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卡家人買藥或受罰”引爭議 昆明市人社局稱將研究調整

2016年12月09日08:10  來源:春城晚報
 
原標題:“社保卡家人買藥或受罰”引爭議 昆明市人社局稱將研究調整

  “難道家裡老人動不了還要抬到藥店去親自買藥嗎?”6日,昆明市人社局舉行了《昆明市醫療保險基金監督管理辦法(試行)》聽証會。根據辦法,參保人如果發生外借社保卡,比如給家人朋友拿去買藥等行為,將可能被處最高10萬元罰款。這樣的規定是否合理、未來如何執行,消息一出引起了市民的諸多質疑。

  走訪

  市民 90歲老人

  非得親自去刷卡買藥?

  “這種規定太不合理了,難道我家有人突發疾病已經昏迷了也要抬著擔架去刷社保卡嗎?”參保人李女士說,社保卡確實不應該用於購買日用品,但自己的母親已經90歲高齡,出門一趟很不容易,每天需要吃的藥都是自己或者自己的姐姐去幫忙買,她質疑這樣的規定是否考慮過行動不便的、身有疾病的那些參保人。

  市民孫小姐則認為,這樣的規定並不能防真正想要騙保的人,“如果我就是想使用社保卡套現,我隻要本人去幫別人開藥,然后別人在店外等著拿現金給我,這樣的規定根本沒有作用。”

  藥店 很多家庭混用社保卡

  規定難執行

  《規定》提出,參保人員在就醫、購藥時,應當主動出示社保卡、身份証等証件,接受醫療機構、零售藥店的証件查驗。

  記者昨天走訪了市內部分定點藥店,店員均表示這樣的規定執行起來非常困難。健之佳藥店的店員說,平時常常能看到一些顧客拿著全家的社保卡來買藥,刷完一張換一張刷,這是一種常態。如果要求顧客出示身份証,往往會被顧客質疑,或者被顧客認為是侵犯隱私。

  一心堂藥店的店員陳小姐認為,作為一個普通的藥店店員並沒有權利要求顧客出示身份証件,新規不改的話,確實難以執行。

  追蹤

  官方:規定尚未細化 將根據建議修改

  “文件中沒有對這項條款進行細化,其實隻要兩証合一確認合法使用,家人是可以代替購買藥物的。” 昆明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療保險處處長夏登穩回應了質疑。

  據介紹,一般來說社保卡確實是隻限本人使用,不得出讓、轉借,尤其是涉及醫藥費報銷時,必須同人同卡,使用他人的社保卡來騙保就是違法行為。

  夏登穩說,使用社保卡時,可以授權家人代買藥物,“比如買藥時帶上參保人的身份証和社保卡,或者戶口簿和社保卡,証明授權關系和合法性,並不會受到處罰,這一點在文件中沒有詳細界定,下一步我們會根據市民的建議進行研究調整。”

  另外,夏登穩表示,目前要求買藥看病時出示身份証或戶口簿等規定,在監管上確實存在難度。希望更多的參保人為了安全能及時更改社保卡初始密碼。

  律師:如規定不能執行 影響法律威嚴

  去年底,浙江諸暨市人民法院判決了首例冒用社保卡案。丈夫老周患有腦梗塞、冠心病,長期住院治療,妻子鄒某患高血壓已有30多年,平日裡要吃不少藥。鄒某隻參加了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藥費報銷比例較少,而丈夫老周的社保卡能報銷更多醫藥費。為省錢,鄒某便讓自己的小女兒拿著老周的社保卡去配藥,合計報銷了11376.64元,結果母女倆因涉嫌騙保雙雙獲刑。

  “刷社保卡其實和使用信用卡一樣,有專屬的人身屬性,在法律上來說這樣的判決是合理的。”雲南天外天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玨說,醫保系統有其特殊性,但在社會管理的規定設置中,應當分情況而定,不能設置“一刀切”的政策。

  據了解,以欺詐、偽造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騙取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險金或者其他社會保險待遇,屬於刑法第266條規定的“詐騙公私財物”行為,確實是違法行為。

  王玨認為,如果社保卡的普及率高,人人都能享受好的醫保政策其實就不會發生這些問題,相比之下,醫院濫用設備、濫用高價藥的行為更應該加強監管,而且如果一項規定的出台並不具有可操作性,其實是對法律威嚴的挑戰。

  建議:家人社保卡互通 可綁定手機

  在深圳,社保卡賬戶余額超過深圳市上年度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5%的,可以用於支付家人指定的醫療費用。

  在廣州,參保人使用家人的社保卡到醫院開藥,可以使用社保卡裡的個人賬戶金額,但不能使用其醫保統籌功能,否則屬於涉嫌欺詐騙保的行為。

  在浙江,從2016年8月1日起,配偶、子女、父母的醫療保障費用可共濟互助,隻要相互綁定社會保障卡,就可以實現“家庭套餐”一卡通。

  有市民提出建議,可以實行綁定政策,比如一張社保卡可以綁定三個直系親屬的社保卡,其中個人賬戶的金額能夠通用,或者再增加一個綁定手機的功能,這樣一來在藥店買藥刷卡的時候就需要輸入驗証碼,才能有效地防止套保騙保,還方便了參保人的日常使用。(記者 陸橙)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