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電腦成扶貧障礙? 媒體:一刀切是懶政思維

2016年09月22日08:30  來源:北京晨報
 
原標題:一部電腦成扶貧障礙? 媒體:一刀切是懶政思維

  一部電腦怎成扶貧障礙

  22歲的小劉是西安思源學院大四學生,今年他在陝北老家進行貧困生建檔立卡登記后,按照規定可申請6000元助學金生活補助。但暑假他持《高等學校建檔立卡貧困戶子女情況証明表》在村子裡蓋章后,回到學校審批時,卻被學校以“購買筆記本電腦不算貧困生”為由,不給發補助款。(據9月21日《華商報》)

  ●建言

  精准扶貧須精確標准

  據了解,學校這麼做的依據就是省教育廳、省財政廳印發的《陝西省高等學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暫行辦法》,該辦法規定,“購買或長期租用電腦(特殊專業除外)的……不能認定為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

  但這麼認定很不科學。首先,該辦法是9年前制定的,筆記本電腦,在9年前可能還是高檔品,但是現在很多已經是普通物品了,在在那個時候,以這樣的標准認定是否貧困,還能說得通,但是現在還以這樣的標准來認定,顯然是不科學的。

  其次,很多商品,對於有的大學生來說,不可或缺。就像電腦,現在已是學生必備的學習工具,特別是一些專業,正如這名大學生所說:“我們是工程類專業,像CAD工程制圖等課程,平時學習、做作業,都需要使用筆記本電腦。”因此,還以筆記本電腦作為認定標准,顯然會對一些大學生造成傷害。

  再次,我們看到一些人雖然有一些高檔品,但也不能一味的就以這樣的高檔品就把他們排除在貧困學生認定范圍之外。因為一個貧困家庭,不一定他們的親朋好友就是貧困的,說不定他們的親朋好友中有家庭富裕的,這些富裕的親朋好友在他們考上大學時,贈送這些高檔商品給他們。因此,在認定是不是貧困生上,還要考慮這些高檔品的來源。

  目前,國家實施的是精准扶貧,各地按照統一的標准,認定的貧困家庭,並且建檔立卡。可是一些高校還是以自己的標准認定貧困生,如有的學校把有沒有手機作為標准,有的把學生評議結果作為認定標准,有的把學生平時消費情況等作為標准,這就造成了兩個標准。在認定貧困上,應該隻有一個標准,不能各個部門自己搞一個認定標准,否則會造成扶貧的混亂,影響扶貧的效果。肖華

  ●反思

  扶貧應讓學生用上電腦

  在現實當中,確實有家庭條件較好的學生隱瞞實際家庭收入,申請貧困資助來高消費的情況。將冒充貧困生的“南郭先生”從申請者裡面分辨出來,確實也並不容易。不過,隻要我們工作時用心,讓真正的貧困生不錯過資助,也並非不能完成的任務。

  且不說現在電腦已經成為了大學生上學的必需品,將筆記本電腦定義為“高檔”物品已經不符合時代的發展,就算電腦仍然是“高檔”物品,學校也應該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判斷。像報道中提到的小劉同學,學的是工程專業,確實需要一台電腦才行。這一點,學校不可能也不應該不明白。

  貧困不是孩子的錯,貧困生不見得就非得處處低人一等,貧困生也有和其他同學一樣擁有正常學習生活條件的權利。而國家對貧困生的資助計劃,正是為了讓貧困生逐步擁有這一權利。

  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不應讓有沒有電腦成為判斷是不是貧困生的一條標准,而應該讓每位貧困生都能用上電腦,讓大學生們都能在一個起跑線上學習和競爭。

  拒絕貧困生的不是電腦,而是人腦,甚至是人心。因為隻要我們稍微動動腦子,就能分清誰是貧困生﹔隻要將心比心,就知道用2000元二手電腦的工程專業的學生,真的不是什麼富裕家庭,真的沒有在高消費。

  堂堂大學,分辨不清誰是真貧困,隻能說沒有用心。入戶調查、同學監督、消費追蹤……其實辦法多得是。我們與其說是貧困生標准不合時宜,不如說執行者的工作簡單粗暴。劉昌海

  ●析理

  一刀切是懶政思維

  大學生買電腦未評上貧困生,原因是某些高等學校在貧困生認定工作暫行辦法裡的“排除性條款”。這也並非是針對誰。之前,電腦、手機和空調等物件,都曾是申請低保的限制條件。雖然這種做法看起來是“一刀切”,但在以前貧困生和貧困戶的甄別條件中,確實很難以實際收入作出判斷,“買計算機者不能享受低保”的硬性規定出台,實在是不得已為之。

