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拋妻棄子迎娶愛人 今反目成仇施暴至死--雲南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昨拋妻棄子迎娶愛人 今反目成仇施暴至死

2011年08月23日07:51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一位男鄰居也接話說:“男的是二婚,還帶個孩子,這種組合家庭關系復雜得很。”

    婚外情成功,婚姻失敗

    世間最難說清的就是感情,很多人也難以想象有著穩定工作的劉春雨為何會選擇比自己大7歲,還是有婦之夫的毛發斌。

    毛發斌從部隊退伍后,以事業編制的身份進了宣威公安系統,先后在海岱、東山、雙河派出所工作。

    毛發斌在東山派出所工作期間,和劉春雨相遇了,這個剛從警校畢業的瘦高女民警,有著80后女孩特有的沖勁,話比較多,也很有主見,深得大家喜歡。而毛發斌也喜歡上了這個派出所的新女警,哪怕自己已經是個有妻兒的人。

    敢愛敢恨的劉春雨也喜歡上了這個話不多,用宣威市機動車駕駛培訓學校工作人員的話來說“好得很”的已婚男人。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兩人的地下戀情很快被毛發斌的妻子知曉,並不好惹的妻子跑到派出所大鬧一番,劉春雨沒少被毛妻辱罵。

    並不甘心的毛發斌妻子又將兩人的事上告到單位領導,要求領導主持公道。相關領導在核實清楚后,為了穩定家庭,將劉春雨調離東山派出所。但隨后毛發斌和妻子離婚了,一個兒子也判給了他。

    很快,毛發斌和劉春雨正式結婚。分管領導考慮到職工長期分居並不利於家庭和睦,遂在將劉春雨調至市看守所后,也將毛發斌調至宣威市機動車駕駛培訓學校。

    雖然有耳聞夫妻倆不時打鬧,但劉春雨並未向領導有過相關情況的反映。

    “清官難斷家務事,夫妻倆的事怎麼說得清,他們是頭天晚上打,第二天就挽著手在街上逛,你說外人還有什麼話說。”多位同事說過同樣的話。

    也有同事分析,在這樣的小縣城,十年前一個有工作的黃花閨女要嫁給一個離異男人,背后還是頂著很大壓力的,婚后就算不和,但想著當初結合的不易,也會選擇容忍。

    劉春雨的妹妹也表示,雖然是親姐姐,但各人有各人的工作,也很少到姐姐家去,很多具體情況並不清楚。

    “供個大學生不容易,雖然一家人都接受不了這個現實,但人死不能復生,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孩子,那畢竟是姐姐留下來的骨肉,我們這邊還是想由我們來把孩子撫養大。”劉春雨的妹夫表示說。

    一紙結婚証不是家暴許可証

    再沒有比家庭暴力更無奈的事,不管是親人,還是同事,說到劉春雨,大家都是“沒有辦法”,“人家是夫妻,不好管”。一紙結婚証,似乎賦予了丈夫合法施暴的權力?

    隻要還沒離婚,隻要不把人打死,丈夫就盡可以接著打?而無奈的是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個生命和七年有期徒刑顯然是不對等的,好在刑法解釋也強調:虐待罪行為具有長期性和連續性特點,但並非具有這種特點的行為隻能定虐待罪。如果傷害后果是某一次行為“單獨”造成的,盡管之前行為具有連續性,但此時如果同時構成虐待罪和故意傷害罪的,應以法定刑較重的故意傷害罪追究。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這極端的愛,已經失衡,對妻子的愛慕最終卻演變為暴力乃至殺戮,現在,該接受法律的懲罰了。(記者 劉霞)

    來源:《雲南信息報》

  
【1】【2】
(責任編輯:(實習)徐前)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今日熱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