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君山滇金絲猴基因庫處境危險--雲南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人民網>>雲南頻道>>欄目大標題

老君山滇金絲猴基因庫處境危險

2011年07月05日10:11         手機看新聞

  
麗江老君山滇金絲猴保護現狀堪憂 攝影:高偉

  麗江老君山張志明進山巡護,有時一天要走四五十公裡,其中要克服高海拔、原始森林的困難

  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中國部首席科學家、中國靈長類專家組組長龍勇誠說,在所有滇金絲猴活動區域,隻有老君山沒建立保護區。“老君山原始森林是麗江最好的一片森林,滇金絲猴是麗江最美麗的動物,但當地政府並不重視這些大自然的原創。”龍勇誠說,在滇金絲猴的3個基因庫中,老君山基因庫處於最危險的環境中。

  老君山滇金絲猴處境最危險

  龍勇誠介紹,1989年,他到麗江調查滇金絲猴時,連當地林業部門都不知道麗江有沒有滇金絲猴。他找到張志明后,張志明帶著他去山上調查了好幾個月,才把老君山的滇金絲猴情況摸清楚。由於長期遭到捕獵,滇金絲猴已不足百隻。“當時,村民不知道被他們稱為大青猴的獵物就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中國特有的世界級瀕危珍稀動物,更沒有保護的概念。與他們的生存需求相比,保護野生動物的概念遙不可及、虛無縹緲。”當時,龍勇誠曾悲觀地想,老君山的滇金絲猴怕是要死光了。

  通過中科院昆明動物研究所和美國大自然協會的項目推動,當地林業部門採取了一些保護措施,群眾保護滇金絲猴的意識逐漸增強,老君山的滇金絲猴數量增加到300余隻,但滇金絲猴的保護現狀仍然不容樂觀。“麗江在保護滇金絲猴方面,沒有很好的措施,也沒有足夠的資金投入。這些年,都是我們在頂著搞。我們希望麗江市政府自己參與更多的保護,像保護古城一樣保護滇金絲猴。”

  龍勇誠說,滇金絲猴現有2500隻左右,除 300余隻生活在西藏芒康外,其余的均生活在雲南。在雲南共有4個保護片區:白馬雪山、雲嶺、天池、老君山。除老君山外,其他幾處都已建立保護區,政府投入的力度相對較大。比如白馬雪山,建立了保護區管理局,管理局下還有很多站(所),形成了相對完善的保護體系。現在,白馬雪山的滇金絲猴數量最多,有 1700余隻。

  “雲南是動植物王國。但據不完全統計,當前雲南急需拯救保護的極小種群物已達112種,其中野生植物62種,野生動物 50種。這些物種都是雲南的特有物種,且其中9種的全部種群數量已不足100。這充分說明,不僅滇金絲猴,很多其他動植物都處於生死存亡的關頭。”龍勇誠說。

  建議保護性利用滇金絲猴

  “政府應關心老君山獵戶的生產生活,讓他們有其他生活來源。”龍勇誠說,中國靈長類專家組建議麗江對滇金絲猴進行保護性利用,然后返給當地群眾。建成保護區,讓游客出錢,讓社區獲利,讓保護區內的群眾得到實惠。同時可以獲得更多的巡護檢測、科學研究、社區發展、宣傳教育資金。“保護性利用,是爭取全社會支持滇金絲猴保護事業的有力手段。”

  龍勇誠說:“保護性利用不僅不會傷害到滇金絲猴,反而更有利於保護。隻要合理規劃,正確引導,滇金絲猴就能在利用中繼續發展。現在,麗江已建立起老君山國家公園,但僅限於旅游開發,並沒有保護滇金絲猴的意向。”

