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從皇帝“伙食費”看古代治理貪腐

2016年06月16日08:10    來源:解放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從皇帝“伙食費”看古代治理貪腐

皇帝這份“工作”並不如我們想象的那樣有滋味,風險高、工作量大且不說,光是后勤部門報花賬這事,就很難對付。比如,自己的伙食開銷到底是多少,沒幾個皇帝搞得清。

不同的皇帝對於這筆糊涂賬,有不同的態度,有的一直被蒙在鼓裡、有的想辦法震懾“蛀虫”,有的則假裝糊涂。

宮廷雞蛋30兩銀子一枚

根據留下來的食堂賬本,明朝萬歷皇帝的伙食開支是每月480兩白銀,折合人民幣15萬元左右,費用驚人。到了清代,皇帝的伙食標准飆升得無法想象,小皇帝溥儀每年要消費肉類一萬斤、家禽3000隻,伙食費達20萬兩白銀。

萬歷皇帝作風懶散,創造過30年不上朝的紀錄,對財務問題可能不上心﹔溥儀正是上幼兒園的年齡,騙小孩子不需要技巧,所以這兩個例子可能有點兒極端。那麼,正常的情況如何呢?

清朝早朝時間從凌晨5點開始,大臣們為了不遲到,每天起得比雞還早。有一天,乾隆帝親切地問候一個大臣:“你天天上班這麼早,在家吃早點了嗎?”大臣說吃了,乾隆又好奇地問:“早點吃什麼呀?”大臣答:“俺家不富裕,隨便吃幾個雞蛋。”

乾隆驚訝得倒吸一口氣:“天哪,10兩銀子一枚雞蛋,我都不敢多吃,你還哭窮!”大臣立即明白是有人搞鬼,但也不好亂說,隻好順著敷衍道﹔“外面賣的雞蛋都是殘次品,特便宜,質量好的雞蛋我們哪裡吃得起。”乾隆這才釋懷,反過來安慰大臣:“別急別急,咱以后漲工資。”

到光緒帝時期,宮廷的雞蛋進價已變成30兩銀子一枚,其實市場上才賣三四個銅板。光緒偏偏好這一口,因此每年要“吃”掉上萬兩白銀的雞蛋,弄得自己都有點兒負罪感。有一天跟翁同龢閑聊,光緒問:“雞蛋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貴了,翁老師你能吃得起嗎?”翁同龢也不敢直言:“過年的時候買個把雞蛋,給孩子們解解饞,平時不敢想。”可憐的光緒皇帝,終生都以為吃雞蛋屬於高檔消費。

無可奈何的“湯面管理處”

道光皇帝特別節儉,每年全部的生活支出,還不及后來他的兒媳婦慈禧的一半,弄得后勤部門清湯寡水,大家都很郁悶,就不斷“創新”貪污思路。時間一長,道光隱約感覺不對,就想搞搞調研。

有一天開早會,道光帝突然問大軍機曹振鏞:“你家平常做飯,都是誰買菜?”曹振鏞知道皇上最欣賞艱苦奮斗的干部,痛快地回答:“保姆買菜我不放心,下了班俺自己上菜市場。”

道光帝切入主題:“那雞蛋多少錢一個呢?”曹振鏞是個情商超常的老江湖,他一盤算,管后勤的可都是皇帝身邊人,豈能瞎摻和,便順口編了個故事:“我小時候得過一場大病,差點兒死了,醫生囑咐千萬不能吃雞蛋,一吃就沒命,所以我家從來不敢買雞蛋,真沒口福啊!”

道光皇帝還曾經想過叫“外賣”,這在今天是很平常的事,他硬是沒辦成。

道光帝上任前,曾在前門一家小吃店吃過一碗湯面。這家的湯面做得實在是好,以至於道光帝念念不忘。登基后,皇上有一天發現吃飯開支過大,就明確指示伙食不要太講究,多搞家常的,比如湯面之類的。

第二天,后勤事務管理部門內務府遞上一份報告,建議設立湯面管理處,選派得力干部挂帥﹔修建湯面廚房一所,增加事業編制若干﹔請求撥付籌辦費60000兩,此后每年需要15000兩保証運行。皇上一看差點兒暈過去:“這也太夸張了吧,前門外就有一家湯面館,不能讓太監去買嗎?”

