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之謙自認在節目上做作:硬著頭皮在幽默

2016年08月08日13:05  來源:京華時報
 
原標題:薛之謙自認在節目上做作:硬著頭皮在幽默

   薛之謙承認自己在節目上確實做作:我不是有點太用力,是非常做作、用力。我那種幽默叫硬幽默,是硬著頭皮在幽默。

薛之謙搞怪

  薛之謙搞怪

  要說最近娛樂圈爆紅的代表,薛之謙[微博]絕對算一個。因為寫段子而爆紅的薛之謙正在努力宣傳自己的新專輯《初學者》。在歌手、段子手、主持人、老板這些身份裡面,薛之謙直言,他最鐘愛的仍舊是歌手。近日,薛之謙做客京華茶館,細聊自己對音樂的深情和對創作的堅持。身為段子王的薛之謙坦言,能夠成為歌王是他目前為止覺得最牛的事情。“我的人生設定從生下來那天開始,我就要做牛的事情。我覺得自己能做到,不想白活一次。目前為止,我覺得最牛的事情就是當歌王。我想成為一線天王級別的歌手,我就爽了。再過一兩年我可以再發一到兩張專輯,就可以看出勝負了。”

  談音樂

  用自己掙的錢做音樂

  去年,火鍋和服裝生意都做得如火如荼的薛之謙決定再戰歌壇,因為他當時說過“要用做生意掙的錢做音樂”的豪言壯語。一年過去了,他的想法依舊。“我現在還是秉承著這個原則。我和唱片公司的合作方式很簡單,簽約的時候,我說:‘如果做我的專輯,虧錢了,我賠給你。’就這麼簡單,就是我不希望給任何人制造麻煩。我覺得做音樂已經真的像愛好,無所謂了,反正我自己其他地方也賺得到錢。說實話,音樂對我來說已經沒有負擔了。我不想再讓自己像以前一樣,靠音樂賺錢,那樣活得很累,特別累。”

  做音樂的快樂在於寫出牛詞

  說到做音樂帶給自己的快樂,薛之謙直言,很簡單,就是寫出很牛的歌詞。“做音樂的快樂是什麼?寫到別人寫不到,想不到的那些詞,我就會很爽,特別開心。因為現在的歌越來越不好寫,其實對我們創作人來說都是挑戰。流行音樂這麼多年過來,‘我和你吻別’、‘差一點騙了自己騙了你’這些詞都被別人唱過,別人寫過的東西,我就不能再寫了,難就難在這裡。現在的歌為什麼沒有以前好聽,這是有道理的,就是沒的寫了,所以我要在原有的基礎上,重新組織語言,用最新的字眼,並且符合當下的習慣,然后還要壓著那個旋律走。我能寫得出來,那我就牛了。因為那種優越性是我寫出來了,你們沒想到這個詞,就是那種感覺。”

  談創作

  喝酒助興尺度難拿

  段子和歌詞都是創作,看薛之謙的段子,能夠體會到一份自黑套路的幽默。聽薛之謙的情歌,則能感覺到一份無奈的悲傷。兩種創作營造出來的氛圍反差太大。問薛之謙自己是如何在其中轉換的,不糾結嗎?薛之謙的回答是:不糾結。“我其實真的沒多想,這就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設。在路上,是寫段子的時間,晚上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就寫音樂。而且我寫音樂還有一個特別惡劣的習慣,這個習慣好多年了,就是寫段子的時候什麼都不用准備。而要開始寫歌了,我會打開一瓶啤酒。但是我酒量很差嘛,我隻能喝到那個量。我覺得感覺來了,暈暈的,可以寫了。隻要喝過了一點點,就不行,就睡了,什麼都寫不出來。就是必須要控制在那個點上,喝少了也不行,要喝到剛剛好的那個點,我就有靈感了。”

  談段子

  絕對原創不假他人之手

  要說很多人靠薛之謙的段子找靈感,一點都不為過,連張靚穎[微博]都在微博上吐槽公司同事干過這事。因為段子寫得逗,也引來不少的質疑。比如是不是有團隊幫他操作?薛之謙特別篤定地回答,段子都是他自己絞盡腦汁想的。“寫段子這個事情,五年前就開始寫了,而且都是我一個人寫的。因為我的筆鋒太明顯,一旦用別人寫的東西,馬上就會被揭穿,所以我從來不找那些所謂的槍手”。

  薛之謙坦言,如果有一天,他寫不出來好段子了,他會主動說。“如果有一天,寫不出來段子,就不寫了,那沒辦法。我就挂一個牌子在網上說終結,從此以后再也不寫段子。”

