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司馬光20歲中進士當縣官 節儉朴素家徒四壁

2016年05月27日08:29    來源:山西日報    手機看新聞

《宋史》稱司馬光:於物無所好,於學無所不通,惡衣菲食以終其身。他去世后,被宋哲宗追封為“溫國公”,謚號“文正”,並為其題寫碑額:“忠清粹德之碑”。近日,筆者特意去探尋這位清廉名相的歷史足跡——

核心提示

司馬光是北宋時期的大政治家、大史學家。童年時留下了“司馬光砸缸”的故事﹔長大后成為大宋政壇的一顆耀眼明星,官拜宰相﹔老年時,勤耕19年編撰成史學巨著——《資治通鑒》,成為中外史上偉大的史學家之一。寒冬的一天,筆者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拜謁司馬光祠。塋祠位於大運路夏縣段的鳴條崗上,祠前峰嶺逶迤,奔突成勢﹔祠后涑水環繞,流逝成趣。塋祠平方曠達,規模宏敞。紅牆匝繞,庄嚴肅穆,濃濃的古香古色吸引著我們登堂入室,去探尋這位清廉名相的歷史足跡。

剛正勤儉的前輩

走進司馬光祠,迎接我們的是司馬光的第30代傳人司馬偉國,他指著祠旁的一個村子說:“這是小晁村,北魏時先祖司馬陽作為大將在此鎮守,死后葬於此地,后人便在此定居繁衍,如今司馬光家族有260余人,勤勞節儉、耕讀傳家一直是我們的古訓。”

司馬偉國邊說邊將筆者帶到了司馬光祖塋。塋地鬆柏森森,古塚座座。他指著前方一座大碑樓和墓塚說:這是先祖司馬炫之墓,是司馬光的祖父。當時面對家道中落,靠發奮苦讀成為宋初司馬家族的第一個進士,官拜富平縣令。在任之內法紀嚴明,廉潔自守,政績顯著,以氣節著稱鄉裡。

司馬炫墓塚旁從左到右依次排著,司馬光伯父司馬浩、叔父司馬沂、父親司馬池之墓。司馬池很小之時,父親便去世了,母親賢惠德淑,治家有方,全力支持司馬池刻苦攻讀,考取了進士,歷任縣州官吏,官至天章閣待制,進入高官行列。司馬池為官清廉,耿直不阿。他在京都做群牧判官時,主官曹利用派他收賬。司馬池翻開賬本,首先找到曹利用說:“你還欠著賬呢,令之不行,由上犯之。”曹急忙還了欠賬,司馬池工作得以順利進行。

前輩們自強不息、奮發進取、清正廉潔、剛直不阿的精神,給司馬光留下了寶貴的精神遺產。

勤奮好學的書生

走進祠堂,古建相接,朴實別致。司馬偉國指著一截圓木告訴筆者:這是司馬光用過的警枕,要說警枕,還得從司馬光小時候談起。

司馬池在光州光山縣作官時,將剛出生的兒子稱作司馬光,既是為了紀念孩子的出生地,也是希望他將來做人光明磊落,做官光明正大,能夠光宗耀祖。司馬光自小接受知識的熏陶,古人“鑿壁偷光”“懸梁刺股”等故事,深深打動著他的幼小心靈,激發了他濃厚的學習興趣。

某年鬼節,司馬光隨同母親回夏縣拜訪親人,在叔父司馬沂的床頭,看到了一塊三寸厚的木板,嬸母告訴他那是叔父的枕頭,為了早點下地,不睡懶覺,他總是將木板側枕著,木板側翻時驚醒自己,便起床下地。叔父側板而臥辛勤勞作的精神深深感動了司馬光,也啟發了司馬光。回家后,他讓人將一截圓木做成枕頭,夜讀十分困倦后便枕著圓木而臥,圓木滾動被驚醒后,又接著讀書。從此,“警枕”陪伴著司馬光度過了勤奮的一生。1038年,20歲的司馬光便中了進士,被任命為華州縣官。

節儉朴素的生活

在祠堂的牆壁上,挂著一篇《司馬溫公布衾銘記》的文章,司馬偉國說,這是范鎮的孫子范祖禹寫的,記述了司馬光的一件事:

司馬光在洛陽時,好友范鎮從許州來看他,走進屋內,除見到四壁的書架上擺滿圖書之外,別無他物。床上的被服更讓人感到寒酸,布料早已褪色,補丁連補丁。范鎮深感司馬光太清苦,返回許州后,讓夫人做了一床被子,托人捎給司馬光,司馬光非常感動,在被頭上用隸書端端正正地寫著:此物為好友范鎮所贈,一直蓋到去世時。病逝前,他給兒子司馬康遺囑:死后仍穿平時衣服,蓋上這床被子,啟奏皇帝國家財力困乏,不要實行國葬,將他的靈柩運回老家,予以薄葬。范祖禹懷著對司馬光的敬重之情,才寫了這篇文章。

