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以租代征”建設高爾夫球場事件調查--雲南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石林“以租代征”建設高爾夫球場事件調查

2011年05月19日09:57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焦點訪談曝光的雲南石林征農用地違法建設數千畝高爾夫球場(資料圖)
焦點訪談曝光的雲南石林征農用地違法建設數千畝高爾夫球場(資料圖)
  在雲南省石林彝族自治縣,一企業通過以租代征的方式,把一個好端端的“生態民族運動場”項目建成了國家禁止的高爾夫球場。日前石林縣已成立調查組,對“企業以租代征、未批先建”等行為和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監管不到位”等情況展開調查,並對兩名相關人員作出停職決定。

  雖然球場已停止運營,事件也在追查中,但從中暴露出的問題卻引人深思。到底是誰無視政策法規,為國家明令禁止的項目開了“綠燈”,誰又從中受益和受害,記者對此進行了實地採訪。

  “以租代征”建高爾夫球場

  記者日前來到石林國際鄉村俱樂部,這裡有3個18洞國際錦標級高爾夫球場。球場坐落在世界自然遺產石林景區旁,在場內抬眼便可看到周邊層層疊疊的喀斯特地貌,群峰壁立,雅石散布。

  據俱樂部總經理趙國雄介紹,球場是雲南圓通投資有限公司開發的,項目於2008年8月開工,2010年11月進入試打階段。球場及配套投資共8億余元,目前直接投入已有5億多元。整個俱樂部佔地1萬畝,其中球場實際用地2400多畝﹔球場中租用的地約1200畝,其中耕地332畝。

  記者了解到,項目的土地承包費是每年每畝400元,每5年按5%遞增,承包期限為22年﹔地上附著物是根據林業、農業等方面的中介機構評估價值后進行補償,項目共簽訂土地承包和集體林地托管協議447份。

  大多數村民考慮到租地是為建民族運動場、自己的種地收入確實不高等因素,紛紛給予了支持。可仍有少部分村民不同意。小箐村委會三家村村民小組在2008年時有280戶1175人,當時有6戶反對,他們的理由基本相同。村民普國平說:“我們家有19畝地被租,平時種的是玉米、油桃和花椒。租地時地裡種的是花椒,別人的花椒一棵補了五、六元,我的隻補了1。5元,他們說因為我配套種植了果樹。還有就是在我沒同意的情況下,他們下發了一個拆除通知書,於2009年6月3日下午把我家地裡的果樹和花椒強行推了。”

  石林縣委常委、石林旅游度假區管委會主任李正平說,2006年引進民族運動場項目是為了提升旅游環境的質量,雲南圓通投資有限公司計劃投資15億元,用5年時間建成一個集生態綠化、民族體育競技培訓、運動比賽、運動員休閑度假為主要內容的生態民族體育運動基地。項目確定后,管委會督促並幫助該公司辦理了各項建設手續。

  誰料項目在建設過程中變了“身”。對此,俱樂部總經理趙國雄稱,如果只是搞運動場和綠化,公司投入大但回報少且周期長,發展難以為繼。“我們建球場的地大部分是荒坡荒地,沒有佔用基本農田,還吸納了300余名失地村民在球場工作。現在來看,球場是虧本的,我們原本考慮要通過建別墅和會所來平衡、盈利的,沒想到現在出了事。”

  招商心切,監管不力

  我國從2004年便出台了一系列規定禁止新建高爾夫球場,除了征地帶來的問題外,球場也會給生態帶來極大影響。昆明理工大學教授、環境規劃與管理博士生導師侯明明談到,高爾夫球場是高耗水項目,因此選址多在自然條件良好、水源充足的地區,這些地區也是環境敏感區。因要養護草坪,需要大量使用化肥、農藥、除草劑等,這些化學用品多達幾十種,滲漏到土壤裡隨著地表徑流會污染水環境﹔高爾夫球場往往還改變原有景觀,國外一些球場廢棄后因土壤中重金屬含量過高無法恢復原有生態或進行其他種植。

