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走讀式”“挂名式”幫扶,雲南召回1117名駐村工作隊員

扶貧不給力 干部得召回

記者 李茂穎

2016年08月30日07: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扶貧不給力 干部得召回(干部狀態新觀察·脫貧攻堅擔當責任)

核心閱讀

在雲南,省、州、縣、鄉4級黨政機關及企事業單位選派干部,組建駐村扶貧工作隊,37257名隊員進駐4277個貧困村。近4萬干部駐村扶貧,如此規模的干部隊伍,應該建立怎樣的考評體系?針對“挂名式”幫扶、“走讀式”駐村,需要採取哪些措施強化管理?召回制度如何綜合考量,平衡獎與懲的關系?

“絕不允許駐村扶貧隊員‘濫竽充數’,絕不允許‘挂名式’幫扶,不稱職者一律召回且不得評優、不得提拔!絕不允許重點培養的‘后備’干部在急難險重的脫貧攻堅任務中‘后退’。”在近日召開的雲南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省委提出明確要求。

為了加強對駐村扶貧工作隊員的管理,今年4月,雲南省專門制定公布《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召回辦法》。據介紹,此召回辦法實施后,目前已有1117名駐村扶貧工作隊員被召回。

工作隊員無正當理由不在崗、履職不力等將被召回

“主管部門認為不適宜繼續擔任的1人﹔無正當理由不在崗的1人﹔季度綜合測評排名在全縣末5位的1人﹔作風不實,履職不力,造成不良影響,基層干部群眾意見大的1人﹔因健康原因不能正常履職的1人。”前幾天,根據上半年對駐村扶貧工作隊員的民主測評和考核,雲南大理白族自治州祥雲縣在全縣范圍內通報,召回5個單位派出的5名工作隊員。

通報一出,立馬在全縣的駐村扶貧工作隊員中引起震動。很多駐村扶貧工作隊員都說:“這次召回動了真格,我們的壓力確實變大了。”

根據《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召回辦法》規定的10種情形,工作隊員能力素質不高,不能勝任脫貧攻堅任務的﹔作風不實,履職不力,造成不良影響,基層干部群眾意見大的﹔無正當理由不在崗的﹔因健康原因不能正常履職的﹔季度綜合測評排名所在縣(市、區)末5位的等,將被召回。

“隊員駐村的時候和原單位幾乎是完全脫崗的,必須吃住在村,駐村在崗時間每個季度不能少於50天。我們每個月都要進行兩次脫貧攻堅情況督查,再隨機選擇不同的貧困村進村入戶了解情況,駐村隊員是不是經常性不在崗,有沒有為脫貧攻堅干實事,一查就知道。”祥雲縣脫貧攻堅督查聯絡組成員趙冠明說,“總結來說,就是要召回在脫貧攻堅中‘不勝任、不適合、不履職、不作為’的干部。這樣的干部不召回,一方面會影響駐村扶貧工作隊的整體形象,另一方面也會拖慢脫貧攻堅的進度。”

不搞絕對“末位淘汰”,將對干部表現綜合考量

7月初,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文山市平壩鎮公布今年駐村扶貧工作隊員第二季度測評,對30名駐村工作隊員進行考核,通過對他們半年來進村駐點到位情況、工作態度、辦理好事情況、辦理實事情況進行考核打分,結果顯示駐村干部半年來作出的成績獲得認可,有28名測評總分在95分以上,一人測評總分為64.75分,一人為30.27分,對最后一名考核不合格人員已經實施召回。

在《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召回辦法》公布之初,被召回情形中的“季度綜合測評排名所在縣(市、區)末5位的”這一條,就引發部分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很大怨言。“勞心勞力還未必能得個好,這種末位淘汰制,就算大家都干得很好,最后也還是會有人被召回的,太打擊我們工作的積極性了。”一位駐村干部坦言。

“季度綜合測評確實會給干部帶來壓力,但主要針對的還是‘走讀式’‘挂名式’幫扶的情況。有的駐村隊員‘隻轉轉、不用心’‘隻談談、不落實’,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脫貧任務。”一位督查組成員說,“我們的召回並不是‘一刀切’,如果駐村干部確實已經盡心盡力,而因為一些不可抗力的原因、階段性發展因素而未能順利完成考核的,我們也會從其他指標進行綜合考量。”

“並不是所有被召回的隊員都存在問題,有些是因為身體原因不能勝任崗位,有些是因為原單位崗位需要做出調整,即使調整之后也會迅速選派優秀的駐村隊員頂上去。”趙冠明說,“我們對召回的駐村工作隊員的處理方式也不同,會根據不同的情形採取正常調整、組織培訓、批評教育、書面檢查、誡勉談話、免職撤換等處理措施。”

標准越來越嚴,管理、測評、召回都有規可依

作為脫貧攻堅主戰場,雲南仍有93個扶貧開發重點縣和片區縣,數量居全國第一,今后3年,仍有471萬人口需要脫貧。每個建檔立卡貧困村都有一支工作隊,每個工作隊5—10人。目前,雲南共選派37257名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全面覆蓋全省4277個貧困村。

“駐村隊員是一個很特殊的角色,要負責宣傳各級扶貧開發的重大方針政策,配合村‘兩委’完成貧困村、貧困戶的摸底與管理,還要積極爭取扶貧資金、扶貧項目,協調解決各種矛盾糾紛。”祥雲縣下庄鎮大倉村駐村扶貧工作隊員華新智深有感觸,“現在對駐村干部的要求越來越高,考核的標准也越來越嚴。”

“我們真的很辛苦,參加測評的時候,像‘工作隊員走訪貧困戶情況’‘工作隊員在崗、駐村情況’‘工作隊員宣傳各級政策措施情況’這些,每一項打分都細化到了工作的具體內容。”另外一位駐村隊員也袒露心聲,“日常還要接受來自各方的督查,紀委、組織部、督查組、扶貧項目部,各個部門都會來了解我們工作的開展情況,一點也鬆懈不得。”

為了加強對駐村扶貧工作隊員的管理,雲南各地先后出台了《駐村扶貧工作隊管理辦法》《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季度測評辦法》《駐村扶貧工作隊員召回辦法》等文件,建立起管理、測評、召回等多項制度。工作隊員每年駐村時間不少於200天,對駐村扶貧工作隊實行逐日登記考勤制度,駐村扶貧工作實績與職務升降、職稱評聘、安排使用挂鉤等,都成為剛性規定。

“真正到召回這一步,要考慮的指標很多,主要包括隊員的考勤情況、村級的民主測評和鄉鎮的綜合測評、有關部門的督查匯總以及駐村扶貧任務的完成情況等等。”趙冠明說,“最重要的還是駐村扶貧實績。每個駐村隊員都有很繁重的任務,無論是組織還是群眾,對他們都有很高的期望,也希望每個駐村隊員都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 人民日報 》( 2016年08月30日 11 版)

(責編:李發興、朱紅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