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我爸是飛虎隊”就能強行佔房4年?--雲南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一句“我爸是飛虎隊”就能強行佔房4年?

2011年07月08日08:16    來源:雲南網     手機看新聞

  “我進去住的時間,和她拿到產權証的時間,前后相差2年之久!這怎麼能說是我強佔?”說這話的女子,雙手戴著手銬,已被法院司法拘留。7月7日,官渡區法院強制執行了一個“棘手”的案子,被執行女子曾一度想抱汽油在家中自焚來抗拒執行,其母更是稱自己父親是飛虎隊成員,是“受國家保護的家庭”,並稱該案“是一個錯案!”但不管怎樣,生效判決必須執行,7月7日,女子被依法拘留,涉案房屋也被強制騰空。

  現場

  法院強制騰房 大媽直呼“錯案”

  7月7日中午11時30分許,昆明東華小區夏蔭裡住宅院被“籠罩”在一陣陣的叫罵聲中,一位身形壯實的大媽不顧眾多法警的阻攔,想沖進某棟單元樓,法官勸阻道:“這裡是執行現場,請在外面等候。”見無法進去,這位大媽對著一樓開著的房門,底氣十足地大聲叫道:“姑娘(女兒),你莫怕!有媽媽幫你承著!(昆明方言,扛著的意思)”隨后,大媽大聲要求媒體對其進行採訪:“記者你們聽著!這案子本來就是錯的!我父親當年是飛虎隊成員,我這個家庭是受到國家保護的!”邊說邊高聲叫罵。而此時,一樓房內一名女子手戴手銬,正准備清點物品……

  原來,這是官渡區人民法院正在對一起“棘手”的案件強制騰房的現場。說它“棘手”,不但因為這位大媽的態度強硬,據悉,去年法院就對該案強制執行過,但當時被執行人抱著汽油瓶聲稱要自焚,執行隻好暫緩。

  緣起

  一套福利房 引4年糾紛

  事情還得從單位的一套福利房說起。

  51歲的趙阿姨和小她8歲的楊大姐同是昆明市自來水集團有限公司下屬公司的員工。2007年12月,趙阿姨按規定從公司購得位於東華小區的房改房一套,而就在購房的前幾天,楊大姐就自行搬進了該套房屋居住。2009年6月,趙阿姨拿到了房產証。雖然房產証拿到了,居住權卻一直無法實現——楊大姐一直不願意搬出。

  2009年8月,趙阿姨將楊大姐告上官渡區法院,要求其搬出房屋。庭上,楊大姐稱,自己之前是有一套單位的福利房,但2003年和丈夫離婚后,該房被判給了丈夫,而公司卻以分配過住房的職工一律不得再次享受分房為由,不給自己解決住房問題,此后幾年,她隻得一直租房居住。楊大姐稱,在多次找領導申請,並向省政府反映情況后,2007年,公司有了一批房源,便讓自己在房源登記表上挑選了住房,隨后自己就搬進了涉案的這套房屋。“住了三年,2009年我收到法院的應訴通知書,才知道公司又把房子分給了趙某。”

  而趙阿姨則當庭出示了房產証和經濟適用房的管理相關規定,稱楊大姐已經享受過單位的福利分房,不具備二次分房的條件,公司並沒有分房給她,是她強佔自己的房屋。

  判決

  輸了官司 曾欲自焚拒執行

  法院經過審理,認為楊大姐在沒有分到住房的情況下,私自將趙阿姨的房屋佔據使用至今,嚴重侵害了趙阿姨的合法權益,故判決楊大姐搬出房屋,將房屋還給趙阿姨。

  官司是贏了,可趙阿姨還是拿不回房子。2009年12月25日,她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法院給楊大姐發出限期履行通知書,並在去年7月25日再次張貼騰房公告,勒令楊大姐搬離該房,但楊至今未履行。法官稱,從申請執行以來,法院行動了不下20次,反復做楊大姐及其家人的工作,同時與楊大姐所在單位協商,解決其居住問題。“其單位也提出了多個解決方案,比如提供一套租房,要求她和其他職工一樣每月支付700來塊的租金,但她就不願意。”

  去年7月30日,趙阿姨和楊大姐達成和解,楊承諾在8月2日前自動搬離,可期限已到,楊大姐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去年8月2日,官渡法院執行局干警來到東華小區准備對涉案房屋進行強制執行。據法官介紹,當時楊大姐及其母親情緒十分激動,楊大姐還抱汽油瓶沖進房內,將房門反鎖。執行干警從窗外看到,楊大姐將部分汽油澆在房內,並拿著打火機稱要縱火自焚。“該房位於小區一樓,人多屋密,一旦起火,后果極其嚴重!”經過幾個小時的勸說,楊大姐終於放棄了對抗,其所在單位也同意協商處理其居住問題,故法院決定暫緩執行。

  拘留十五天 強制騰房

  不管怎樣,生效判決是必須履行的。昨日,官渡法院執行干警再次對涉案房屋進行強制執行。由於楊大姐長期不履行判決,並抗拒執行,昨日上午,執行法官在楊大姐的單位宣讀了拘留決定書,對其處以拘留15天的處罰。“我進去住的時間,與她(指趙阿姨)拿到產權証的時間,前后相差2年之久!這怎麼能說是我強佔?”楊大姐說,趙阿姨已經有一套福利房了,“憑什麼她能再次分房,我就不行?”

  隨后,楊大姐被帶到東華小區的涉案房屋,執行法官表示將對該房屋進行強制騰房。就在楊大姐清點收拾物品時,其年近七旬的母親趕到,於是便出現了文章開頭那一幕。其母拿出一份昆明市檢察院的轉辦案件通知書:“這個案子我們已經有新証據,已經交給檢察院了!”記者看到,這份通知書的落款日期是2011年6月7日,上寫該案“已轉往官渡區檢察院辦理”。而執行法官表示並未接到任何暫緩執行的消息,執行仍須進行。

  隨后,記者找到楊大姐所在單位的兩位負責人了解情況,一名姓徐的負責人表示,公司並未和楊大姐簽過任何購房合同,也沒給過她涉案房屋的鑰匙﹔其稱公司已經給楊大姐分過福利房,楊大姐不符合再次分房的條件。而對於楊大姐所稱,趙阿姨已經有一套福利房,該負責人表示,公司之前也各方走訪調查過,“公司沒給趙分過福利房,此次單位分給她的這套涉案房是符合相關規定的。”同時該負責人表示,公司已經按照法院的要求,給楊大姐提供了一個閑置的房屋,供其暫時放置騰出來的物品。(記者 李俊蓉)
(責任編輯:(實習)陳夏芸)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今日熱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