  記者體驗巡護員工作

  15公裡山路,就是一條探險之路

  6月16日,我們決心體驗一下巡護員的工作,前往老君山滇金絲猴觀測站和了望台。張志明此前已上山巡護去了。我們請張志明的兒子小張做向導,並幫忙背食物。

  上午10點,我們從張志明家出發,趁著精力充沛迅速趕路。雖然海拔不斷上升,但山上森林茂密,氧氣充足,空氣清新。前四五公裡,我們居然感覺有些輕鬆。但隨著海拔不斷升高,坡度不斷增大,開始感覺雙腳沉重起來,喘氣也更加急促。我們開始不停地休息。小張倒是顯得很輕鬆,他讓我們不要休息,一休息腿就軟了。

  越往上走,樹林越密,路也越來越窄,還要過好幾處獨木橋。15公裡山路,完全就是一條探險之路。如果沒人做向導,我們很難走下去。小張說,森林裡還有黑熊,曾有人被咬過。

  最后3公裡成為最大的難題,我們休息的次數越來越多。我們讓小張先走,我們可以順著小路自己上去。他說絕對不行,在深山老林裡,人很容易迷路,還可能被黑熊傷著。如果我們出什麼事,他負責不起。我們休息,小張也休息。但他休息時,隻找一棵樹靠著,而不把籃子放下。他說,如果放下來,他也會走不動。途中,他用竹子給我們做了拐杖。

  在離觀測站幾百米的地方,我們遇到一個小型水電發電機。一條直徑不到10厘米的水管引水,把小發電機沖響,幾根接在發電機上的電線,向遠處延伸而去。小張說,這個小發電機的電量是一小時1000度,供觀測站用綽綽有余。

  觀測站就快到了,我們一陣欣喜。但我們發現,即使一個小斜坡,爬起來也很艱難,我們的體力已達極限。

  下午3點,經過5個多小時攀爬,終於到達海拔3200米的觀測站。想想還要上到兩公裡外海拔3670米的了望台,我們有點絕望。

  觀測站位於一塊100余平方米的平地上,有兩棟小木屋。一棟木屋裡擺著生活用具,還有一台用“鍋蓋”接收信號的小電視機。另一棟木屋用來休息,裡面鋪有木板,還有睡袋,我們晚上就要睡在裡面。

  下午5點,小張和我們一起吃過飯后,他獨自下山去了。我們順著小路,一路爬向了望台。兩公裡左右的山路,海拔落差四五百米,很多地方的坡度達到六七十度,需要抓著草、木才能繼續向前。爬到一半時,遇到張志明從山上下來。張志明說山上下雨了,讓我們返回。

  張志明說,因為最近在山上活動的人較多,滇金絲跑到離觀測站20余公裡的地方,需要翻一道山梁才找得到。如果一定要拍照,需要四五天。

  當晚,我們和張志明一起住在觀測站。第二天,我們一大早就和張志明一起去到了望台。兩公裡路程,我們走了將近兩小時。張志明說,他不等我們的話,隻需要45分鐘。

  考慮到諸多因素,加上張志明18日要去麗江開會,我們無奈放棄拍攝滇金絲猴的計劃。17日下午,我們和張志明一起下山。體驗時間雖然短暫,但我們深刻體會到滇金絲猴巡護員的艱辛。如小張說的那樣,外面來的人,堅持得了一年半載,但堅持不了20年。

  專家這樣評價巡護員張志明:沒有他的護衛,或許老君山滇金絲猴早就滅絕了

  60歲的守護神一個人在“戰斗”

  他是老君山上的一個普通農民。做獵人時,打過數十隻滇金絲猴,靠吃滇金絲猴的肉填飽肚子,賣滇金絲猴的骨架買油鹽。做巡護員時,視滇金絲猴如自己的生命一樣珍貴,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它們。長年累月行走在老君山,追隨著滇金絲猴的行蹤,恐懼與孤獨相伴,但痴心不改,終身不悔。他就是60歲的巡護員張志明。

  龍勇誠說,如果沒有他,或許老君山上的滇金絲猴早就滅絕了。

    
【1】 【2】
(責任編輯:(實習)徐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今日熱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