  談綜藝

  我的幽默是硬幽默

  因為段子爆紅的薛之謙,將幽默延展到各大綜藝節目,在觀眾因為他在節目中耍寶而開懷大笑的同時,做作、夸張、太過用力的批評也不少。薛之謙承認自己在節目上確實做作。“我不是有點太用力,是非常做作、用力。我那種幽默叫硬幽默,是硬著頭皮在幽默。我在綜藝上面一個是做作,一個是誠懇。我的誠懇在於喜歡說真話,但容易被人罵,也會被大家誤會,但是我無所謂,因為這些對我來說真的就是謀生的手段。同時我一定好好干,我不會說是我接了這個活瞎干,不可能。我不管接任何活都用心干,我自己記筆記,自己想梗。”

  談自己

  干過最蠢的事就是買粉絲

  人紅是非多的薛之謙,現在真是隔三差五地上頭條,也因此難免讓人覺得有炒作之嫌。薛之謙直言,從未炒作自己。“我一沒團隊,二不喜歡炒作,我有一個巨大的原則,網上很多關於我的亂七八糟的新聞,這件事情我是真的可以發誓,我從來沒有叫任何一個團隊幫我炒作。

  因為炒作團隊就那麼幾個,隻要找一個人說幫我炒作,整個圈子都知道你是炒作炒出來的。你可以設計很多很華麗的炒作,然后這個藝人紅了,你炒得確實很牛,但是我特別想問,接下來呢?不能炒一輩子。所以我認為作品紅比什麼都硬,不要去干那些無味的炒作,這是我的底線。我曾經干過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就是買過粉絲,這件事情我自己都在網上說過。因為我以前經紀人的心態不好,買了十幾萬粉絲。我覺得沒有意義,這件事情不會讓你變好的同時還會讓你口碑變得很爛。這就像我人生一個污點,擦也擦不掉,還不如自己講出來算了。”

  還沒做好紅的准備就又紅了

  薛之謙的爆紅嚴格講應該說是再次翻紅。當年他因為參加《我型我秀》出道,一首《認真的雪》紅遍大江南北。這兩次紅的感悟完全不同。“第一次紅是誤打誤撞,這次紅是積累出來的。第一次紅,鬼知道《認真的雪》這首歌會中,要是后面再讓我中一首歌,我今天就不是這個下場了,我應該會一路紅過來了。但是一路紅過來,我肯定又沒有現在的閱歷,又寫不出這麼好的歌。我覺得其實今天讓我紅,剛剛好。這次紅了之后,我總說怕再不紅了。確實怕,肯定怕,不想再不紅了,老天爺又給我一次機會站起來。前兩年我根本不知道我還能再翻身,所以我既然站起來了就要珍惜。珍惜的唯一方法就是對音樂真誠一點,不要隨便什麼歌都唱,把自己的專業做得最好。”

  薛之謙也坦言,他這次紅得有點突然。“我其實都沒有做好任何紅的准備就紅了。完全是那幾個段子給我搞紅了。真的莫名其妙,這麼多人轉發我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然后就發現我各種以前寫的段子都被人挖出來了。但是這有一個絕對的好處,就是大家在說我逗比的同時,如果一旦聽到我的情歌,那我的情歌殺傷力是大的。他們覺得我這個人是個瘋子,好好笑。點開我的歌的時候,會覺得這個人不是一個只是在搞笑的人。我利用這個反差,讓大家更加關注我的歌。”

  記者手記

  紅了之后還會吃街邊米粉

  話說當年,那首《認真的雪》確實讓我喜歡上薛之謙的歌,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看臉。當我知道,薛之謙去開火鍋店時,其實覺得挺可惜的。這次腰包鼓鼓的薛老板重回歌壇,我還是非常期待。我想著怎麼也得採訪個兩三張專輯之后,應該會有起色。結果沒想到,薛老板就這麼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火了。採訪的時候,說到自己的爆紅,薛之謙特別實誠地表示,感受到紅了。“我確實感受到了。以前我上街隨便走,在街上側翻都沒有人注意我。現在不行了,現在我必須戴著帽子和口罩。但是我挺感觸的,就是走到哪裡都會聽到我的歌。我吃個桂林米粉都放我的歌,我去水果店買個蘋果都放我的歌。”薛老板說的是爆紅之后的感觸,我g“ι到的點是:原來薛之謙紅了之后還會吃街邊的桂林米粉啊!(記者侯艷 攝影王海欣)

(責編:李發興、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