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歷史

德軍閃電戰怎失靈:速戰速決背后的難言之隱

2016年06月15日10:09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1941年,德國裝甲師在通往莫斯科的鄉村道路上行進。

  提起德國二戰時期發動的“閃電戰”,不少軍迷總會以為是二戰中最牛的神兵利器。德軍之所以選擇這種看似“酷炫”的戰法,實則有自己的難言之隱——工業力量當時排世界老二的德國,實則是個石油資源匱乏的“窮國”。為什麼在西線戰場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閃電戰”一到東線就不靈了?希特勒又為何急於對蘇宣戰?本文將從資源戰的角度,重新解讀看似光鮮的“閃電戰”。

  被持久戰拖死過

  首先得說說高大上的閃電戰咋來的。閃電戰的反面當然是持久戰,但歐洲人打持久戰的歷史其實特別短,直到一戰才真正開始。在此之前,歐洲大陸上一千多年的各國掐架活動,在今天看來其實都是閃電戰。像英法“百年戰爭”那樣名頭聽起來嚇人的大陣仗,細究起來,都是用無數個並不連接的戰役連綴而成。在這些戰役的間歇,戰爭的主體貴族老爺們和負責跑龍套的平民,其實都處於各回各家的放羊狀態。究其原因,是因為當時歐洲的小領主們領地太小、資源調配能力不行,撐不起像中國楚漢戰爭那樣一打八年的大陣仗,仗打一會兒,雙方都有喘口氣的需求,實在速戰速決不了,通常都會用騎士間的單挑來解決,這跟項羽當年在成皋找劉邦約架是一樣一樣的。

  這種小打小鬧給歐洲人造成了一個錯覺,覺得好像戰爭是種“打打更健康”的大眾娛樂活動。在這方面德國人受毒害最深,一戰前他們經歷的最激烈的戰爭是1870年的普法戰爭,然而這場德國的立國之戰聽來很宏大,其實隻持續了半年,其間雙方真打的時間連倆月都不到。當年7月19日法國對普魯士宣戰,9月2日,拿破侖三世就率領40多萬法軍主力在色當投降了。所以在一戰前的德國人看來,戰爭就是這樣人畜無害的存在。

  “孩子們,當秋天來臨,樹葉從樹上飄落時,你們就可以帶著勛章回家了。”1914年8月,德皇威廉二世在為參戰士兵們送行時,曾如此打包票。

  然而,等德國兵們到了戰場上才發現,他們也許能在秋天回家,但具體是哪年的秋天,卻要看上帝的心情。由於科技的革新與歐洲各強國國力的膨脹,半個世紀沒打大仗的歐洲人突然見識到了持久戰這個新生事物。塹壕戰代替了干淨利落的騎兵突擊和前列步兵互相排隊槍斃,戰壕挖到無遠弗屆、機關槍響到海枯石爛。戰爭突然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作戰雙方每一天都要向其中填進大量的資源、金錢和生命。而在這種對耗之中,英法等殖民大國其實是不怵的,廣闊的領土為其提供了大量可供耗費的資源。而德國就慘了,發動戰爭的目的本就是為本國工業奪取足夠的資源,如今資源沒撈著,反而遭到封鎖,當然隻能被拖死。

  二戰初期“秒殺”多國

  在一戰中被持久戰坑慘了的德國人中,有位職業軍官叫古德裡安。此人原本是騎兵軍官,騎兵在機槍鐵絲網當道的一戰中基本隻負責打醬油,所以戰敗的恥辱對古德裡安而言自然加深了一層。戰后,古德裡安立志要找到破解這種無聊戰爭的方法,最終他在英國軍事家富勒的“癱瘓戰”理論中找到靈感。在富勒的啟發下,古德裡安提出應該將坦克集中起來使用,坦克與飛機密切配合,突破對方的某一狹窄地區,然后迅速向縱深推進,擴大佔領區域,實施包圍、合圍,殲滅對方部隊。有趣的是,古德裡安這種理論一開始並沒有受到他那些思維古板的上司的重視,當他向上級申請成立專門的機械化部隊時,得到國防部長的粗暴答復:“見鬼!他們隻配運面粉!”直到野心勃勃的希特勒當政,古德裡安才獲得了一展才華的機會。

  在希特勒的支持下,整個二戰前期幾乎成了古德裡安理論的試驗場。德國用這套戰法完成了對敵國的“秒殺”,27天內征服波蘭,1天內征服丹麥,23天內征服挪威,5天內征服荷蘭,18天內征服比利時,39天內征服號稱“歐洲最強陸軍”的法國。尤其是在對法國實施的“黃色計劃”中,德軍在面對坦克數量、質量均優於己方的英法聯軍時,依靠對坦克的集中應用短時間內將對手打垮。英法聯軍面對有時己方還吃著飯時就從側翼鑽出來的德軍坦克幾乎喪失了戰斗意志,被俘人員竟多達150萬。此戰過后,這種戰法被美國報紙正式定名為“閃電’。閃電戰由此揚名天下,當時給人的感覺是,地球人似乎已經不能阻止德國平推世界了。

  起步太順生幻覺

  然而,閃電戰在征服歐洲的同時,卻還有另外一個聽起來不那麼好聽的叫法:“窮人的戰法”。若問閃電戰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名號,還得回到古德裡安創立這套戰法的初衷上來——德國是個資源小國。

