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美國奧蘭多槍擊案觀察:不是第二個“9·11”

2016年06月15日08:24    來源:中國網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美國奧蘭多槍擊案觀察:不是第二個“9·11”

  美國發生了911事件后最為嚴重的單次暴力恐怖襲擊。

  在奧蘭多造成上百人死傷的夜店槍擊案足以對美國的國內政治產生巨大而深遠的影響,“伊斯蘭國”已宣稱對事件負責,而媒體逐漸披露的槍手個人信息越來越復雜,牽涉多方因素。

  幾乎同時,美媒披露,洛杉磯警方日前挫敗了一起類似的個人持槍械和爆炸物襲擊當地同性戀酒吧的圖謀。

  據美國媒體統計,進入2016年以來,美國國內已經發生23000多起槍擊案,其中傷亡4人以上的有136起。

  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案發生在美國政治極不安定的時期,特別是2016大選兩人對決態度明朗、選戰漸入正題的敏感時刻,集控槍、反恐、移民、同性戀權利等幾乎所有社會爭議話題於一身,對其影響的評估需要多角度進行。

  第一,控槍問題。這個問題早已隨著公共安全問題的突出成為美國國內政治緊隨經濟復蘇、公平正義、移民之后的最重要議題。美國國內分為捍衛持槍自由、有限禁槍、全面禁槍幾派,撕扯多年也未見分曉,今后也不可能有明顯進展。

  經由奧蘭多事件,美國公眾在控槍問題的爭論將進一步轉化為對政府、政客議而不決、無所作為的憤怒,美國國內反建制、反政治的情緒將更加激昂,沒有哪個黨派哪位政客能從中撈分。

  第二,國土安全。自911事件后,美國運籌對外戰略的相當多精力被反恐耗費,從一開始的一切以反恐為大、發起全球反恐戰爭、對世界各國以反恐支恐劃線,到后來的借反恐打擊地緣戰略對手、輸出美式價值觀和民主制度,再到有限收縮、變聚焦全球反恐轉為優先本土安全,以及調整全球戰略目標、確立反恐與應對新興大國崛起雙重心,調來調去,現實遠比想象的復雜,始終不能緩解美國自身面臨的安全壓力,更不能解決恐怖主義存在和滋長的根源性問題,世界唯一超級大國將不得在“反越反恐越反越恐”的泥潭裡長期掙扎。

  第三,移民問題。奧蘭多槍擊案的凶手奧馬爾·馬丁是美國公民、移民后代,曾為聯邦調查局提供服務,受極端思潮影響,聲稱效忠“伊斯蘭國”,是自封的“聖戰者”,“獨狼”恐怖主義的新代表,這些冰冷事實已經激發了美國國內對移民政策的新一輪反思。

  美國移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有6100萬移民和他們的未成年子女居住在美國,移民人口增速是整體人口增速的6倍。移民問題已經成為撕裂美國民意的根源性問題之一,一部分選民主張寬鬆,白人中下層選民要求收緊,兩派意見不相上下。而在高層政治圈,傳統上以移民后裔為重要票源的民主黨從人權立場出發走政治正確路線態度“寬容”,倡導移民法改革,共和黨保守主義者則站在白人利益階層立場上竭力反對。

  移民正在深刻改變著美國的人口結構,移民政策之辯是近年美國國內政治的焦點,在大選議題當中的位置不斷前移,移民人口的政治傾向對大選結果的影響也越來越突出。

  第四,同性權益。此次奧蘭多事件遇難者大多是同性戀者,使得美國LGBTI群體權益問題再度進入公共視野。

  民主黨在同性權益問題上堅持“政治正確”,美國在奧巴馬任內成為全球第21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希拉裡強調LGBTI權利就是人權。同性戀者在美國絕非一般意義上的少數人群,他們強大的購買力和與好萊塢、硅谷、律師界、華爾街的緊密聯系意味著這個群體是選舉必爭的中產階級重要力量,也是民主黨需要力保的票源。今年初,擁有150萬會員的全美最大同性戀團體“人權運動”(HRC)宣布支持希拉裡,以“確保同性權益不受保守主義侵蝕”。

  奧蘭多事件反映了宗教極端主義“反同”的一面,毫無疑問刺痛了美國的同性戀者群體,但並不意味著所有被刺痛者就一定會毫無保留地決定支持民主黨自由主義者,因為他們當中有不少白人低收入者,已有人以同性戀者安全需要保護為由表示轉而支持主張收緊移民政策、加強對伊斯蘭人口監管的特朗普。

  總之,奧蘭多夜店槍擊事件把一個政治分化的、意見撕裂的、在關鍵社會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的美國再次暴露在世人面前,對事件的討論將會印証,對政治的厭惡、對政客虛偽性的憤怒、對政府無所作為的反感已是當下美國最主要的社會情緒,而這種情緒必然在漸入正題的2016大選選戰當中得到突出的反映。美國還將安全與自由、控制與權益之間徘徊下去,而這並非美國獨有的問題,而是世界性的問題。

  不過,把奧蘭多事件比作第二次“9·11”,認為這件事會又一次扭轉美國的對外戰略方向和政治生態則是估計過度了。

  同樣的,對於美國大選來說,奧蘭多事件從烈度上看應該是夠上“六月驚奇”的標准了,但僅憑這一樁事件就判斷風向變得對特朗普有利了,恐怕也是言過早。

  槍擊案發生三天來,美國國內輿論的反應總體上是理性反思壓倒了憤怒宣泄,反思是綜合性的,揉合四大社會敏感點、爭議點,指向政治的有效性問題,並沒有顯示出掀起強烈反移民浪潮的足夠跡象。“它讓世界變得遠比以前危險。我希望能有最好的結果,但也害怕憤怒政治在美國和歐洲獲得勝利”,《紐約時報》專欄作者羅杰·科恩6月14日文章的結尾句頗能代表這個國家正在思考的那部分人的心態。

  從媒體評論可以看出,人們尤其不願看到那些政客出於選舉目的利用奧蘭多事件做文章。特朗普在第一時間發表反恐政策演講,對奧巴馬的移民政策提出批評,重申限制穆斯林入境的主張,順帶說了幾句指責希拉裡的話,但他也沒敢跳得過高。希拉裡謹慎表態,小心翼翼地與奧巴馬的反恐和移民政策保持一致。她強調不能因奧蘭多事件而妖魔化任何宗教,聲稱反對所有穆斯林、籠統禁止穆斯林難民入境美國,是錯誤的,隻會起反作用,促使更多人極端化。

  坐擁大多數移民后裔、LGBTI人群、女性、黑人族裔支持的希拉裡目前勝算仍高於特朗普。至少目前看,奧蘭多槍擊案遠非能改變選票流向的決定性事件,更何況事件在促使更多人支持特朗普的移民政策的同時,也會把更多移民后裔驅向民主黨一方。

  這將是一次“撕裂”的大選。從現在起的五個月時間,還會有新的“驚奇”出現----“七月驚奇”、“八月驚奇”、十月驚奇,它們疊加在一起才會產生決定性的效果,最后還要看大選選民投票率的高低。

  希拉裡真正撓頭的可能是她揮之不去的郵件門丑聞。瑞士的阿桑奇已經宣布,他將通過“維基揭秘”公開新一批希拉裡任國務卿期間親自發出的電子郵件。(曉岸)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