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章太炎寫聯妙諷康有為 兩人有何仇怨?

2016年06月07日10:06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章太炎寫聯妙諷康有為 兩人有何仇怨?

章太炎以學者姿態捍衛國史,素來鄙夷“康聖人”之流的功利主義。每次跟梁啟超、麥孟華等人論學都不歡而散,由此慨嘆道:“這群康門弟子好比一群屎殼郎在推滾糞球。”

康有為慶祝古稀大壽時,章太炎撰一聯曰:“國之將亡必有﹔老而不死是為。”上聯截取《中庸》的“國之將亡必有妖孽”一語,下聯則由“老而不死是為賊”所摘得。明嵌“有”、“為”兩字,而暗括“妖孽”、“賊人”,可稱別開生面,翻新出奇。究竟兩人間有何仇怨?

章太炎是晚清民國時期的著名學者,北京大學早年的名教授如黃侃、錢玄同、魯迅等都是他的門生。他窮畢生之力主張民主革命,性格中充滿理想主義,跟別人交往時往往先假想對方是完全認同他的觀點,若一察覺理念不合,立刻就扭頭離去,甚至不惜跟對方反目成仇。

章太炎早年就讀杭州的詁經精舍,研究最傳統的國學思想,又受到祖輩和父輩之民族主義熏染,痛恨滿族統治。1895年,他聞知康有為的“公車上書”之舉,大感振奮,立刻給康有為的“強學會”寄去十六元銀洋,並申請會員資格(據后世一些學者研究,所謂“公車上書”實是翁同龢、李鴻藻、汪鳴鑾等京官策劃的政治事件,目的是阻撓《馬關條約》簽訂,后來被康有為獨攬其功,借以自我吹噓。特錄之以增趣味)。次年八月,康門弟子梁啟超聯合黃遵憲、汪康年等人所辦《時務報》在上海創刊,梁啟超親任主筆,汪康年任總經理,積極傳播維新思想。章太炎是該報的忠實讀者,直到總經理汪康年邀他到上海當撰述。

章太炎加盟《時務報》之后,得到梁啟超等人的熱烈歡迎。但問題是,他性情孤倔,雖認同維新思想,卻從根本上反對康有為之“新學”理論。所謂“新學”是指康有為的經學思想,自詡經世致用,卻不惜“造經”、“造史”以迎合其政治需要。康有為堅信學術決定國運,而當時學者所孜孜研究的“漢學”、“宋學”則隻會培養奴性,堪稱亡國之學,所以他直指由漢朝劉歆整理編訂的“經”是偽經,唯有《公羊》裡的“孔子改制”才是正確的政治主張。

康有為著有《孔子改制考》和《新學偽經考》等作,希圖重構儒學,給變法提供理論支持。因其自命繼承孔子之學,故得“康聖人”之稱。他的做法跟研究“朴學”的章太炎剛好相反。晚清“朴學”最注重查明真相,事事皆引經據典以闡釋聖人所言,下結論務求証據齊全,絕不肯有半點“出格”之論。

章太炎以學者姿態捍衛國史,素來鄙夷“康聖人”之流的功利主義。他未到上海以前,曾擬了數十條駁議,批評康有為治學是牽強附會,不守正途。這時,他成天目睹康門弟子恭維老師的諸般言行,自然而然就火冒三丈。他是1897年春季到報館的,每次跟梁啟超、麥孟華等人論學都不歡而散,由此慨嘆道:“這群康門弟子好比一群屎殼郎在推滾糞球。”當年四月,他工作時突然聽到有人說“康聖人”是如何目光炯炯、卓爾不凡,頓感忍無可忍,插嘴打斷道:“康有為能與孔子比嗎?”麥孟華聞言大怒,沖上前揮手就打,梁啟超等人隨之一擁而上。章太炎不甘示弱,堅決反擊,據說還順手打了梁啟超一記耳光。

經此一役,章太炎當然跟《時務報》分道揚鑣。后來義和團事件爆發,他出席上海的“中國議會”討論救時匡世,倡議驅逐滿、蒙代表,當眾割辮明志。再后來他逃亡日本,到梁啟超主持的《新民叢報》報館安身時結識了孫中山,曾嘗試調和孫中山之革命派和康有為之保皇派的關系﹔轉年卻又以《駁康有為論革命書》繼續跟“聖人”作對。

1906年,章太炎再次東渡日本,接任《民報》主筆,主持《民報》跟《新民叢報》論戰,辛亥革命后曾任南京臨時政府的樞密顧問。1917年,章太炎聽說康有為宣揚尊孔復辟、鼓吹保皇維新,竟然跟張勛合伙擁溥儀回宮,由此勃然大怒,把譏刺康有為當成余生樂事,言談間常常雜幾句嘲諷之言。康有為七十歲時,他特地贈以“國之將亡必有,老而不死是為”一聯,嵌字隱詞,對仗工整,可說是給康有為量身定做。

康有為閱聯之感想如何,史料似告闕如,可以肯定的是他慶生后不到半個月就駕鶴西去了。據說他是喝檸檬紅茶(一說橙汁)而致食物中毒,死時七竅出血,身首不僵。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