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髓捐獻過程機器出故障 捐贈者繼而“脫逃”--雲南頻道--人民網
人民網

骨髓捐獻過程機器出故障 捐贈者繼而“脫逃”

2011年07月27日14:57         手機看新聞

  捐獻骨髓,本是善舉。可遺憾的是,細胞分離機壞了,捐獻者臨陣反悔了,“善事”不但救不了人,反而有可能加速患者的死亡。

  假如醫院機器沒出故障,假如捐獻者再堅持一小時,假如……那麼患者的手術會順利完成。然而,世上沒有假如。

  知識窗

  移植造血干細胞的方案是“清水”方案,患者在移植前會摧毀自己的造血干細胞系統,此時捐獻者反悔,沒有供者的細胞輸進患者體內,那麼患者的細胞基本不能恢復。

  重生到絕望,對於徐州男子林希生(化名)而言,過去一個星期可以如此概括。7月20日,他接受了期盼已久的造血干細胞的移植手術。作為一名白血病患者,這往往意味著生命之光的再次眷顧。

  但手術並未如期完成,准確地說,在進行到一半時,捐獻造血干細胞的志願者臨陣“脫逃”。在此后幾天裡,多次溝通無果,余下手術仍舊未能如期完成。而維系受捐者林希生生命的,隻能是較之於正常值半數的造血干細胞。

  生命之光暗淡了下來。與之相對,新的爭論卻剛剛開始。

  初配成功 感覺像中獎

  7月20日上午9時30分,雲南省第二人民醫院血細胞採集室。

  王梅(化名)躺在病床上,左右手插上了輸血管,她將為江蘇徐州的一名30多歲男性白血病患者林希生捐獻造血干細胞。來自嵩明的王梅,畢業於曲靖醫學高等專科學校。2009年10月,和同班其他同學成為了中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雲南省分庫的志願者。今年5月,王梅接到了雲南分庫工作人員的電話,對方告訴她與徐州的一位白血病患者林希生初配成功。

  “當時感覺像中大獎一樣,心情很激動。”由於造血干細胞配型成功率很低,王梅覺得能被選中是件很幸運的事。雲南省分庫的工作人員說,王梅是我省第40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

  機器故障 捐獻者反悔

  20日上午11時,採集進行一個半小時,共得115毫升造血干細胞混懸劑,距離移植需要還差三分之一。意外不期而至——細胞分離機控制面板程序出錯,採集就此中止。為了能順利完成採集,雲南省分庫的工作人員聯系了解放軍昆明總醫院,准備第二次採集,採集將由醫院血液科主任親自完成。

  此時,意外再生,王梅表現出有些“舉棋不定。”

  午飯時間,在昆明醫學院讀研究生並在省二院B超診斷科實習的楊微到採集室,為王梅加油鼓勁。“她坐在床上吃飯,后來我才知道機器壞了。”楊微說,在第一次採集時,細胞分離機出現了故障,對於如何處理機器裡存留的血液,醫生和護士的意見出現分歧,王梅的表姐和男友認為醫生不夠專業,醫院欺騙了他們。“王梅在捐獻造血干細胞時家人就反對,加上她本人意志不堅定,所以一直在捐與不捐中搖擺不定”。

  幾經雲南省分庫的工作人員勸說,當時王梅同意進行第二次捐獻。下午5時,在楊微和另一名捐獻者的陪同下,王梅和男友一起乘出租車駛往解放軍昆明總醫院。

  “路上,王梅接了她媽媽一個電話,情緒馬上失控了,對我們吼為什麼事先不把機器弄好,還說患者的死活關她什麼事。”楊微回憶,當王梅到達解放軍昆明總醫院后,沒有馬上同意捐獻造血干細胞。“她一直靠著住院部的電梯門,始終不肯上去。期間她與父母再次通了電話,父母強烈反對她再捐造血干細胞。僵持了一會,她哭著說不捐了,然后她男朋友也附和著說不捐就算了,拉著她就往外跑,到了醫院門口打了一輛黑車走了”。

  王梅在接受記者採訪強調,自己前往醫院是自己打的車,“雲南省分庫和雲南省二院根本就不管我,他們這是什麼態度?”

  勸說無效 志願捐獻失敗

  7月20日下午,雲南省分庫的領導及解放軍昆明總醫院血液科領導電話與王梅父親取得聯系,並在電話中做了長達近1小時的動員工作,但其父仍然不答應讓王梅繼續捐獻造血干細胞。王梅則無論什麼人勸說,她都認為是在欺瞞和哄騙她,她不再相信雲南省分庫,甚至將患者的生死置之度外。只是反復問道:“患者的命要緊,那誰來保障我的安全?”