  粗線條的方法,看起來是做到了視線范圍內的公平,實則是懶政思維,且不符合時代發展的要義。如今,電腦是學生必備的學習工具,尤其是需要CAD工程制圖等課程的工程類專業,筆記本電腦更是標配。況且,小劉兩千元的筆記本電腦,區別於配置高端、價格高企的奢侈電腦。

  更關鍵的是,已有多個管理部門對小劉家庭收入進行了鑒定,並已建檔立卡開始精准扶貧。校方無視這種有絕對說服力的“物証”,卻隻看一台低端的筆記本電腦,這的確有些說不過去。

  眾所周知,建檔立卡每個環節都責任到人,讓每個貧困村、貧困戶都精准識別,每一戶扶貧對象都經得起群眾檢驗。已經被建檔立卡精准扶貧的小劉,持村委會蓋章的《高等學校建檔立卡貧困戶子女情況証明表》,就不應該一台電腦而被拒之貧困生的門外。

  給貧困生的補助,不是同情、憐憫和施舍,而是集中力量予以扶持。對於已經建檔立卡精准扶貧的小劉家庭來說,地方政府已經花了大力氣對其進行甄別和走訪,校方無需用“購買電腦不算貧困生”來多此一舉。畢竟,對於貧困生不止是經濟上的幫扶,還要真心實意給予關心。如此,才不失教育的情懷與擔當。謝偉鋒

  ●呼吁

  應該改變的是扶貧標准

  有人說,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為何就不知道不同情況不同對待?為何受制於一個政策?我們看問題不能如此這般。俗話說得好,沒有規矩就沒有方圓。任何部門、任何單位、任何行業、任何事情,都需要有一個標准,如果標准可以隨意突破,就給權力腐敗留下了空間。可以說,學校堅持貧困生的標准是沒有錯的。

  學校堅持貧困標准沒有錯,並不代表“擁有電腦不算貧困”就是對的。實際上,這位學生雖然擁有了一部筆記本電腦,但他的家庭確實是貧困的。

  事實是,一方面他的家庭為了這部電腦,已經“勒緊了褲腰帶”。另一方面,這位學生學習的是工程類專業,筆記本電腦是必要的工具。再說了,這部筆記本也是很普通的,價值不過2000多元。

  學校堅持貧困生的標准沒有錯,學生的訴求也沒有錯。有錯的是沒有前行的政策。《陝西省高等學校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認定工作暫行辦法》是2007年發布的,距今已經9年的時間了,既然是暫行規定,為何一暫行就是這麼長時間?當初制定的政策是適應當時社會環境的。而如今則不然了,電腦的價格在走低,已經進入到千家萬戶,是一種生活和學習的必需品,這個時候還執行原來的規定顯然不合適。

  什麼是貧困?不同的時代理應有不同的標准。在50年前,貧困是吃不上喝不上,現在還能以此認定貧困嗎?那個時候,就連城市人都穿著帶補丁的衣服,而如今能以衣服帶不帶補丁衡量貧困嗎?

  “擁有電腦不算貧困”,有錯的是沉睡的政策。我們不能一味地譴責學校,需要喚醒的其實是政策。不是隻有“破衣爛衫”才叫貧困。郭元鵬

  ●三言兩語

  “以電腦論貧困”觀念過時落伍。貧困學生認定辦法應與時俱進,不斷進行修訂完善。

  ——張成

  這些年,各地貧困生認定中要麼限制使用手機,要麼以話費論定,抑或以餐費多少衡量。如此做法簡直是把貧困當做罪惡來懲罰了。

  ——李曉北

  不用說學校墨守成規,不問實際情況。相對的,還有大量貧困生礙於自尊,不肯申請助學金,這一部分又該如何救濟?

  ——黃海山

  2000多元的筆記本,實在算不上什麼高消費,卻成為拒絕發放助學金的理由,讓人難以理解。

  ——王小玲

  貧困生是救濟的對象,不是管理的對象,不能把救濟變成權力,予取予奪。

  ——韓江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