司馬光擔任國子直講時,開封街市繁華,物價很高,司馬光入不敷出,生活窘迫。臨近入冬,有個“梁上君子”以為司馬光身居高官,肯定有不少金銀財寶,夜晚悄悄潛入司馬光家裡,四處找遍也沒翻出值錢的東西,隻好扛走一個竹編衣箱,拿走了他和妻子僅有的衣服和被子。失盜后的司馬光見客沒有衣穿,睡覺不能御寒,十分發愁,妻子安慰他說:“隻要身體沒事,丟了東西以后還會有的。”才驅散了司馬光的滿臉愁雲。

在洛陽工作時,司馬光常常往返於洛陽、夏縣兩地看望故鄉的親人,沿途州縣得知司馬光回鄉,出於對司馬光的敬重,都想招待一番。司馬光千方百計繞過官衙,即便遇到也婉言謝絕。有一次,陝州知府劉仲通打聽到司馬光要路過,因政見相同,很想與他聊聊,便早早派人在路口等候。不久,差人報司馬光繞城而過,快到茅津渡口。劉仲通急忙派人帶著幾壇好酒追至渡口。司馬光語重心長地說:“我不是要拒絕劉大人的一片好心,但沿途許多百姓連飯也吃不飽,很多人用野菜充飢,我無心享受這美酒佳肴……”此后,再無官衙為司馬光設宴送禮。司馬偉國介紹,《宋史》上記載著這樣的事,司馬光妻子去世后,無以為葬,司馬光隻好當了家裡的幾畝地才埋葬了妻子。他不僅個人節儉,還要求兒子司馬康也節儉,《訓儉示康》便充滿著他對后輩的希望。

嘔心瀝血的著述

隨著司馬偉國的指點,我們在溫公書院裡看到了各種版本的《資治通鑒》,既有領袖、帝王批注的,還有外文印刷的。他告訴我們,這本著作浸透著司馬光19年的心血。

因為反對王安石變法,司馬光離開首都開封,到洛陽一心一意地編著《資治通鑒》。夏日的中原大地,酷熱難耐,司馬光常常悶在小屋裡,光著上身,毛巾沾冷水繼續工作,即使如此,汗水還常常弄得墨跡一片,他隻好請人在書屋中挖了深坑,砌成地下室,點起油燈,埋頭苦干,雖然油嗆煙熏,但著述尚能繼續。在這個地下“涼洞”內,司馬光度過了十幾個炎夏。

高強度的腦力勞動,使司馬光身體日漸衰弱。為了勞逸結合,在朋友的勸說和贊助下,在后院建了一座“獨樂園”,所謂的幾個“景點”,隻不過是一池清水、幾叢箭竹,一座土台,幾株花草、蔓生植物搭個涼棚而已。他在《修荼蘼架》描述了園子的概況:貧家不辦構堅木,縛竹立架敬荼蘼。風搖雨漬不耐久,未及三載俱離披……

光耀千古的巨碑

在司馬偉國的帶領下,我們在司馬光祠看到了兩幢巨碑,一幢橫臥在杏花廳內,一幢聳立於墓地神道之前。兩塊巨碑,內容相同,書寫了司馬光的光輝一生……

宋哲宗元年,司馬光著述完工,返回京都,由於多年勞累,身體欠佳,加上年事已高,晝夜操勞,為相不足一年便溘然離世,終年68歲。司馬光去世后,家人整理了他臨終前寫的8張遺書獻給朝廷,全是國事要務,沒有一條談及個人或兒女私事。《宋史》稱他於物無所好,於學無所不通,惡衣菲食以終其身。

宋哲宗嘉其為國盡力,親臨其喪,追封他為“溫國公”,謚號“文正”。“敏而好學、道德博聞為之文﹔惟眾人之所同服者為之正。”北宋300余個宰相中,僅有3人獲此謚號。同時,讓蘇軾為其撰寫碑文,宋哲宗親自為其題寫碑額:“忠清粹德之碑。”碑文詳述了司馬光的功績及死后人們痛悼情景:“人們罷市往吊,哭公甚哀,如哭私親,哭公以送喪者,以千萬數。”

在欣賞碑刻的同時,我們又看到了保護巨碑的碑樓,它結構精巧,造形新穎,雖經歷500年風雨,卻依然勁秀挺拔。樓前一副楹聯更是引人注目:

忠清發越秀峨嵋 粹德輝煌流涑水

橫批:聖世山斗

筆者認為:這既是對司馬光一生的高度評價,更是司馬光精神的光輝寫照。

“相關鏈接”

司馬光微檔案

司馬光 (1019年11月17日-1086年),字君實,號迂叟,陝州夏縣(今山西夏縣)涑水鄉人,世稱涑水先生,北宋政治家、史學家、文學家。歷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卒贈太師、溫國公,謚文正,為人溫良謙恭、剛正清廉﹔做事用功刻苦、勤奮。以“日力不足,繼之以夜”自詡,其人格堪稱儒學教化下的典范,歷來受人景仰。

宋仁宗時中進士,英宗時進龍圖閣直學士。宋神宗時,反對王安石施行變法,朝廷內外有許多人反對,司馬光就是其中之一。王安石變法以后,司馬光離開朝廷15年,主持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鑒》。生平著作甚多,主要有史學巨著《資治通鑒》《溫國文正司馬公文集》《稽古錄》《涑水記聞》《潛虛》等。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