  7月21日上午,分庫繼續通過電話與其母及本人做了大量動員工作,幾經努力之后,分庫領導於當天下午見到了王梅本人及其母親,令人失望的是,此次見面並沒有讓雙方達成共識,王梅仍然拒絕繼續完成採集。解放軍昆明總醫院血液科胡主任嘗試和其電話溝通,說明捐獻並不會對其的身體造成損害以及中途放棄捐獻會對受捐者造成的危害,但“她就是聽不進去”。更讓胡主任感到無奈的是,王梅的父母並沒有鼓勵和贊許女兒的捐獻行為,反而說出“要是捐獻了我們就斷絕母女關系”等之類的話。

  21日晚12時許,王梅終於同意再次捐獻,但前提條件是必須答應6個條件,包括雲南分庫作出書面道歉、保証其在一年內身體心理無任何傷害、經濟損失5萬元等。由於部分條款無法即時承諾,王梅在醫院血液科轉了一圈后,再度反悔。22日早上9時許,當答應王梅提出的條件后,王梅再次反悔,直到中午11時仍不願捐獻。此時,再次捐獻造血干細胞的有效期(48小時)已過,雲南分庫隻好放棄勸說。

  新聞鏈接

  臨陣反悔率達20%

  “真的很遺憾。”時隔幾天,雲南分庫領導和工作人員在談及此事時仍是搖頭。一方面,他們在為這位捐獻者的“任性”感到無奈﹔另一方面,他們還在為徐州的那位白血病患者捏把汗。

  據雲南分庫的工作人員介紹,在造血干細胞捐獻過程中,反悔的現象並不奇怪。據中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管理中心透露,全國骨髓初配成功后,志願者的返回率達20%。國際上同樣面臨骨髓捐獻者“臨陣反悔”的問題。比如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反悔率也都在20%和25%。

  不過,王梅這種捐獻到一半因為機器故障反悔,這在雲南分庫甚至全國都是首次遭遇。

  律師說法

  患者可追究醫院、捐獻者責任

  雲南鑫金橋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愛國:如果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患者可以追究醫院和捐獻者雙方的責任。首先,自願捐獻是簽訂了同意書的,如果這種捐獻導致受捐者死亡,相當於違背了合同法的誠信原則,應承擔違約責任。其次,醫療器械出現故障,應追究醫院責任。當然,由於醫院是有償服務,捐獻者是無償服務,醫院應承擔主要責任,捐獻者承擔次要責任。

  北京大成(昆明)律師事物所律師劉文華:機器出現故障表明醫院提供的服務不合格,但是否構成醫療事故則要先通過醫療事故鑒定。由於我國在捐獻方面的法律相對空白,目前要對捐獻者追究責任無法可依,隻能從道德的視角來評判其行為。因此,呼吁國家應健全相關法律法規,從法律平衡的原則考慮,既要保障捐獻者的利益,也要保障受捐者的利益。

  捐獻者

  有第二次捐獻的義務嗎?

  27日下午,記者電話聯系王梅,詢問其反悔的原因。王梅說,主要是醫院的機器出現故障,如果自己出了醫療事故,誰來替自己說話?“難道去43醫院,機器又壞了,還能再換醫院嗎?”

  王梅稱,因為自己是學醫的,為了救人也沒辦法。以前告訴她的是捐獻100毫升左右,但採血的時候卻告訴她要看患者的情況。在住院的時候要打動員劑是為了增加造血干細胞,自己也是后來才知道的。“現在第一次捐獻了,那也算得上是救過他了,可是結果呢?覺得是自己有用的時候,所有人都好言相勸,自己沒有用了,都沒有人來關心。難道第一次不成功,還有第二次捐獻的義務麼?患者死了自己一定要內疚、要負責麼?”

  醫生

  115毫升“救命劑”已送到徐州

  捐獻者捐了三分之一時反悔逃跑,受捐者怎麼辦?省二院血液科的李主任告訴記者,已經採集的115毫升造血干細胞混懸劑已於20日晚送到徐州,注射到白血病患者體內,但還不夠。如果王梅再堅持採集一個小時左右,就能滿足患者的需求。得知王梅堅持不願捐獻后,李主任有些憤怒,稱“她這樣做其實就相當於殺人”。

  至於王梅及家人所擔憂的捐獻會對身體帶來影響,兩位血液科的主任表示,省二院已為20多名捐獻者採集過造血干細胞,解放軍昆明總醫院為數百名捐獻者採集過,迄今都沒有出現過任何不良影響。

  至於機器故障時對機器裡存留血液的處理,兩位醫生均表示並不會對王梅的身體造成影響。李斌主任稱,血液中包含的是大量的生理鹽水和少量血液,回流至身體內部是無礙的。

  關鍵時刻機器出故障

  假如機器沒有出現故障,捐獻順利完成,患者也就因此獲得新生。可是現實生活中沒有“假如”,關鍵時刻,機器出現故障了。

  “電腦都會死機,誰想到它會壞了呢?”省二院血液科的一位主治醫師說,這台細胞分離機自從2007年使用以來,中途隻出現過一次故障,當時那位自體移植的患者很配合地接受了第二次採集。該醫生透露,王梅在採集前夕就不主動配合,打動員劑時堅持不住院。醫生勸其為了安全考慮不要外出,“她罵我們是限制她人身自由”。

  血液科主任李斌透露,上周日他們剛剛做過一次移植,當時機器並沒有問題,三個月前還對機器做過檢修。由於是電子產品,出現故障並非人為所致,屬於不可抗拒的因素。當時建議供體轉院移植,但是對方不同意。經檢修人員維修發現,該機器的故障是其控制面板程序出現了問題。“如果是一個堅定的志願者,這種情況是不會發生的”。

  患者生死令人擔心

  期待落空,目前最讓人擔心的是徐州那位白血病患者的生死。徐州某醫院的孫醫生說,目前患者林希生仍在層流病房,血細胞數為零。按照常規,接下來就要看能否在半個月內長出細胞,如果超過這段時間仍未長出細胞,生命可能就到了盡頭。

    來源:《雲南信息報》
(責任編輯:林娟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
今日熱點
  • 精彩新聞
  • 精彩博客