年多的建設,預計明年初可開館。“這對我們基諾族來說意義重大,我們民族的服飾、生活勞動用具、民風民俗都能被保存記錄下來。”白蘭說。

  在幫扶民族地區脫貧致富過程中,統籌建設文化活動室、民族文化廣場等已成為我省脫貧攻堅、文化扶貧的通用做法。

  在姚安,活躍著160多支農村業余文藝隊,每逢重大節日都會有序地到鄉村、縣城廣場進行花燈劇、民族歌舞表演,成為鄉村文化活動的主力軍。結合姚安縣的經驗,周應華代表建議發揮定期舉辦節慶文藝晚會、農村文藝匯演等平台作用,不斷豐富廣場文化,豐富城鄉群眾精神文化生活。

  隨著經濟發展,師宗縣五龍壯族鄉水寨村過去較統一的壯族民居風貌,現在已經被徹底改變。來自師宗縣文化館的劉鳳珍代表從小在五龍壯族鄉水寨村長大,她說:“鋼筋水泥建筑外觀體現不了少數民族的文化,希望政府對民族村寨的民居風貌能夠統一規劃、統一保護,保持民居原有風貌也有利於旅游業發展。”她建議,引導農民在建新房時,屋內採用現代化手段和材料,建筑外貌保留民族元素,實現美觀和實用相統一。

  繁榮民族文藝

  傳遞黨的聲音

  “我們的原生態歌舞《佤部落》進入了國家大劇院,還走出了國門,已經成為西盟的一個文化品牌。”說起民族文化,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民族文化工作隊的楊娜代表非常自豪。

  西盟縣民族文化工作隊有79名隊員,平時除了編排反映佤族文化、佤族歷史的歌舞外,隊員們大部分時間都在邊境少數民族村寨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喜聞樂見的文化藝術形式,比較容易被群眾接受。比如我們把相關林改政策宣傳、六中全會精神宣傳融入歌舞、小品等,用佤語、傣語、拉祜語唱出來,效果非常好。”楊娜希望在民族文化強省建設中加大對文化工作隊的扶持,在編制、待遇方面給予政策傾斜,讓更多人加入進來。

  來自隴川縣的李林山代表說,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各級黨委、政府在宣傳貫徹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方面,十分注重與當地各少數民族文化的融合。他表示,德宏州採取“用民族干部宣傳、用民族語言講解、用民族文字闡釋、用民族節慶展示、用民族文化體現”措施開展宣講活動,引導各族干部群眾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省委重大決策部署上來,讓老百姓支持,參與到黨的方針、政策的貫徹上來,讓黨的政策在邊疆民族地區落地生根,開花結果,這樣的經驗值得推廣。

  做強文化產業

  展示雲南形象

  整合文化資源,促進民族文化與其他產業深度融合,推動文化產業轉型升級是我省民族文化強省的必然選擇。

  聽了黨代會報告,董斯璇代表對未來的發展有了更清晰的思路。龍陵縣擁有抗戰文化、黃龍玉文化、溫泉養生文化三張名片,“我們將突出特色,傳承保護好非遺、民族文化等資源,促進文化與旅游、金融、科技等深度融合,通過精心包裝一批吸引力強的文化產業項目,認真培育幾個競爭力強的骨干企業,形成1至2個潛力優的文化產業集群和園區基地,促進文化產業的壯大。”

  做強產業的同時,要加強文化品牌建設。來自文藝界的黃玲代表說,我們要進一步增強推進文藝繁榮發展的思想自覺、行動自覺,發揮好雲南民族文化優勢,豐富載體,創新工作方法,以各種文藝形式謳歌雲南、宣傳雲南。在這個過程中,要突出雲南特色,進一步抓好民族文藝品牌建設,實施好文藝滇軍隊伍建設的文藝精品創作行動計劃。(郎晶晶 左超 彭錫)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