  可這樣的項目為何總能變相后以“合法”的身份生存下來?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迫於招商引資壓力,又急於體現政府政績是主要原因之一。記者採訪的多名干部透露,除了民族運動場,這家企業還計劃投資15億元建餐飲中心、購物中心、會展中心、演藝中心、五星級度假酒店和商務酒店項目。能引進這樣一個項目對地方財政收入僅幾億元的縣來說很不容易。此外現在實行的是招商引資不過關一票否決制,完不成任務的干部要被問責,壓力非常大。正是出於這樣一些考慮,在運動場“變身”期間,當地相關部門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李正平說:“雖然去年國土局兩次給企業下達了責令停止違法行為的通知書,但沒有採取強硬措施讓它真的停止。現在反思起來,我們在發展的方式方法上確實存在不完善、監督不到位的地方,負有相應的責任。”

  據他介紹,石林縣政府已成立兩個調查組,對報道中涉及的“企業以租代征、未批先建”等行為和政府相關職能部門“監管不到位”等情況展開全面調查,同時責成主管部門按程序對石林旅游服務區管委會副主任高雲華、縣發展和改革局計劃投資科科長段明宗作出停職決定,待調查結果出來后再作相應處理。

  記者了解到,如今當地政府陷入兩難境地:企業的違規行為必定要嚴懲,但項目已經投了那麼多錢,大部分又是向銀行貸的款,涉及數百名村民的就業問題,還會影響到其他合法項目的正常開展。他們希望根據國家11部委《關於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等,積極協調、認真整改,力爭補齊手續,讓項目繼續下去。

  亟待完善監管體系,加大打擊和問責力度

  此事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雲南聖元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冰認為,當前全國不少地方都在瘋狂建設高爾夫球場,國家相關規定成為一紙空文,深層次原因在於:首先,擔負監管職責的部門有法不依,甚至因為地方或個人利益縱容包庇相關違法行為,而這種行政不作為或者瀆職行為很難在現實中得到嚴厲有效的問責。以此事為例,企業的違法行為在長達兩年的實施過程中,相關部門僅出具一個整改通知,依照《刑法》規定,這種行為屬於瀆職罪,相關公務人員沒有依法履行職責,就應當依法承擔刑事責任,隻要可以認真落實,監管自然能有效實施。

  其次,投資開發企業違法成本過低,一般出現這種情況后,企業隻需支付幾十萬元、上百萬元的罰款,與其巨大的投資和經濟獲利相比微乎其微。如果出現類似違法行為,不是以罰款為處罰手段,而是無償的沒收土地,責令其恢復原狀,並承擔相關費用,企業自然不會有意發生違法行為。

  侯明明還建議,當前應盡快完善監管體系,加大打擊和問責力度。如我國要對高爾夫球產業布局進行整體規劃,制定明確的准入門檻和用地限制,並加強相應的監管﹔應盡快出台政策對高爾夫運動歸口管理,明確其審批機構,嚴格審批程序,尤其要明令禁止以招商引資名義或環境綠化名義進行高爾夫球場土地征用的情況﹔對以高爾夫球場名義征用土地,實際違規進行別墅項目等房地產開發的行為要嚴懲﹔紀檢檢察部門應對相關職權部門和個人進行重點監控,對涉嫌違法違紀的黨政公務人員堅決追究責任﹔應大幅提高興建高爾夫球場的征地補償標准並形成有效監管﹔對此前已經審批通過或運營的高爾夫球場亦應加大環境監測和監管力度等。

  最近,有觀眾向《焦點訪談》反映,在雲南省石林縣,有一個新建的高爾夫球場,佔地達幾千畝。2004年國務院辦公廳就下發了《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明確要求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清理已建、在建的高爾夫球場項目。國土資源部也三令五申,嚴格禁止新建高爾夫球場。那麼,石林縣的高爾夫球場,又是怎麼建起來的呢?

