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作家談宋朝200年江山美人:散漫著濃厚酒意

2016年06月03日08:32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作家談宋朝200年江山美人:散漫著濃厚酒意

  宋朝酒桌上那些事兒,從宋太祖的“和諧酒”到陸游的“相思酒”,這大宋朝200年江山美人,也不過是在酒杯裡打個顫,喉嚨裡咕嘟一聲,冒出來的酒話連篇罷了。

  宋朝是一個散漫著濃厚酒意的浪漫王朝,舉國皆好酒,不喝酒是沒法混的。無論是皇帝封賞大臣時擺的盛宴,還是普通百姓在家裡做的小菜,總缺不了一壺酒、幾個杯子。可酒桌上那些事兒,總也脫不了愛與哀愁的那點性情。

  大宋帝國開國的第一場酒會,就凝聚著宋太祖趙匡胤的那麼一點愛與哀愁。趙匡胤當上皇帝之后,當年給他扎場子、抬膀子的兄弟們,都加官晉爵,分封到各地去做節度使,各享榮華富貴而去。由於天遠地遠,兄弟們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塊吃肉的那股熱乎勁兒已經沒了,各打各的小算盤,甚至於不斷地有節度使起來反叛。雖然這些叛亂都被趙匡胤鎮壓平定了,但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鬧得舉國上下,不得消停。剛剛當上皇帝的趙匡胤樂不起來,愁都愁死了,於是,他邀約大家開一場酒會。

  酒喝到很嗨的時候,宋太祖開口說:“要不是兄弟們扎起,我絕對混不到今天的位置。但我現在雖然做了帶頭大哥,卻覺得遠不如以前單打獨斗闖江湖時快樂,從來就沒睡過安穩覺!”石守信等一聽話頭不對,連忙說:“你就是大哥的命,我們都沒這種命,輪也輪不到我們啊,沒有誰敢來反對大哥,陛下為何出此言耶?”

  宋太祖說:“人誰不想富貴?一旦有人像以前你們擁戴我當大哥一樣,你們即使要推辭,又怎麼能推辭得掉呢?”石守信等人擱下酒杯連忙謝罪,宋太祖舉起酒杯,半瞇著眼睛說:“人這一輩子,好像馬兒掠過門縫一樣快,不如多積聚些金銀,多購置些房產增值保值,還可以留給子孫。還可以多養些歌女舞女,喝喝酒、聽聽歌、看看美女,快快樂樂度過一生。君臣之間,無所猜嫌,不亦樂乎!”第二日,石守信等都托言有病,乞求解除兵權,宋太祖一一恩准。這些當年的兄弟伙在喝完一場散伙酒之后,宣布病退,朝廷也批准離休,給他們的賞賜也特別優厚。

  國家大事之后,就是兒女私情。宋太祖趙匡胤那杯“和諧酒”喝完兩百年后,陸游接過酒杯,為“郎情妾意”喝上了悶酒。

  原來,陸游的原配夫人,是一個很有才華的大家閨秀,叫唐琬。結婚后,他們夫妻情投意合,非常恩愛。但婆媳關系一直搞不好,陸游作了“雙面膠”,是裡外不討好。陸游的母親命陸游離婚,他百般勸諫、哀求都無能為力,隻得來了一場中國式離婚。后來,唐琬改嫁,陸游另娶,彼此消息雖也逐漸隔絕,可那麼點欲走還留、藕斷絲連的情愫還是有的。

  幾年后的一個春日,陸游在紹興沈園遇上唐琬陪新任丈夫趙士程游玩。唐琬在征得趙士程同意后,備酒備肴,聊表對陸游的撫慰之情。當然撫慰歸撫慰,此時的陸游心裡自然不是個滋味。幾杯酒下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見人感事,百慮翻騰,洗刷刷就在牆頭寫下一首詞來,詞名“釵頭鳳”,可能也是讓陸游看到了唐琬頭上的那支金釵,或許還是他當年在金價暴漲時用那麼點寒酸的公務員工資給咬牙買的哩。這首詞裡邊又回憶起當年也是來喝酒的事,隻不過那時兩人還沒離婚,正在蜜月佳期,此一時彼一時,想起來不禁讓人格外心酸。他寫道: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想當年,唐琬用紅潤的雙手,把塵封的黃酒斟滿,柔情似蜜地端坐在作者前面,滿城春色,夫妻沉醉在美滿幸福中。可如今,隻能看著別人小兩口恩愛,自己大口喝悶酒而已。當然,陸游如果回想起當年在婆媳關系中苦撐局面,作“雙面膠”的日子,或許比眼前這杯相思苦酒還要苦吧。

  愛與哀愁,對誰來說,都像杯烈酒。宋朝酒桌上那些事兒,從宋太祖的“和諧酒”到陸游的“相思酒”,這大宋朝200年江山美人,也不過是在酒杯裡打個顫,喉嚨裡咕嘟一聲,冒出來的酒話連篇罷了。

  肖伊緋 職業作家,獨立學者,已出版《在高盧的秋天穿行》、《民國達人錄》等十余部作品。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