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琅琊”名士寫信損友一不小心寫入《古文觀止》

2016年06月03日08:2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琅琊”名士寫信損友一不小心寫入《古文觀止》

話說中國文化史上有一種特殊文化,那就是“隱士文化”,這種現象應該從殷周時期就開始有了,例如孔子周游列國時碰到的荷蓧丈人,子路對這位隱者畢恭畢敬﹔再如劉邦遇到的商山五皓,五位老者的話對漢高祖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解了一時之急。

當然,若論隱士的名氣,當數陶淵明,他“採菊南山下,悠然見南山”的姿態成為隱士的標准形象。陶淵明是鐵了心要隱居,甘心種豆,誠心稼穡,不再出世。而有一些隱士,住在山林裡,表面上不去找工作,其實是想要工作來找他,因為朝廷注意到隱士素質高,經常會去隱士成堆的終南山聘用他們,所以有個成語叫“終南捷徑”。

話說南朝時期,今天的南京郊區,有位隱士要結束隱居生涯,去建康城裡工作了,另一位名士有點看不過眼,於是寫信下逐客令。此信很有可能是游戲之作,戲謔一下老友而已,不想卻成了千古名作。

真隱士:亭亭物表 皎皎霞外

話說在“琅琊榜”那個時代,有一位大才子,名叫孔稚珪,是會稽山陰人,山陰這地方聽起來似乎不熟悉,但紹興大家總知道吧,這是陸游、秋瑾、魯迅的故鄉,文才輩出,山陰就是紹興。東晉南朝時期,隨著中原人士的南移,紹興山水美逐漸被發掘,因此《世說新語》裡就有“山陰道上,應接不暇”的點贊,說的是這裡的山水自然之美,讓人看都看不過來,為紹興的風景做了個大大的廣告。

孔稚珪也是那個時代的俊秀人物,文名滿天下,他和著名的“江郎”江淹一同當過南朝皇帝蕭道成的秘書,史稱“對掌辭筆”。孔老師不是隱士,一直在朝廷任官,當到散騎常侍。不過,他有一顆向往隱居的心,所以他的住所不怎麼歡迎別人來拜訪,甚至門前鞍馬稀,都長草了,“門庭之內,草萊不剪”。

話說這一年,據說有位叫周?的隱士,得到朝廷的聘用,馬上迫不及待地收拾行李去赴任,把平日裡的隱士風度全扔到了九霄雲外。孔老師有點看不下去了,決定發帖子吐一下槽,讓大家見識見識周?的本來面貌。

要有破,先得有立,要揭穿假隱士,先得樹真隱士標准。雖然是損人的,但文採不能損,孔稚珪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借助一切自然形象和神仙界的神秘氛圍,來給那位假隱士寫譴責信,因此,信的一開篇就如同看《西游記》和《封神榜》一般,紫金山的神靈,一路駕駛著浮雲,風馳電掣,在山前的岩石上刻下這篇聲討假隱士的文字,“鐘山之英,草堂之靈,馳煙驛路,勒移山庭”。孔稚珪的意思就是說:我寫的是神文。且看到底是怎樣一片神文——

就當時的審美主流而言,真正的隱士應該是“夫以耿介拔俗之標,瀟洒出塵之想,度白雪以方潔,干青雲而直上”,品德上要正直,風度上要超俗,比起一般世人,隱士要矗立在高高的雲端,讓大家仰望才對﹔要純潔得連冬天的雪花都覺得自慚形穢,要高超得可以飛上天和青雲肩並肩。而且還要視金錢如糞土,視榮華富貴如剛剛脫掉的鞋子。至於出來工作求職,那肯定是不要的,“芥千金而不盼,屣萬乘其如脫”。做隱士,舍棄的東西比索要的東西多。再用八個字來總結,那就是“亭亭物表,皎皎霞外”,超然於世俗之外,站立在雲霞之上,這畫面實在太美,也好形象。把這八個字再總結成一個字,那就是“高”。都在雲霞之上了,都與雲朵肩並肩了,還不算高嗎?

同時,孔稚珪又樹立了一個對立面,既然決定隱居,那就義無反顧地做山林宅男,切記“倉皇反復”,“回跡以心染”,不要反反復復,改變初衷,污染了自己純潔的心靈。

接下來,就寫到主人公周?,他是怎樣一個人呢?