  石林旁邊建起高爾夫球場

  這個高爾夫球場的名為國際鄉村俱樂部。大面積的草坪被修剪得整整齊齊。清澈見底的人工湖和大小不一的障礙沙坑在球場中錯落有致。站在遠處觀望,更會看到球場連綿在幾座山峰之下,這一切無不顯示出球場的恢宏氣勢。

  據了解,這個高爾夫球場是由雲南省圓通投資公司開發的,由於緊鄰石林世界遺產保護區,所以俱樂部也把這個當成最大的賣點進行宣傳。在石林國際鄉村俱樂部的宣傳冊上是這樣介紹的:這座高爾夫球場是全球唯一的54洞喀斯特地貌球場。球場佔地一萬余畝,設有三個18洞國際標准球場。據了解,這個高爾夫球場是2008年石林旅游度假服務區管理委員會的招商引資項目。整個項目投資金額為8.5億元,開工時間在2008年。

  違法用地從何而來

  記者在石林縣國土局了解到,這個項目包圍的土地面積大概上萬畝。這麼大面積的土地是怎麼到了開發商手裡的呢?記者找到了負責石林服務區的旅游配套設施以及項目開發建設工作石林旅游服務區管理委員會。這個高爾夫球場項目的土地都是由他們幫開發商征用的。

  石林旅游度假區管委會副主任高雲華稱,這些地是他們跟村集體和農戶租用的。在石林鎮的小箐村,記者找到了一部分村民出讓土地的承包合同。上面寫著甲方是雲南省圓通投資公司,乙方是小箐村村民,租金為每畝地一年400元,年限為22年,每5年支付一次租金。

  國家在2006年下發的《國務院關於加強土地調控有關問題的通知》中規定:禁止擅自將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農用地轉為建設用地,必須符合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城市總體規劃、村庄和集鎮規劃,納入年度土地利用計劃,並依法辦理農用地轉用審批手續﹔禁止通過以租代征等方式使用農民集體所有農用地進行非農業建設,擅自擴大建設用地規模。

  圓通投資公司和農民簽訂承包合同后,將農用地作為商業開發,建設高爾夫球場,是典型的以租代征行為。圓通投資公司明顯違反了國家的相關規定。

  相關部門對違法行為視而不見

  國家在2004年就下發了《關於暫停新建高爾夫球場的通知》,明確要求,停止所有高爾夫球項目的供地。按說像這樣佔地一萬多畝的高爾夫項目根本不會得到審批,那麼這個高爾夫球場又是怎麼建起來的呢?記者展開了調查。

  對於一個已經建成並開始營業的高爾夫球場,當地發改局主管立項工作的負責人表示,這個球場是以生態民族運動場來立項的,而現在實際建造的是什麼他也不清楚。按照規定,立項是項目審批的第一步,發改局有著第一道把關的責任,怎麼會連什麼工程都不清楚呢?

  而當記者詢問如果這建設的就是高爾夫球場,發改局是否有責任將其叫停時,發改局表示開發商沒有把自己的違法行為上報,發改局就不進行監管。

  針對這樣的行為,石林縣國土局相關負責人稱他們下發了相應的停工通知書,送達的時間是2010年8月23日。而高爾夫球場開發商告訴記者,2010年8月球場已經建設完畢了。

  對於這個徹頭徹尾的違法項目石林縣發改局選擇視而不見,根本不管,當地國土局則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什麼職能部門對於企業的違法行為都躲躲閃閃呢?開發商的一番話道出了其中的奧妙。

  開發商說,政府不僅知道而且同意高爾夫球場的建設,他們是在政府的同意下才建造的這座球場。

  石林旅游服務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高雲華認為,這個高爾夫球場不僅不違法而且是好項目,能帶動地方經濟,只是國家不允許,不鼓勵。

  一個徹頭徹尾的違法項目,在當地管理部門的負責人看來卻是一個拉動經濟的好項目。有了這種認識,一個違法高爾夫球項目能夠一路綠燈建起來並投入運營也就不足為奇了。從立項開始,開發商和當地一些部門就打著建設民族生態運動場的名義掩人耳目,而建設過程中對大量的農田、林地的侵佔,相關執法部門竟然視而不見。人們不禁要問一問當地管理部門,到底什麼樣的項目才算是違法項目呢?(記者 李倩)
(責任編輯:康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今日熱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