過了幾天,內務府的人報告說,前門外的那家館子早就關張了。可憐的道光皇帝隻好認了:“算了算了,我不吃湯面了!”

 

桌子一拍震懾“蛀虫”

有一次,咸豐皇帝書房的門壞了,后勤部門的意見是換個新的,皇帝說修理一下就行了。門修好了,報銷單據上寫著白銀5000兩。咸豐帝大為震怒,桌子一拍:“你們當我是傻子!”立即下令組成專案組,要求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訊問了好幾圈,結果出來了:具體辦事的干部是新來的,業務不太熟,加上第一次給皇上辦事,心情非常緊張,錯把50兩填成了5000兩。既然領導還有點兒專業知識,后勤部門著實小心謹慎了一陣子,但領導也不能事事都查,時間一長,依然如故。

光緒與慈禧關系微妙,趁老佛爺60大壽之機,光緒定做了手鐲作為生日禮物,表表忠心。內務府的慶寬是經手人,報銷了40000兩白銀。光緒責問:“怎麼這麼貴?”慶寬笑笑:“太后看過了,說很喜歡呢。”光緒很不快,暗下決心要除掉這個蛀虫。

恰好此時,慶寬通過私下運作,包攬了慈禧壽辰慶典的政府採購工作,他的同事們眼紅了,集體向皇上舉報他的斑斑劣跡。光緒則順勢撤銷了慶寬的一切職務,責令其提前退休。

揣著明白裝糊涂

慈禧太后當政那些年,是大清歷史上腐敗分子過得最“舒服”的時期。這是因為慈禧自己就十分貪財,而納賄收禮少不了幫手,鼓勵報花賬就成了她購買忠心的妙招,事情更一發不可收拾了。

有一天,后勤部門出去採購了100個皮箱,每個箱子報銷60兩銀子。軍機大臣閻敬銘有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還主管過財政部門,知道這裡面貓膩不小,便悄悄告訴慈禧:“現在市場上的皮箱,每個不會超過六兩銀子,內務府明顯是報花賬、騙領導,不認真查處不得了。”

慈禧連連搖頭說:“你別聽人嚼舌根子,哪能這麼便宜。”閻敬銘以為領導不了解行情,說我們家前天剛買了一個,還是名牌呢,也就幾兩銀子,而且,集中採購的價格更低!慈禧這下不高興了:“那好吧,給你半個月時間,你幫我買100個便宜箱子,辦不到你負責。”

第二天,閻敬銘興沖沖地帶著錢上街,不料所有箱包店都不開門。好不容易敲開了一家店,老板壓低嗓子說:“昨天宮裡來人了,通知箱包店一律停業整頓半個月,如有違反,以后就不能開店了。”

閻敬銘心想少跟我來這一套,我就不信正不壓邪!奮筆疾書一封信,派人送給天津道台,請他趕緊代購100個皮箱送來。

半個月過去了,天津那邊消息全無,就連送信的也不見蹤影,急得閻敬銘想撞牆。幾年后他才知道,當時有人硬塞給送信的1000兩銀子,讓他滾得越遠越好,不然小命不保。氣得閻敬銘破口大罵:“洪洞縣裡沒好人!”

內務府的干部天生都是壞蛋嗎?不是壞蛋就不能到內務府工作嗎?不是!他們都是經過層層把關選拔進來的,如果政治不可靠、品德有瑕疵、業務不精通,根本沒有機會來為皇帝管理家務和財務。可是在清代,內務府卻是最臭名昭著的部門,是腐敗分子暖洋洋的溫室,貪腐案件易發多發,許多干部成了明火執仗的劫匪,而且誰都拿它沒轍。同樣一個人,怎麼會由天使變成了野獸呢?

原因很簡單,內務府一直缺乏剛性的制約制度,更不要說現代財務制度﹔加上在皇帝身邊工作,各部門巴結還來不及,誰敢監督?內務府編制超過3000,指望皇帝一個人進行有效監督是不現實的﹔再說日久生情,貓和老鼠朝夕相伴,也會成為朋友。

歷史和現實反復啟示我們,“壞人”是壞的制度慣出來的,“好人”是好的制度制約、引導出來的﹔與其寄希望於發現“好人”,不如多花功夫在建立健全制度上。

(摘自《中國歷史的教訓》,中國方正出版社出版)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