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雲南頻道

揭秘:唐太宗貞觀之治系造假?

2016年05月26日09:10    來源:人民網    手機看新聞

文史頻道轉載本文隻以信息傳播為目的,不代表認同其觀點和立場

本文摘自《洗腳上岸讀歷史》,田夫著 ,華夏出版社出版

《新唐書·食貨志》這麼描述貞觀之治的成就:“至四年(即貞觀四年),米斗四五錢,外戶不閉者數月,馬牛被野,人行數千裡不?糧。”就是說,貞觀四年時社會生產力已得到最根本的恢復,社會治安已有最根本的改觀,商業狀況也得到最根本的扭轉。

其實,用“米斗四五錢”來強調政績顯然缺乏說服力。《漢書·食貨志上》就說:“糴甚貴,傷民﹔甚賤,傷農。民傷則離散,農傷則國貧。”意思是糧價過低就會損害農民的利益,糧價過高又會危及國家的經濟命脈,所以說糧價過低不但不能算是治道上的成功,反倒可能釀成普遍性的社會危機。

再說,唐代京畿地區根本不可能會有“米斗四五錢”的咄咄怪事。同樣是《新唐書·食貨志三》,開篇就說唐都長安所處的關中地區,雖稱沃野,然幅員有限,所出並不足供京師消耗,所以常要靠東南漕米的接濟。而漕米須經水、陸轉運,水路自江淮至東都洛陽“率一斛得八斗”,也就是說漕米自出產地至東都洛陽,運價便要佔去貨物本身價值的二成。再以車或馱轉運至陝,僅三百裡地,“率兩斛計佣錢千”,算下來每斗又需費去運價五十錢。如此一路折騰,縱是那些米都是天下掉下來的,不要一文錢,“米斗四五錢”,也僅及洛陽至長安那段旱路運費的十分之一呢!

長安米貴,本是不爭的事實。大詩人白居易當年游學公卿,便有當路權臣以“長安米貴,居大不易”嘲諷他。貞元年間,關中和三輔地區的米價更有“斗千錢”的高紀錄,而當時的國家儲備糧庫——太倉的儲米,也僅能維持“天子六宮之膳不及十日”。所以,單高宗一朝,政府班子就曾有數次就食東都洛陽的經歷。

貞元初年,當時的關中地區,還真有過一次谷賤的特例,宰相陸贄便建議政府趁機以平價向民間購買,計在途所費,到太倉后每斗谷子也得費“錢四十有余”,每斗米則要費“錢七十”。元和十五年(820年),李翱在《疏改稅法》一文中介紹說,建中元年(780年),“米一斗為錢二百”,經過政府的平抑,到元和十五年,“米一斗為錢五十”。(事見《李文公集》卷九。)

貞觀時的米價,僅為谷賤時米斗“錢七十”的十四分之一,是經過政府平抑之后“米一斗為錢五十”的十分之一,這可信嗎?這樣的數字隻能是史官的偽飾。

下一頁
(責編:虎遵會、楊良旺)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推薦閱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