  閃電戰所以能夠成型,依靠的是坦克、飛機的集中使用,而想要開動這些鐵家伙需要耗費一種重要的戰略物資——石油。不巧的是,在幾項重要的戰略資源中,煤炭德國有的是,鋼鐵和有色金屬也不缺,但偏偏石油極其匱乏,本土石油年產量隻有幾十萬噸,對於上千萬噸的石油消耗量來說簡直是杯水車薪,更別說打一場以石油為核心的閃電戰了。為了搜刮石油資源,納粹德國在戰前多方出擊,力圖多囤石油:一是從仆從國羅馬尼亞那裡進口﹔二是以出口技術和在政治上讓步作為條件,購買蘇聯的石油﹔三是自己花高價用煤炭合成。應當說,雖然費了如此心機滿世界搜刮,找來的石油存量依然不夠德國闊闊氣氣地打一場常規戰爭。截至1939年開戰后,德國的石油存量僅有240萬噸。德軍統帥部曾經做過估算,這點庫存僅夠和平時期消耗3個月左右,如果全面開動戰爭機器則更慘,可能隻能維持戰爭正常進行一個多月的時間,是名副其實的“月光族”。

  捉襟見肘的石油困局決定了德國在二戰中拖不起的本性。從這個意義上說,德軍在二戰初期那些“秒殺”敵國的戰績,其實是被逼出來的——由於知道自己在石油儲備方面的“月光”屬性,在蘇德戰爭開打之前,德軍參謀部在制定入侵各國的作戰計劃時都以一個月為周期。中心思想就是在結束一輪攻勢后停下戰爭機器歇一歇,囤點油,准備下次攻擊。

  不過,天算地算,恐怕連德國人自己也沒算出閃電戰在歐洲打得如此順手,由於被侵略國家突然死亡,再加上蘇聯對於德國的石油出口,石油“月光”的夢魘一度似乎成了天方夜譚。據英國史學家邁德裡克特估算,1939年9月,德國陸軍和空軍突襲波蘭。因為作戰迅速,戰事較短,共消耗石油約15.5萬噸,低耗能地實現了佔領該國的目標。次年,德軍進攻挪威、丹麥和西歐戰役,隻用了不到50萬噸石油,加上該年度頭四個月的日常用量不足30萬噸,德國從發動戰爭至法國投降,消耗總量不足150萬噸。德軍原先估算,征服歐洲的作戰可能要花費500萬噸的石油,如今卻隻用了不到三分之一。更大的喜訊是,德軍從歐洲各處掠奪到不少於150萬噸的石油,單是這些就已經足以彌補此前的戰爭消耗。到了1940年,德國石油儲備一度沖高到500萬噸左右,這個家底成了德軍發動對蘇聯作戰的底氣。希特勒顯然妄圖通過這場戰爭,據蘇聯的石油為己有,一勞永逸地解決德國“吃油難”的問題。

  閃電戰的出奇順利,給德國釋放了一個錯誤的信號,認為戰爭可以在低能耗的狀態下持續進行下去。然而,正是在蘇聯戰場上,閃電戰遭遇了它的克星。

  利器最終變絞索

  由於蘇聯領土過於廣闊,道路交通又不及西歐良好,德軍不得不把寶貴的油料浪費在運輸過程中。這個時候,閃電戰遭遇了一個始料未及的悖論——德軍的裝甲集群的確可以重復在西線上演過的大縱深穿插推進,但在遼闊的俄羅斯平原上,這種戰術使用得越多,就意味著油料消耗越快,給后勤補給造成的壓力越大。其結果是,閃電戰從德國原先賴以立足的“神兵利器”蛻變為套在德國自己脖子上的絞索,實行得越成功,絞索就勒得越緊。

  到1941年底,德國的石油儲備已經下降到不足80萬噸。捉襟見肘的資源儲備,打亂了德國原先有條不紊的戰爭計劃,希特勒一度將莫斯科近郊的中路中央集團軍的裝甲主力抽調到南線,試圖奪取蘇聯的產油地巴庫。這個決定讓莫斯科戰役推遲了一個月才爆發,俄羅斯極寒的天氣和德軍捉襟見肘的后勤補給最終拖垮了善戰的德軍。

  進軍速度越快,戰略縱深就變得越大,石油供應線也就拉得更長,這就為敵軍對補給線的攻擊制造了方便。在二戰后期,德國的石油供應系統開始遭到美英空軍的持續轟炸。瑞典學者博·黑恩貝克稱,四個月內,德國“每一個重要的合成石油工廠至少被空襲過兩次,六十九座煉油廠、許多存儲設備及若干各種各樣的液體燃料工廠也都遭到了空襲”。

  德國最終為閃電戰在戰爭之初的順風順水付出了代價。1944年12月,德軍調集最后一點油料儲備,在西線的阿登森林地區發動了反擊戰。戰役前期的走向証明,即便面對裝備、兵力都已遠優於自身的盟軍,德軍的閃電戰仍有的打,但裝甲兵團快速推進所造成的油料短缺,再次成為窒息德軍的絞索。阿登反擊戰最終不得不在持續一個月后收場,而德軍此戰中損失的坦克,大多不是被擊毀的,而是因為缺少燃油,最終被拋在了路邊。曾經輝煌的閃電戰,最終不得不以這種尷尬結局作為它的收場。

  19世紀的德國軍事家克勞塞維茨曾經在戰爭論中告誡他的后輩:“戰爭是政治的延續。”再精彩的戰爭理論,如果脫離對國家實力的考量,就難免淪為失敗。從這個意義上說,制定閃電戰理論的古德裡安和他的同事們並非克勞塞維茨的好學生,他們的失敗在於,讓資源匱乏的德國一度擁有了本不應屬於它的幻覺與自信,並沉迷於其中,這不能不讓人想起那句名言:“戰爭是件如此重要的事,以至於我們不能將它隻交給軍人去考慮。”

(責編:徐前、朱紅霞)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