 

偽隱士:形馳魄散 志變神動

且說這周?,平日裡也蠻有隱士風度的,不信?你瞧,這位隱士“傲百氏,蔑王侯”,哪家門派都不放在眼裡,連王侯都懶得瞧一眼。他冷冷的氣度,簡直是秋天肅殺的寒霜,見著都打冷戰,“霜氣橫秋”。注意了,“霜氣橫秋”不是“老氣橫秋”,不是貶義詞,倒是有點霸氣側漏的味道。

不過,這位隱士據說學問不怎麼樣,孔稚珪老師說他“習隱南郭,竊吹草堂”。為了對仗,話說得這麼繞,其實無非就是罵他是南郭先生,濫竽充數,隻不過罵得文雅一點。

果然,不是真金,就怕火煉。這周?本來就心不在焉地隱居,欺騙山林,“誘我鬆桂,欺我雲壑”,把大自然當傻子。有一天,檢驗隱士的事情終於來了。山林之外的南朝朝廷來了調令,調他去朝廷任職,周?一聽到消息就坐不住了,“形馳魄散,志變神動”,得意忘形,神魂顛倒,節操立刻粉碎,志向立即變化,整個人心不在焉,都忘記了自己是誰,從形體到精神,都把持不住了。至於平時穿的隱士服——那些純生態的荷葉制成的時裝,都被撕得粉碎。他一腳踏入忙忙碌碌的社會。

且看他都忙些什麼呢?優雅的古箏不彈了,文藝情調的詩詞也不寫了,“琴歌既斷,酒賦無續”。成天裡陷入無休無止的工作,忙於應付朝夕不斷的公務,腦子裡和心裡邊盡是無窮無盡的公文和考核,“常綢繆於結課,每紛綸於折獄”。疲於奔命,再也沒有隱士的瀟洒和無慮。孔稚珪的筆調當中無不充滿了揶揄和嘲笑,說得時髦一點就是:瞧瞧你,完全沒有了詩和遠方,純粹都是眼前的苟且。

從職場而言,周?做的這些都沒有錯,無非都是正常的工作,想要有社會價值,想要有所成就,辛勤忙碌的工作那是必須的。當然,從隱士眼中來看,這是一種狼狽,一種不得已。各有各的立場,不能簡單說誰對誰錯,不過,一旦變成文學話題,就有美不美、形象不形象的問題,在孔稚珪的筆下,從隱士轉化為官吏的過程,實在是太有畫面感了,對比鮮明。

再下來,連山裡的森林溪流和飛禽走獸,都似乎遭受了周?的傷害,一個個都表現出深刻的憤怒和不滿。青鬆徒然落下樹陰,白雲失去伙伴,“青鬆落蔭,白雲誰侶”?從這裡開始,我們似乎進入了一個動漫世界,從寫作角度而言,進入了擬人世界。一切山裡的動植物形象都被調動了。仙鶴深夜發出怨恨,猿猴清早大聲控訴,都在批評假隱士。更有趣的是,連山峰都發起總動員,一座座嶺,一座座鋒,都聳著肩膀發出嘲笑聲,“南岳獻嘲,北隴騰笑,列壑爭譏,攢峰竦誚”。十六個字,把山峰的形象都動漫化了。后來李白的“相看兩不厭,唯有敬亭山”是不是源於這裡呢?把山當成人來寫,有才!

最后鐘山的一草一木以及所有的動物都憤怒了,發出了針對周?的禁客令。山東拉起了帷幕,白雲關閉了門口,樹枝也主動伸出來,長長地阻斷周?進入谷口的馬車,甚至氣憤地掃斷了他的車轅。

山脈已經動漫化,植物也被形象化,實際上,是作者的情緒彌漫了整座山林,激活了整座山峰。

真相

可能只是戲謔之作

歷史上,這位文中被批得體無完膚的周?根本就沒當過隱士,他是一位勤勤懇懇的官吏,從地方官吏扎扎實實做起來。那麼孔老師跟他什麼仇什麼怨,這樣動用文採損他呢?

其實,這很有可能是南朝的一種調侃方式,經常拿朋友的缺點開玩笑,在《世說新語》裡有記載,甚至還敢當著司馬昭的面拿司馬懿的名字開玩笑。可能是周?要上任新職了,孔稚珪寫篇小清新開開玩笑,損得越厲害,越見友誼深。至於有沒有過度,導致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就不得而知了。

這是史上有名的《北山移文》,被選入《古文觀止》,成為古文教材。我們要學的,不是損人,而是藝術,能將自然界擬人化,用來表達自己情緒的文字功夫。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